第一千零二章 胡亚涛的告诫 - 天命神相

第一千零二章 胡亚涛的告诫

既然决定了抱我的大腿,光头强动起手来可一点都不含糊。 一个扫堂腿把李胜贤扫倒在了地上之后,就用他那四十二码的大脚板子对着李胜贤的身上头上猛踹了起来。 像李胜贤这种公子哥儿,平时纵情酒色,身体早就被掏空了,又那能招架的住光头强这种道上的混混? 转眼之间,李胜贤就被光头强给踢了个鼻青脸肿,在地上打着滚发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叫声。 而光头强手下的四个小弟,他们虽然不敢对李胜贤下手,但对李胜贤的狗腿子赵镇堂下手,他们却一点压力都没有。 就这样,光头强在拿脚猛踹着李胜贤,他的四个手下却连踢带打,拼命的往赵镇堂的身上招呼了起来。 因为是四个人打一个的缘故,赵镇堂所受的伤,比李胜贤就要严重的多了。 如果不是我看打的差不多了,及时制止了光头强手下的四个小弟,赵镇堂被打残打废都有可能。 但就算是这样,赵镇堂至少在床上要躺个把星期才能好。 “呜呜呜......” 就在光头强把李胜贤和赵镇堂揍的鼻青脸肿,被我刚刚叫停下来之时,随着警笛声响起,几辆警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很显然,这是市一号曲继威安排的市局一号亲自带着人赶来了。 在听到警笛声,远远的看到了有几辆警车赶了过来之后,李胜贤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但李胜贤受的伤不算是很重,他很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们敢把我打成这样,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要让你们这些人,全都把牢底坐穿!” 李胜贤这时候一脸的狰狞,用哆嗦的手指指着我们说道。 而面对着面目狰狞的李胜贤,看着越来越近的警车之时,光头强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面色惨淡,只感到头大如斗。 “姜先生,我们哥儿几个这可是为您打的人,您可不能把我们给坑了啊!” 光头强在这会儿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他只能抱我的大腿。 但如果我不管他的事情,仅凭着他们几个打了京城李家的人,仅凭着李胜贤一个电话就能让市一号派人过来,那他们几个还真的有可能会把牢底坐穿。 可以说,光头强他们几个的命运,完全掌握在我的手上,我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 但李胜贤却并不是这样想的,他自恃身份的认为只要市一号派来的人一到,就算是我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见光头强在言语之间还打算抱我的大腿之时,李胜贤在那里咬牙切齿的道:“他是主谋,你们是帮凶,你们这帮人一个都跑不了!” “你们意图杀害我,但杀人未遂,就凭着这个罪名,我要让你们把牢底坐穿!” 听到李胜贤这话,看着李胜贤那满脸怨毒的样子,光头强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全都有一种后背发冷的感觉。 以李胜贤所表现出来的能量,以他的身份和家世,还真有可能会让他们把牢底坐穿。 而就在这时,我大概在光头强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脸上扫视了一圈,然后淡然说道:“你们几个要是没有犯下什么太过于严重的案子,那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有事!” “不过从此之后,我希望你们几个能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要再做这种只顾利益不管对错的事情了!” “回头从看守所里面出来,你们就去找张立达和杨伟光,去他们两个开的保安公司里面上班。” 听到我这话,光头强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有我这句话在,那他们肯定不会有事,毕竟我可是连省一号都要给面子的人。 至于我说的进看守所,在光头强看来就很正常了,因为他们几个毕竟把李胜贤和赵镇堂给揍了,按照治安管理条例,他们几个怎么着也要被抓进看守所里面关几天。 像他们这些道上混的,被抓进看守所就和去自己家厨房一样,但和把牢底坐穿相比,被抓进看守所里面关几天就不算什么了! 更何况从看守所里面出来之后,我还给他们安排了一条正道,让他们可以跟着张立达和杨伟光的保安公司里面上班,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 一念至此,光头强对着我一躬到底,满脸感激的说道:“谢谢姜先生,我们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们再也不做这种只顾利益不管对错的事情了!” 光头强手下的四个小弟搞不明白光头强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信心,但光头强毕竟是他们的老大,见光头强对我鞠躬感谢,他们四个也急忙对着我鞠躬感谢了起来。 “谢谢姜先生,我们一定会重新做人的!” 其实我之所以会给光头强他们几个这个承诺,是因为我大概看了一下他们的面相,发现这几个人虽然长相凶恶,打扮的挺奇葩的,但他们却并没有做多少阴德缺失的事情。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几个人勉强还能算是好人。 但如果他们长期在道上混下去,恐怕就难免会做出一些大损阴德,祸及本身和后代子孙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给这几个人安排了一条出路,能够让他们的后半辈子堂堂正正的做人。 而就在光头强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向我鞠躬感谢之时,李胜贤一直在一旁冷笑,因为在李胜贤看来你,只要警方的人一到,就连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我还那能管的了光头强他们几个? 片刻之后,随着几辆警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之后,大约有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从警车上跳了下来,把我们一帮人团团的围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光头强和他说下的四个小弟业务很熟练的用双手抱住了头,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地上。 在这同时,一个年龄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浓眉大眼,一脸威严的男子从一辆警车之中走了下来。 因为和当地官方的人打过好几次交道,所以当这个男子从警车里面走出来之时,我第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穿着警服一脸威严的男子,是市局的一号人物胡亚涛。 李胜贤虽然不认识胡亚涛,但作为经常李家的嫡系子弟,他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从胡亚涛身上的气势和威严,从他警服上的警衔,李胜贤在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胡亚涛的身份。 “胡局,您总算是来了!您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就要被这帮歹徒给打死了!” 李胜贤走上前去,走到了胡亚涛的身边,把他的手指指向了光头强和我所在的位置。 本来胡亚涛打算跟李胜贤打个招呼,安慰一下受到了伤害的他的,因为毕竟这是市一号安排的事情,而且李胜贤也算是名门世家子弟,是个身份不凡的人物,是值的他这个市局一号向他主动示好的。 然而,就在胡亚涛顺着李胜贤的手指往我所在的位置看了过来之时,胡亚涛脸上的表情当即就愣在了那里。 天机门开业的时候,我订婚和结婚的时候,胡亚涛可都是来过的,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我亮出天机令,胡亚涛也认的我是谁。 作为市局一号,胡亚涛对我的身份更是无比的清楚。 别说是他这个市局一号了,就算是派他来的市一号,在我的面前也要毕恭毕敬的,甚至连省一号,都要给我一定的面子。 要知道,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可是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存在啊! 更何况我所拥有的能力,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 说的夸张点儿,我这个天机门主要想收拾他这个市局一号,是一件再也简单不过的事情! 但这会儿,他却带着二十几个特警,把我包围了起来!这会让我有什么想法? 想到了这一点,胡亚涛不禁有一种头大如斗的感觉。 京城李家的这小子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就得罪到了天机门主的头上? 这小子可真是太不长眼了! 而就在胡亚涛的脑海之中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李胜贤用手指指着我,一脸狰狞的道:“胡局,他就是主谋,快叫你手下的人把他抓起来!我一定要让他把牢底坐穿!” 赵镇堂这小子这会儿缓过了一点劲,见李胜贤把警方的人叫来了,就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在那里说道:“李老大,你可一定要给我报仇啊!我这顿打,不能白挨啊!” 光头强和他手下的四个小弟这时候无比的紧张,蹲在地上等着胡亚涛对他们做出判决。 如果胡局按照李胜贤所说,下令把我们全都抓起来,那他们五个这辈子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然而,胡亚涛却一把推开了李胜贤,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姜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如果知道是您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带着人来的!” 听到胡亚涛这话,看着胡亚涛在我面前的那副毕恭毕敬的表情,光头强大喜过望,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他选择抱我的大腿,选对人了! 李胜贤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了一样,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赵镇堂无法承受这个打击,因为心理奔溃而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