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章 振开地狱之门,光摄大千世界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一十章 振开地狱之门,光摄大千世界

之前拍卖出去了不少的东西,但在拍卖场中身份最尊贵,也是最有钱的人却没有一个出手, 比如那四个包厢中的闻人倾城和美国三大家族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传来, 坐在距离拍卖台最近的第一排的,李老爷子和刘老爷子,以及那几个中东的石油大亨,欧洲王室的成员,同样也没有任何动静, 花了几百万美元,乃至上千万美元拍下东西的,绝大多数是坐在距离拍卖台相对比较近的人, 比如九爷,他就花了四百多万美元,拍下了一件唐代的古董, 至于秦楚楚和恨天盟的人,完全就好像来做凑热闹的一样,即便是王凯在拍卖台上说破了天,他们连看都懒的去看一眼那些拍卖品一样, 而此时此刻,当银光夺目的九环锡杖被天恒拍卖场的工作人员抬到了拍卖台前之后,恨天盟的这帮人眼睛一亮,立刻就把目光汇聚在了九环锡杖上面, 那几个来自中东的石油大亨,欧洲王室的成员,美国三大家族的人,也全部都往九环锡杖看去, 不管这个九环锡杖是一个什么样的物件,仅凭着杖身上耀眼夺目的银光,就成功的吸引了拍卖场中所有人的目光, 就在这时,只见拍卖师王凯把目光投向了我们所坐的这个位置, 随后王凯说道:“这柄九环锡杖,是佛门的高僧大德至善禅师所提供,如果有缘人能够把这柄九环锡杖拍走,那拍卖这柄九环锡杖所得的资金,将全部都捐给慈善机构,我们天恒拍卖场连一分钱的拍卖佣金都不会收,” 听王凯这样一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我们所坐的这个位置,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整个拍卖场之中,只有我们所坐的这个位置附近坐着一名和尚,而这名看上去苍老不堪的和尚,肯定是王凯所说的那什么至善禅师, 就在拍卖场中的绝大多数人把目光投向了我们所在的位置之时,只听见王凯说道:“至于这九环锡杖是一件什么样的宝物,得到了九环锡杖有什么用处,至善禅师打算以什么价格来起拍,还是由至善禅师亲自来说吧,” 果然,随着王凯的这话一出口,一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老和尚就从坐上上站起了身子, “南无阿弥佗佛,” 这名老和尚念出了一声佛号,就犹如黄钟大吕被敲响一般在拍卖场中的每一个人耳边回荡, 据说佛门有一种神通叫狮子吼,仅仅凭着老和尚念的这一声佛号,我已经完全能够肯定,这个看上去苍老不堪,身体好像已经腐朽了一样的老和尚,他肯定是一名深不可测的高手, 就算是武安侯白起,天道门三大家族和昆仑派的老祖,也没有给我像这个老和尚一样深不可测的感觉, 如果说唯一有的话,只有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给我的感觉和这个老和尚有点像, 堪透大罗之道,就能够做到真正的返璞归真,难道这个老和尚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一样,他已经勘破了大罗之道, 他也是一个大罗级别的人物, 而就在我对这个老和尚的身份胡思乱想着之时,只听见老和尚声如洪钟,吐字清晰的说道:“这九环锡杖乃是我佛门无上圣物,有缘人得此锡杖,可以凭借锡杖振开地狱之门,光摄大千世界,” 听到老和尚这样一说,在场的众人绝大多数全都连连摇头,认为这老和尚纯粹是在扯淡, 什么有缘人,还有什么振开地狱之门,光摄大千世界,分明是这老和尚故弄玄虚,想用这种方式制造噱头,好把他的那杆锡杖多拍一点钱而已, 不过在场的绝大多数人不相信这个老和尚,我对这个老和尚所说的话却一点都没有怀疑, 毕竟在我的眼中,这个老和尚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人,以他的身份是没有理由会胡说八道的, 想到这里,我就站起了身子双手合十对着这名老和尚行了一个佛礼, 和觉慧大师经常在一起参禅论道,对于佛门的这一套我可以说熟悉的很, 而见我对他行了一个佛礼,老和尚对着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此时此刻,拍卖场中的人全都把目光投注在我和这名老和尚,也就是至善大师的身上,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有点儿想不明白,我在这会儿站起了身子对着至善大师行礼,是有什么目的, 就在众人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我问着至善大师道:“请问大师,您刚才说有缘之人得此锡杖,可以凭借着锡杖振开地狱之门,光摄大千世界,那怎样才能算是有缘之人呢,” 听到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拍卖场中顿时就嘘声一片,有不少的人向我投以了鄙视的目光, 在这些人看来,至善大师所说的话那么扯淡,我竟然当成了真的,估计我这智商也到了该充电的时候了, 当然,对于这些人怎样看我,我一点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我想得到的答案, 至善大师同样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在略微一颔首,点了点头之后,至善大师声如洪钟的说道:“地狱乃是至阴之地,要想用这九环锡杖振开地狱之门,这九环锡杖的主人,必须得是至刚至阳之人才行,” 听到至善大师这话,我当时就愣住了, 我们姜家人修炼的功法是至刚至阳的,我们姜家人的血也是至刚至阳的,所以我们姜家的人,每一个都是至刚至阳之人, 至善大师所说的至刚至阳之人,不就是我吗,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至善大师继续说道:“要想成为九环锡杖的有缘人,首先得是至刚至阳之人,因为如果不是至刚至阳之人,就算是得到了九环锡杖,也没有任何用处,” “其次,要想成为九环锡杖的有缘人,必须得是一个有钱人,因为这柄九环锡杖,起拍价一个亿美金,每次加价不能低于一千万美金,” 至善大师此言一出,整个拍卖场内顿时就嘘声一片, 在拍卖场内的绝大多数人看来,至善大师纯粹就是一个疯和尚, 就算这个九环锡杖是用黄金打造的,那能值一个亿美金的价格, 谁要是愿意花一个亿美金去拍下这个九环锡杖,那人傻钱多这四个字就不足以形容这个人了, 恐怕这人的脑子被开水烫了之后,应该还被驴给踢了,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脑海之中却嗡嗡作响,好像有一个声音在不断重复着告诉我,让我把这个九环锡杖给拍下来,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这个深不可测的神秘高僧至善大师出现在拍卖会上,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九环锡杖卖给我, 这柄九环锡杖能够振开地狱大门,就代表着有了这柄九环锡杖,我就可以穿越阴阳两界, 作为阳间之人,穿越阴阳两界,这对我来说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 但天机门的账户上恐怕最多就几百万,一个亿美金的起拍价相当于七个多亿人民币,我那里有这么多钱, 而就在我正犹豫着该不该出价拍下这个九环锡杖之时,在距离拍卖台最近的第一排位置,一个来自中东的石油大亨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这个玩意儿不错,拍回去给我放家里做装饰品,” 见这个石油大亨举起了牌子,来自欧洲王室的一个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道:“这柄禅杖是佛门的法器,肯定能给我带来好运,我出一亿一千万,” 说着话的同时,来自欧洲王室的这个中年男子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接下来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至善大师的这柄九环锡杖,竟然被第一排的几个土豪把价格给抬到了两亿四千万美金, 天恒拍卖场本来对这个九环锡杖能以一个亿美金的价格拍出去不报什么希望,所以干脆很大方的免了这个九环锡杖的佣金抽成, 但这会儿见九环锡杖的价格竟然被抬到了两亿四千万美金,天恒拍卖场的几个股东只感到阵阵的肉痛, 两亿四千万美金,就算是按照百分之三的比例抽取佣金,那也有好几千万的利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