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保底佣金 - 天命神相

第一千零五章 保底佣金

作为陈婉秋的贴身保镖,芊墨肯定要跟在她的身边, 但给芊墨订机票的时候,却只剩下了两张头等舱的机票,就只能让她坐在普通舱了, 然而此时此刻,闻人倾城不仅和我乘坐同一个航班,而且她的坐位在我的右边,这就让我感到有些太过于巧合了, 这究竟是巧合呢,还是人为造成的,就算是我也很难确定, 如果是人为造成的,那闻人倾城这女人所拥有的能量和她所能调动的资源,简直就有点儿恐怖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闻人倾城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拥有如此恐怖的能量,调动如此恐怖的资源, 我这会儿面对着闻人倾城之时,想的是她的身份背景,想的是她背后的闻人家族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乃至闻人家族派闻人倾城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这闻人家族究竟是敌是友, 然而陈婉秋和我的想法却大不一样, 对陈婉秋来说,她不管闻人倾城是什么身份,她只知道闻人倾城是一个丝毫不逊色于她的绝世美女, 之前听我说起闻人倾城之时,那怕是我说闻人倾城是个顶级高手,是年轻一代中的妖孽天骄,陈婉秋也没有怎么在意,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陈婉秋对她自己的容貌有着相当的自信,她认为在容貌上,除了秦楚楚之外,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对她造成威胁, 但这会儿见到了闻人倾城本人之后,陈婉秋立刻就改变了她的看法, 在闻人倾城的绝世容姿丝毫都不逊色于她的情况之下,陈婉秋立刻就满脸戒备的故意问起了闻人倾城的身份, 其实陈婉秋这样问的目的,就是在变相的向闻人倾城宣示着她的主权, 我自然能够明白陈婉秋的意思,急忙挽着她的手给她介绍了一番闻人倾城的身份, “婉秋,这是闻人倾城同学,我跟你说过的,”我对着陈婉秋柔声说道, 听到我的介绍之后,陈婉秋主动向闻人倾城伸出了她的右手, “你好,闻人倾城同学,我是姜一的媳妇儿,很高兴能和你坐同一趟航班,” 见陈婉秋主动向她伸出了右手,闻人倾城微微一笑,很客气的握住了陈婉秋的手, “姜一同学可真是好福气啊,没想到她竟然让你这个拥有着亿万粉丝的大明星嫁给了他,”闻人倾城笑着道, 陈婉秋本来有点儿向闻人倾城宣示主权的意思,但没想到闻人倾城不仅知道她的身份,而且还表现的落落大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她是我媳妇儿一样, 不过女人的心思谁都猜不到,闻人倾城表现的越不在意我是个有妇之夫,陈婉秋就越在意这一点, 在放开了闻人倾城的手之后,陈婉秋就对我说道:“姜一,芊墨姐毕竟是个女的,我觉的你应该发扬一下绅士风度,把你的坐位让给她,你到后面的普通舱去坐,” 而听到陈婉秋这话,我不由的暗自苦笑,她这那是让我发扬绅士风度,摆明了她是不愿意让闻人倾城坐在我身边, 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关系,从西安飞去深圳,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就算是坐普通舱也无所谓, 只不过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就不能和陈婉秋粘在一起卿卿我我了,这倒是让我多多少少的有点儿无奈, “好吧,我这就去把芊墨换过来,” 答应了陈婉秋一声之后,我就站起了身子,向着普通舱里面走去,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闻人倾城一直都笑眯眯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这给我的感觉,闻人倾城看上去是那么的淡定,她的一双眼睛看上去是那么的睿智,好像所有的一切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一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和闻人倾城接触越多,对这个女人我越加忌惮, 我感觉,如果闻人倾城是敌非友的话,她将会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敌人, 就这样,对闻人倾城和她背后的闻人家族我想了一路,却还是没有想出任何一点头绪,最终飞机在飞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之后,降落到了深圳宝安机场, 整个拍卖会都是潘健林董事长一手在操办,我们出发之前给他打过电话,所以当我们抵达之时,潘董事长早就安排好了车来接我们,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太忙实在抽不开身的话,潘健林这个几百亿身家的富豪,会亲自到机场来接我们的, 从机场里面走了出来,我们三个坐上了潘董事长派来的车,上车后我往外面不经意的一扫,就看到闻人倾城缓步走向了一辆银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 等到潘董事长派来接我们的这辆车子发动,向着皇岗口岸开去之时,那辆银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也缓缓的跟在了我们的车后, 因为潘董市长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我们一路上都很顺利,加上过关的时间,总共用了差不多两个半小时,我们就到了潘董事长给我们在香港定好的酒店, 这家酒店距离天恒拍卖场不远,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潘董事长给我和陈婉秋还有芊墨三个人专门定了两间总统套房,不过因为潘董事长忙着和天恒拍卖场的人做拍卖会开始之前的最后沟通,就算是我们到了酒店,他也没有时间来接我们, 而就在我和陈婉秋还有芊墨三个人正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之时,随着那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酒店门前,闻人倾城从车里面缓步走了下来, 说的夸张一点,闻人倾城就好像我的影子一样,无论我走到那里,她都能跟着来, 这时候闻人倾城已经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酒店,本来陈婉秋挺开心的,但看到闻人倾城走了过来,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有点儿不大高兴了, “看看,你那同学又跟着来了,我看她这是故意的吧,” 就在陈婉秋有些郁闷的呢喃着之时,闻人倾城已经走到了酒店前台, “姜一同学,我们怎么就这么有缘呢,连订的酒店都是同一个酒店,你们订的不会也是十八楼的总统套房吧,” 脸上带着永恒不变的笑容,闻人倾城对着我道, 那怕是我在秦楚楚的手上吃了好几次亏,被秦楚楚背叛过和欺骗过,但我却从来都没有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表现的如此被动过, 从认识闻人倾城的那一刻起,从这一次坐飞机,到住酒店,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一样,这让我感到很被动,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但却好像哑巴吃了黄连一样,这种感觉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很难说出口, “闻人倾城同学,我们订的确实是十八楼的总统套房,但你真的认为我们之间有缘吗,恐怕这并不是一个巧合吧,” 表情复杂的给闻人倾城丢下了一句话之后,我挽着陈婉秋走向了电梯, 而看着我的背影,闻人倾城微微一笑,拿出了她的证件,在酒店前台办理起了入住手续, 当天下午,我陪着陈婉秋在香港最繁华的铜锣湾这些地方逛了一圈,在快要到六点钟的时候,潘健林潘董事长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他在我们住的酒店的餐厅里等着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这次的拍卖会潘健林出了大力气,算是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潘健林给天龙娱乐注入了二十亿的资金,这让我欠下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 我们姜家人最注重因果,潘健林付出了这么多,我自然会给到他应有的回报, 如何回报潘健林董事长,其实我早有打算,只不过目前还没有到回报他的时候, 等到我回报他的时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这会儿接到了潘董事长的电话,我和陈婉秋还有芊墨就返回了酒店, 当我们到达酒店的餐厅之时,潘健林董事长早已经在餐厅里面等候多时了, 在我们三个落座之后,潘健林挥了挥手叫来了侍应生,说他点好的菜可以上了, 片刻之后,一道道价值不菲,色香味俱全的精美菜肴就被端上了桌, 而就在品尝着这些美味佳肴的过程之中,潘健林给我讲起了有关这次拍卖会的具体情况, 只见潘健林看上去有些尴尬的道:“姜先生,您的造化仙丹功效有着无比神奇的功效,这一点我是很清楚的,但天恒拍卖场的人,却并不完全相信,” 我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年头的江湖骗子太多,那些亿万富豪们吃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亏,想让他们轻而易举的相信造化仙丹的功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如果造化仙丹的功效不能被认可,那造化仙丹的竞拍价格就很难提升上去, 一旦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那我想通过拍卖造化仙丹获取一笔天文数字的资金,就很难做到了, 可是让我把造化仙丹便宜卖掉,比如低于二十个亿一颗的价格,我是绝对不会卖的, 要知道,这可是能够生死人,肉白骨,一颗相当于一条命的丹药,又岂能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就算是一颗卖二十个亿我都觉的太便宜了, 但怎样才能让造化仙丹的功效被人认可,把造化仙丹的价格抬上去呢, 就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潘董事长继续说道:“因为我出了金额不菲的保底佣金,所以天恒拍卖场接受了造化仙丹的拍卖,在宣传方面也非常配合,但仅凭着造化仙丹的噱头,就很难把全世界各地的那些顶级富豪们吸引来了,” “所以天恒拍卖场在这一次的拍卖会之中,还同时拍卖不少的其他珍宝,只不过把造化仙丹,当成了压轴的拍卖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