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九章 闻人家族的诚意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十九章 闻人家族的诚意 上

什么四神兽家族,什么窥探到了未来的天机,在我看来全都是扯淡, 或许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缘故,我现在最怕被人欺骗和利用, 尤其是像一本小说里面说的,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种亏我吃的还少吗, 我有一种感觉,我感觉闻人倾城和她背后的家族,和当初的秦楚楚一样,在挖了一个巨大的天坑等着我跳进去, 我特么的智商不需要充值,我的脑子不是假脑子,为什么我要做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跳进他们挖好的坑里面去, 闻人倾城临走前说他们闻人家族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向我表达诚意,但她所说的这话我却并没有在意, 我觉的闻人倾城这女人,她肯定是一个大忽悠, 因为有了这种想法,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我连搭理都不想搭理闻人倾城, 虽然每天我都会去学校上课,闻人倾城也会和平时一样坐在我的旁边,但我们两个之间却基本上没有任何交流, 我不搭理闻人倾城,闻人倾城也不搭理我,但闻人倾城的脸上却总是浮现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一样, 用现在比较流行的一个网络词语,这反而让我有些方了, 闻人倾城这女人,她从那里来的自信呢, 这一天上午,因为是周末的缘故,我并没有到学校去上课,而是在玉华小区的家里面休息, 陈婉秋因为忙着天一基金的事情,就算是周末都没有时间陪我,我只能有点郁闷的一个人在那里看着电视, 一百多亿美金花出去了,却连个地阶都没有突破,我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到那里去, 蛋蛋和珑竹这两个小家伙不知道我的心情不好,在那里玩着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玩了个不亦乐乎,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叮铃铃,,,,” 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宏达地产的潘健林董事长打过来的,我就滑动屏幕接通了手机, “潘董事长,你这大忙人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因为和潘健林比较熟了,所以跟他说话之时我就比较随便,但电话那头的潘健林却表现出了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只听见潘健林说道:“姜先生,我这大清早的给您打电话,是因为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听到潘健林这话,我不由的面色一凝,“诡异”这个词可不是随便就能用的,难道潘健林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吗, 想至此,我就对着电话那头的潘健林道:“潘董事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尽管说,” 电话那头的潘健林道:“姜先生,事情是这样的,就在这两天时间之内,我们宏达地产在欧洲的分公司收到了好几份合作协议,那协议的内容简直是太诡异了,所以我才给您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听潘健林这样一说,我心想这潘健林也真是的,如果他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的话,用诡异这个词还差不多,他怎么把诡异这个词用在了商业合同上了, 而且他还给我打来了电话,难道他就不知道,我对商业方面是一窍都不通吗, 他这个商场上混迹了大半辈子的富豪,不知道签署过多少个合同,遇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合同,他有必要给我打电话来问吗, 想到这里,我就对潘健林道:“潘董事长,商业方面的事情我不懂啊,你给我打电话恐怕没什么用,” 而潘健林却说道:“姜先生,您是不知道啊,这几个合同的内容简直是太夸张了,” “比如有一块商业地产的项目,投资方竟然说他们愿意承担所有的投资,我们宏达地产只需要挂一个名,就可以占据这个项目百分之七十的利润分红,” “还有一家欧洲的知名连锁影院,要把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转让到我们宏达地产的名下,我们宏达地产只需要派人去签署一个协议就行了,” “另外还有好几份商业合同,全部都是这种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 “只不过这几份合同全都有一个额外条件,那就是我们宏达地产每个季度通过这些合同所得到的利润分红,必须全部都上缴到天一基金,” “因为牵扯到了天一基金,所以我才给您打来了电话,想问一下这几份合同是不是和您有关系,” 听潘健林说到这里,我也云里雾里的,有点儿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些蓝眼睛,大鼻子的老外究竟想干什么呢, 欧洲的这几家公司,跟宏达地产签这种合同,不是摆明了给天一基金送钱吗, “潘董事长,如果合同之中没有什么陷阱的话,那我觉的你干脆把合同给签下来吧,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要是错过了,上天会惩罚我们的,” 思考了片刻之后,我对着电话那头的潘健林道, “我早就请了很专业的律师看过合同了,合同一点问题都没有,对我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既然姜先生您这样说,那我就叫人把合同给签了,” 潘健林其实早就在等着我的这一句话,挂了我的电话之后,立刻拨通了宏达地产欧洲分公司的电话, 但我这边刚刚挂了潘健林的电话,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叮铃铃,,,,,” 我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平田昭夫打过来的, 接通了平田昭夫的号码的同时,我在想,难道平田昭夫和潘健林一样,也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就在这时,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平田昭夫的声音, “姜先生,我遇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想请您帮我做一个决定,” 听到平田昭夫这话,我不用猜就已经知道,他肯定也和潘健林一样,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于是我对着平田昭夫道:“平田先生,你不会是遇到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吧,” 电话那头的平田昭夫道:“姜先生您果然厉害,一下子就被您给猜中了,” 我说:“那发生了什么好事呢,” 平田昭夫道:“姜先生您应该知道,因为官方对我们平田集团支持很大,我们平田集团在制造业这方面发展的很快,” “这两年为了开拓国外市场,我一直想收购几个国外的公司和品牌,但因为价格和资金问题,一直都没有最终确定下来,” “就在前天,有好几个欧洲的公司主动跟我们平田集团联系,让我们平田集团只需要花费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代价,就可以控股他们的公司和品牌,” “不过这几个欧洲的公司全都提出了一个额外的条件,说我们平田集团一旦控股了他们这几个公司,每年的利润分红,必须全部都上缴到天一基金,” “因为牵扯到了天一基金,所以我才给您打来了电话,想问一下欧洲的这几个公司是不是和您有关系,” 听平田昭夫说到这里,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他的情况和潘健林一样,还是那些大鼻子,蓝眼睛的老外干的好事, 既然这些老外要送钱,那收下来就是了,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 “平田先生,要是你觉的没什么问题,就把这几个工厂收了吧,” 我刚刚挂了平田昭夫的电话没多久,我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打电话过来的是九爷, “姜一,有几个欧洲来的傻逼老外非要用赝品的价格把正品的古董卖给我,你说我是收还是不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