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五章 罪孽化身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六十五章 罪孽化身

说实话老者我见过很多,但像?金座椅上的这位这么老的,我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洞天福地之中天道门三大家族和昆仑派那四位老祖,他们全都是天阶七品,下品金仙级别的存在,而一个普通人想修炼到下品金仙级别,没有个几百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 但不要说下品金仙了,就算是上品金仙,只要没有堪透大罗之道,没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无法阻止时间的流逝,无法阻止身体衰老,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怕是达到了上品金仙的境界,最多在这个世界上能存在个一千多年,连两千年都可能存活不到, 天道门三大家族和昆仑派的四位老祖虽然有几百岁的年龄了,但和?金座椅上的这名老者相比,我感觉他们年轻的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 因为修炼了我们姜家的祖传功法,能够把相气运用于我的感官,我的感应能力比一般人要强无数倍, 所以这会儿那怕是站在宫殿的台阶下面,我也能感应到台阶顶端的?金座椅上坐着的这个老者的身体状况, 在我看来,如果这名老者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的话,那这位老祖宗是一个衰老的不能再衰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者, 可以说除了有无比微弱的呼吸和心跳声能够证明他还是一个活人的话,他的身体的其他机能已经严重退化到和一个死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像这样的一个人,他有可能会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地位最尊崇的人吗, 以他这样的身体状况,他怎么来领导罗斯柴尔德家族, 他如何让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对他顶礼膜拜,简直把他当做神灵一般, 但能够坐在那张?金王座之上,除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之外,不可能会是别人, 而就在我的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正胡思乱想着之时,?金座椅上的老者,缓缓的睁开了他的那双浑浊的双眼, 在这一刻,在和我四目相对,眼神相接的这一瞬间,感受着那双浑浊无比的眼神之中的岁月沧桑和历史车轮滚滚,我竟然沦陷在了其中, “鲜血染红的河流和土地,堆积如山的尸体,一幕幕惨绝人寰的场景在我的眼前闪现,” “枪炮声,飞机的轰鸣声,战场上的厮杀声,妇女儿童的惨叫声,一幅幅战争年代的场面在我的眼前闪现,” “冷兵器时代残忍而血腥的战争场面,原子弹爆炸之时,在蘑菇云之下,一瞬间几十万人化为灰烬的场面,” “还有最近这几十年来,爆发过的数场局部战争的画面,一幕幕竟然像演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浮现,” “还有许多许多鲜血淋淋,凄惨无比的场景,让我看的头皮发麻,浑身发抖的场景,,,,,,,” 就这样,我和?金座椅上的老者相顾对视着,足足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渐渐变的清醒了过来, 而就在我清醒过来之后,看着?金座椅上的那名身材佝偻,面容沧桑的老者,我却无比的愤怒和悲伤, 虽然这个老者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他还没有表明他的身份,但我们两个之间,在他的主导之下,已经通过意识做了一个深刻的交流, 而通过这个老者所传递给我的一幕幕场景,我已经很清楚的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够拥有五十万亿的资产,是通过什么手段所得来的, 杀戮,战争,近代这几百年来全世界各地的战争和杀戮,可以说都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其他几大家族在背后操纵而引起的, 甚至可以说在有人类历史的这几千年之中,所有的战争和杀戮,全部都是由东西方的几股势力在背后操纵而引起的, 此时此刻,我已经确定了这名老者的身份,他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老祖宗,而就是在他的带领之下,罗斯柴尔德家族仅仅用了几百年的时间,就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一股势力, 罗斯柴尔德家族,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左右整个世界的格局, 为了得到利益,为了达到他那贪婪无比,永远都不会满足的目的,他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这个仅仅比死人多了一口气的老者,他的身上不知道背负了多少的因果,他可以说是罪孽的化身, 这会儿面对着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这位老祖宗,我竟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我觉的如果我杀掉了这个只剩下一口气的老家伙,就等于了解了他这辈子所欠下的滔天因果,说不定能让我收获到天大的功德, 以这个老家伙从头到脚血管里面都流淌着的罪孽,只要我杀掉了他,恐怕我所收获的功德,能一下子让我的相师等阶从玄阶九品,提升到天阶九品, 这还是我比较保守的估计,甚至我认为能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天阶六品或者五品都不无可能, 如果说放在以前,我的相师等阶没有掉落的时候,干掉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这个老家伙,估计直接能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天阶一品, 而且我的万古不灭金身连灭世金雷都奈何不了我,就算是我杀掉了这个老家伙,罗斯柴尔德家族又能把我怎样, 陈婉秋有芊墨保护,她的安全我并不担心,不过李雪她是一个普通人,一旦我杀掉了这个老家伙,小兰陵和武顺能保护的了李雪的安全吗, 虽然小兰陵和武顺的实力都不凡,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实力更加强大,武顺和小兰陵想保护着李雪全身而退,恐怕就很难做到了, 这会儿我真是后悔,要是早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这个老家伙是罪孽的化身的话,来见他的时候我就绝对不会把李雪也带来了, 现在我要是对这个老家伙动手的话,很有可能会连累了李雪, 但如果我不对这个老家伙动手的话,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儿了, 而就在我一脸纠结的想做出选择,究竟应不应该对?金座椅上的老家伙出手之时,这老家伙竟然用标准的普通话跟我交流了起来, “小家伙,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啊,” 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的普通话还真的挺标准的,带着一点儿京腔,比我那带着一点西北口音的普通话还要标准, 听到这个老家伙所说的普通话之后,我的眉头一皱,又一次盯着这老家伙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了他, 之前在宫殿门外之时,要不是从宫殿里传出来的古希伯来语,宫殿外的那八个守卫根本就不会收起他们手中的长矛,让我堂堂正正的从外面走进来, 而在这个宫殿之中,能下达命令让宫殿外的八个守卫收起长矛的人,只能有一个人, 这个人肯定就是坐在?金王座上的老家伙, 能够把声音传到一百多米之外,还能让我们所有人全都清晰无比的听到,这绝对不是一个看上去苟延残喘,快要死了的老家伙所能做到的, 那由此看来,这个老家伙绝对不是普通人, 他目前所露出来的样子,肯定是一幅假象,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恐怕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这个老家伙,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境界,让我都无法做出判断, 不过既然我已经对这老家伙动了杀心,而且他已经当着我的面问了出来,我就没有什么可矫情的,反而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对,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想杀了你,”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金王座上的老家伙好像一点都不奇怪,他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看上去好像快要死了一样的半躺着, 但在接下来,这老家伙的声音却清晰明亮的传进了我的耳朵, 只见老家伙说道:“小家伙,我们两个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对我动了杀心,” 我回应着道:“你把你这一生所做的事情全都给我看到了,难道你还猜不到我为什么要杀你的原因吗,” “你的身上充满了罪孽,你从头到脚简直就是罪孽的化身,” “我觉的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只要知道了你曾经所做过的那些事情,都有义务和责任杀死你,” 对老家伙说这番话之时,我丝毫都没有掩饰我满脸的杀意,双目之中寒光闪闪, 但在?金座椅上半躺着的老家伙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在沉?了片刻之后,老家伙叹了一口气道:“小家伙,你说的没错,我从头到脚都充满着罪孽,但以你的实力,却杀不了我的,” 说完这话之后,看上去苍老不堪,比死人多一口气的老家伙,他竟然缓缓的从?金王座上面站了起来, 在这同时,老家伙那苍老不堪的容貌,腐朽不堪的身体,竟然开始发生了变化, 可以说在转眼之间,老家伙就实现了一个从苍老的看不出来年龄的老者,变成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的过程, 这变化简直太大,大的让我有些无法接受, 所谓返老还童,也不过如此吧, 这老家伙他到底用了什么法术,竟然能够在他的身上发生这样的变化, 这特么的还是人吗, 而就在我正一脸震惊的胡思乱想着之时,站在台阶顶端的老家伙,可以说金发碧眼年轻版的老家伙对着我挥了挥手道:“小家伙,你不是想杀我吗,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用尽全力,对我出手,” “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杀了我,那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绝对不会为难你和你的朋友,” “但如果你杀不了我,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完这话之后,站在台阶顶端的老家伙身上就散发出了一股无尽的威压和滔天的气势, 这种气势和威压,可以说我生平仅见, 就算是在幽冥城主的身上,我都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