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想我了吗?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想我了吗?

辛家虽然是韩国第二大家族,但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相比,就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詹姆士族长的口中,辛家就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而对于黄金座椅上的老家伙来说,他最无法接受的,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威严受到侵犯。 这就好比丛林之王的狮子,受到了一只兔子或者绵羊的挑衅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随着老家伙的一句话,罗斯柴尔德家族就通过官方和商业两个渠道对辛家展开了打压。 接下来在短短的一个星期时间之内,无数比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巨额资金,使的辛家在商业领域遭遇了空前的危机。 官方这边也以各种借口向辛家频频发难,誓要把辛家逼上绝路。 辛昭南的父亲辛东很清楚的知道,他们辛家为什么会遭遇到这些事情?但辛昭南已经犯下了滔天大错,就算是他想挽回也挽回不了了。 本来辛家和石原家族搭上了关系,但在遭遇了危机之时,辛家向石原家族求援,想借助石原家族的帮助,能让辛家度过这一劫。 然而,石原家族却并不愿意因为辛家和罗斯柴尔德家族撕破脸皮,对于一个即将没落的辛家,石原家族不愿意再有任何付出。 在这种情况之下,辛家这个韩国第二大家族就彻底悲剧了。 就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对辛家展开打压之后的第三个星期,辛昭南的父亲辛东,因为实在是无法承受各方面的压力,从首尔金融中心的八十八楼跳了下来,结束了他的一生。 因为辛昭南是引发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所以整个辛家的人全都对他恨之入骨,认为辛家之所以会落到现在的这般田地,全都是因为辛昭南这个蠢货所犯下的滔天大错。 之前辛东活着的时候,还能够保护他唯一的儿子辛昭南的安全,这会儿辛东跳楼自杀之后,辛昭南就失去了庇护。 就在辛东跳楼自杀的三天之后,首尔警方接到报案,说发现了一名年轻男子,死在了一间酒店的房间里面。 这名男子在临死之前,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身上遍体鳞伤。 而这名男子的身份,正是辛昭南无疑。 后来经过警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破案之后,发现杀死辛昭南的凶手,却是和他同一个家族,和他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 而这些人,以前在辛昭南的面前,全都表现的像哈巴狗一样,对辛昭南极尽阿谀奉承。 但就是这些当初在他面前表现的像狗一样的人,最终却联合在一起虐杀了他。 就这样,随着辛东和辛昭南父子的死亡,杀死辛昭南的一帮辛家子弟被抓之后,辛家这个韩国第二大家族,就逐渐的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中,被世人所遗忘。 对于韩国辛家和辛昭南父子两个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我是通过媒体上的报道所了解到的。 当听到辛昭南死在了自己本家族的兄弟姐妹的手下之时,我和陈婉秋还唏嘘了一番。 虽然说是因为陈婉秋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的缘故,但毕竟在那场拍卖会之中,辛昭南多多少少还算是帮了我们一点忙的。 不过对辛昭南这种人,我和陈婉秋最多也就唏嘘一番而已。 在我看来,辛东和辛昭南父子两个所承受的一切,跟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很大的关系。 甚至不要说辛昭南和辛东父子两个了,就算是他们国家那位曾经被称之为嫁给了国家的女人,还不是因为自己所造下的孽和犯下错误而进了监狱。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像罗斯柴尔德家族,石原家族,mystery组织,迟早都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而承受因果和报应。 回到西安之后,我这边又恢复了正常,每天到学校去上郑教授的课,和郑教授以及那两个书呆子一起探讨古今中外的历史。 起初那两个书呆子在学术方面还有点儿看不起我,他们认为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就连上课都不能正常,在学术方面肯定不会懂的很多。 但就在和我一起探讨了几次古今中外的历史之后,那两个书呆子却一下子被我在古今中外的历史方面所掌握的知识给折服了。 我所提出的论点,我看问题的角度,对于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化的理解,完全比他们要高出了一个层面。 甚至就算是郑教授,对我也是赞赏不已,说我在古今中外的历史研究方面,就连他这个老师也有所不及。 我这边上课下课,整天忙着和郑教授他们探讨古今中外的历史,但陈婉秋从纽约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快要忙疯了。 拍卖造化仙丹,得到了七百亿美金,一颗功德金丹拍到了两千五百亿美金,就算是扣除给佳士得拍卖行的佣金抽成,还有三千多亿美金的巨额资金转到了天一基金的账户。 要把三千多亿美金的巨款通过慈善机构发放到需要的人手中,可以想象这是一件工作量多么庞大的事情。 为了准确无误的发放大量的善款出去,陈婉秋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十八个小时之上,她只恨不得把吃饭和睡觉的时间也全部都用上。 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天一基金发放了大量的善款出去之后,我的相师等阶终于开始提升了。 在返回西安的第六天,我的相师等阶从玄阶九品提升到了玄阶八品。 第七天,从玄阶八品,提升到了玄阶七品。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内,每三天提升一级,从玄阶七品提升到了玄阶五品。 随后的两个星期提升的速度就开始减慢,基本上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够提升一品。 当我的相师等阶从玄阶五品提升到了玄阶三品之时,我已经回到西安二十多天了。 而就在这二十多天之中,天一基金通过全国各地的十几个慈善机构,已经把几百亿美金花了出去。 要知道,相师等阶越往后提升越难,需要的功德越多,我的相师等阶还需要两级才能够突破玄阶,达到地阶。 也不知道就算是花光了剩下的接近两千多亿美金,能不能让我的相师等阶突破到地阶? 而且在突破到了地阶之后,我该用什么方式来提升我的相师等阶呢? 三千多亿美金,才仅仅能让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地阶,那要想提升到天阶,需要花多少钱呢? 就算是把我所有的造化仙丹全都拿去佳士得拍卖行拍卖,所得到的钱全部都用来做慈善,能够让我的相师等阶突破天阶吗? 更何况罗斯柴尔德的家族的人会傻乎乎的再话两千五百亿美金拍下一颗功德金丹吗? 在我看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突破到地阶之后,如何在提升我的相师等阶,我只能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闻人倾城身上! 尤其在闻人倾城把弑神枪这件极品先天灵宝都送给了我之后,因为欠下了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天大的因果,对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帮助我的居心和企图,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 要知道,极品先天灵宝可是三大天尊那种级别的超级大能者才有资格拥有的东西,人家闻人倾城和闻人家族把这样的东西都送给了我,我还怎么能怀疑人家? 就这样,在又过了差不多十来天之后,天一基金又捐献了好几百亿美金出去,我的相师等阶从玄阶三品突破到了玄阶二品。 而就在我突破到玄阶二品的这一天上午,正好到了闻人倾城所说的一个月的时间。 闻人倾城说一个月之后西安见,也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返回西安? 带着这种想法,我一大早儿就去了学校。 而就在我刚刚到教室没多久,正在和陈平舆,黄杏良这两个书呆子闲聊着之时,闻人倾城和秦楚楚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到我,闻人倾城就主动跟我打起了招呼。 “姜一,一个月没见,你想我了吗?” 听到闻人倾城这话,看着闻人倾城脸上的揶揄之色,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