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强势碾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强势碾压

十几亿的资金,对天一基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说的夸张一点,天一基金可以说现在穷的只剩下钱了, 而且如果天一基金把这十几个亿的资金投了下来,能够带动当地的经济,能够改变当地的民生的话,那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要山田集团再敢说一句强硬的话,我就让当地官方把整个山田集团从当地给轰走, 有我这个陈婉秋的丈夫,天一基金的真正掌控者撑腰,当地官方的一号人物底气十足,腰杆子也挺硬,直接和山田雄一硬怼了起来, 以当地官方的一号和吴局长这些人对山田雄一的了解,习惯了在他们面前颐指气使的山田雄一肯定不会低头,肯定会表现的无比愤怒,肯定会让当地官方赔偿他们山田集团的损失, 然而,可以说让绝大多数人没有想到的是,平时高傲无比的山田雄一,这会儿竟然表现出了一副这样的态度, 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和网上流传的一样,山田雄一所在的这个国家的人是典型的欺软怕硬,遇强就弱吗, 这特么的不是贱吗, 而就在绝大多数的人产生了一个这样的想法之时,我却暗暗的在想,恐怕山田雄一这会儿表现出这种态度,并没有那么简单, 山田集团跟当地官方买下了这座山的开发权,以打造旅游景点为名在这里挖山修路,肯定不是抱着拉动当地经济,改变当地民生的目的而来的, 我怀疑山田集团从一开始就是冲着这座大山之中的陵墓而来的, 但一千多年之前的陵墓,和山田集团能有什么关系呢, 如果山田集团和石原家族有关,和徐福一脉有关的话,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如果宋太祖赵匡胤这个天命之人的死,和徐福一脉有关,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甚至宋太祖赵匡胤被埋葬在这座陵墓之中,如果也和徐福一脉有关呢, 假如这些全部都串联到了一起,那山田集团的人会放弃对这座陵墓的探索吗, 一旦和当地官方的人,和我硬怼下去,对山田集团的人来说,是没有任何好结果的,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是在我们国家的土地上,是我们的主场,无论是山田集团还是石原家族又岂能占到上风, 在这种情况之下,山田集团要是还想和我们一起探索这座陵墓,达到他们想达到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话,山田雄一除了低头服软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恐怕和他们山田集团想达到的目的相比,几个亿的投资就不算什么了, 那山田集团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如果说这座陵墓真的是宋太祖赵匡胤的陵墓的话,那宋太祖赵匡胤的灵魂,是否被封锁在了这座陵墓之中呢, 根据之前几次和石原家族打交道的经验,石原家族想达到的目的全都和阴魂有关,难道山田集团这一次是冲着宋太祖赵匡胤被封锁在陵墓之中的阴魂而来的, 想到这里,我就把目光投注在了山田雄一的身上, 而这时,当地官方的一号见山田雄一低头服软了,就一脸恭敬的问着我道:“姜先生,您看这应该怎么处理呢,” 其实站在当地官方的这些人的角度,如果真的把山田集团给轰走了,就相当于他们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功夫, 而且单方面撕毁协议的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好, 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情况之下,当地官方的这些人还是不想让山田集团出局, 我当然能够理解当地官方的这些人心里面的想法,更何况我还想知道山田集团的这些人究竟想达到什么目的, 如果能够确定山田集团的这些人和石原家族有关系,那借着这个机会,直接把山田集团的这些人给灭了就是了, 想至此,我冷笑着对山田雄一道:“山田先生,既然你们山田集团非常愿意在我们国家的这块美丽富饶的土地上继续投资的话,那我觉的你们山田集团应该表示出一些具体的诚意来,” 山田雄一这会儿虽然对我恨的咬牙,但无论是权力和财力方面他全都被我碾压,所以他只能对我低头服软, 只见山田雄一弯着腰低着头,陪着笑脸对着我道:“尊敬的姜先生,您觉的我们山田集团应该怎样表现出一些具体的诚意呢,” 我直接说道:“山田先生,如果你们山田集团还想继续开发这座山,还想继续和我们一起挖掘这座宋代陵墓的话,那我觉的你们山田集团应该把后续要追加的投资全部都投下来,这样才能体现出你们山田集团的诚意,” “如果你们山田集团不愿意这样做的话,那我觉的你们山田集团一点诚意都没有,” “既然没有诚意的话,那在我看来,你们山田集团就没有任何必要参与到这座山的开发和这座宋代陵墓的挖掘工作之中了,” “对于给你们山田集团所造成的损失,你大可不必担心,天一基金会把违约金和你们山田集团前期所投入的资金一分不少的汇入到你们山田集团的账户中的,” 听到我这话,山田雄一的那张老脸一下子就被气成了铁青色,当地官方的一号露出了一脸的激动和兴奋之色,就差没有手舞足蹈的跳起来了,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我所说的这番话,很有可能会给当地官方带来好几个亿的投资, 一旦山田集团这几个亿的投资能够提前到位的话,那无论是当地的老百姓,还是相关部门的人员,肯定全都会受益无穷, 而对于山田集团来说,一旦达到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后,肯定就不会追加后续的投资,这会儿我要山田集团先把几个亿的投资提前到位,简直就相当于把山田集团给打劫了, 但这会儿的山田雄一,在面对着一脸冷笑的我之时,却敢怒而不敢言, 在没有达到他的目的之前,无论我提出任何苛刻的条件,他都没有办法拒绝, 和他想达到的目的相比,几个亿的投资就不算什么了, 山田雄一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为了达到他这一次的目的,他们这一脉的人在一千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如果因为几个亿的投资,破坏了他们这一脉一千多年的布局,那就算是他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想到这里,山田雄一咬了咬牙,然后硬生生的挤出了一副笑脸道:“姜先生,我认为您说的非常有道理,为了表示出我们山田集团的诚意,我会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之内,把后续要投入的资金提前投下来的,” 听到山田雄一这话,当地官方的一号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了,对我的感激简直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但对于我来说,山田雄一给出的这个承诺,我却认为还远远的不够, 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之内,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如果挖掘工作进行的比较顺利的话,恐怕最多用十天半个月时间,我们就能把这座宋代陵墓搞定, 山田集团能够在这段时间之内把那几个亿的后续投资汇入到当地官方的账户吗, 一旦陵墓被打开,无论山田集团能不能够达到目的,恐怕都不会兑现这会儿所做出的承诺了, 要知道,我们中国有着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是最擅长玩文字游戏的,要论玩文字游戏的功夫,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能够玩的过我们中国人, 山田雄一想跟我这个历史系的研究生玩文字游戏,我只能说他把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都想的和他一样幼稚, 一念至此,我就沉着个脸对着山田雄一道:“山田先生,既然你说会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之内把后续要投入的资金投下来的话,那我觉的还是等你们山田集团的后续资金投下来之后,你们山田集团的人再参与这座宋代陵墓挖掘工作吧,” 山田雄一本来想玩文字游戏,想蒙混过关,但他偏偏却遇到了我这个克星,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在我的这番话说出口之后,山田雄一看这我的目光早已经把我给碎尸万段了, 但这会儿的山田雄一,他对我却根本就无可奈何, 目光中饱含着怨毒,闪烁出了两道冷光之后,山田雄一把头低了下去,然后对着我道:“姜先生,我这就跟集团总部打电话,让集团总部把我们山田集团后续要投入的资金汇过来,” 在说完这话之后,山田雄一就低着头走出了营帐,走到了距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然后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如果我的估计不会出错的话,恐怕最快在今天下午之前,山田集团后续要投入的几个亿资金,就会被汇入到官方的指定账户, 果然,当我们在炊事班的营帐里面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热馒头和牛羊肉罐头这些之时,打完了电话的山田雄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阴沉的对着我道:“姜先生,我已经征得了集团总部那边的同意,最慢在今天下午三点之前,会把后续要投入的资金汇入到你们这边指定的账户的,” 听到山田雄一这话,我更加肯定了我的判断,看来和山田集团想达到的目的相比,这几个亿的投资根本就不算什么, 既然这样,那就让山田集团的人参加这座陵墓的挖掘又能怎样, 我倒是要看看,山田集团的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 “山田先生,我要谢谢你们山田集团所做的一切,欢迎你们山田集团的考古队加入我们的队伍,和我们一起来揭开这座宋代陵墓的秘密,” 在跟山田雄一随便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我就没有再搭理他,拿着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夹着牛羊肉罐头猛吃了起来, 几句话就给当地争取到了几个亿的投资,让高傲无比的山田雄一在我面前不得不低头,这让我的形象和地位无限的放大, 可以说在夏教授和方教授还有吴局长这些人的眼中,我简直就成了高高在上,让他们无法仰望的人物, 吴局长之前怠慢了我们,这会儿他害怕的要死,惶恐的要命,因为我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他的人生永远都处在?暗之中, 但让吴局长感到无比庆幸的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把他怎么样,直接忽略了他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