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阎罗城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阎罗城

因为厉鬼之间可以相互吞噬,所以级别低的厉鬼,在比自己级别高的厉鬼之前,只能表示臣服, 像苏秦这种四品鬼中至尊,就有绝对的实力碾压?殿下和他手下的所有恶鬼, 对于蔺相如和廉老将军这样的五品鬼中至尊来说,只需要随便出动一个,就能像大鱼吃小鱼一样,把?殿下和他手下的恶鬼们全部都给吞噬掉, ?殿下毕竟是?煞鬼帝的儿子,自恃着他的身份,即便是面对着我们这边的三名五品鬼中至尊,一品四品鬼中至尊,还算是勉强能够撑住,并没有跪下来, 但?殿下的这帮手下们,他们一没有?殿下的背景,二没有足以自保的实力,如果一个不慎惹怒了我们天机门这边的几名实力强大的鬼中至尊,那他们的下场就很有可能会被吞噬了阴魂,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双膝跪地,诚惶诚恐的跪下来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别的选择, 而对于天机门的十大鬼中至尊来说,就算是吞噬了这些恶鬼对他们来说有着不小的好处,但在我这个天机门主没有下达命令之前,他们还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毕竟这是在阴曹地府,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之下,如果冒冒然的把这帮恶鬼和这个什么?殿下给灭了,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比较大的麻烦, 所以当?殿下手下的恶鬼们全部都跪了下来之后,蔺相如对着我行了一礼,然后毕恭毕敬的道:“他们打算对我们不利,你看应该如何处理,” ?殿下本来没有怎么把我放在眼里,因为在他看来我是那么的普通而平凡,但蔺相如这个五品鬼中至尊在我的面前表现出了一副这样的态度,而且还称呼我为门主之后,这就让?殿下着实吃了一惊, ?殿下不是傻的他就不难看出,在我们这帮人之中,我是一个核心人物,我的身份和地位,甚至还在三名五品鬼中至尊之上, 但我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为何会成为这帮人之中的核心人物呢, 而就在?殿下一脸凌乱,满头雾水的看着我,感到很不理解之时,珑竹这小丫头冷哼了一声之后对着我道:“爸爸,这些人不给我面子,还要把倾城阿姨和楚楚阿姨抓起来,我觉的你不应该放过他们,” 听到珑竹这话,那些恶鬼们被吓的浑身直哆嗦,一个个全都磕头求饶了起来, “珑竹公主请恕罪啊,我们实在是不应该冒犯您的客人啊,” “珑竹公主请恕罪,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殿下虽然被珑竹的话给吓了一大跳,他生怕我听了珑竹的话,不放过他和他的这帮手下们, 但让?殿下更为震惊的,却是珑竹对我的称呼, 要知道,珑竹的父亲可是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之中的阎罗王陛下,在阴曹地府之中,执掌着兵权的阎罗王陛下,他的地位恐怕仅次于地藏王菩萨, 珑竹管我叫爸爸,那岂不是代表着我和阎罗王陛下成了一辈, 以?殿下的眼光来看,我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阳间活人,而且还是一个实力等级比较低的阳间活人,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被珑竹称之为爸爸, 如果阎罗王陛下知道了珑竹对我的称呼,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殿下,他的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 但?殿下毕竟是?煞鬼帝之子,他认为以他的身份和他父亲?煞鬼帝在阴曹地府之中的地位,我们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不过话说回来,?殿下的这种想法并没有错,在没有搞清楚阴曹地府的具体情况,对?殿下的父亲?煞鬼帝不是很了解的情况之下,我是不会冒冒然的对?殿下进行惩罚的, 想至此,我就对着珑竹道:“有句话叫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他们没有把我们怎么样,那我们就没必要跟他们计较了,” “我们还是尽快赶去阎罗城,和你父亲见面再说,” 小丫头珑竹还是和记仇的,她看上去有些不满的撅着小嘴道:“什么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好不好,” 对于珑竹的这个逻辑我有点儿无言以对,只能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 而见此情形,珑竹就很清楚的知道,我并不想在?殿下这帮人的身上浪费时间, 所以珑竹就狠狠的瞪了?殿下一眼道:“?志虎,这次我爸爸不跟你计较,下次你要是还敢跟我们作对的话,姑奶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被小萝莉珑竹给熊了一顿,但在形势比人强的情况之下,?殿下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把头低了下去, 不过在低下头的那一刻,?殿下的双目之中闪烁出了两道刺骨幽寒的冷光, ?殿下从小到大仗着他父亲?煞鬼帝,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一个人低过头,这会儿当着他手下的面,却向我们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颅,这让?殿下对小丫头珑竹和我们又岂能不恨, ?殿下这会儿在暗暗发狠,以后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要把我们这些人全部都抓起来,让我们为他今天所受到的耻辱而受到惩罚, 至于闻人倾城和秦楚楚这两个来自阳间的绝世美女,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体验一下这两个阳间美女的滋味, 而就在?殿下在那里低着头发着狠之时,我们一帮人却连看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各自返回了自己乘坐的轿子之中, “不要浪费时间了,我要在半天内抵达阎罗城,” 在小萝莉珑竹吩咐了一声之后,抬着轿子的那些紫面鬼们就拼尽了全力,加快了速度,风驰电掣的向着前方而去, 接下来用了差不多半天时间,我们终于抵达了一座无比雄伟的城市, 远远看去,坐落在那里的这座城市,就好像一只打算择人而噬的洪荒巨兽一般, ?色的城墙,?色的城门,整个城市只有一个色调,那就是肃杀而又阴森的?色, 这座城市给我的感觉,竟然和洞天福地之中的幽冥城非常像,只不过在这座城市的城门上方,所刻的三个蝌蚪文字并不是幽冥城,而是阎罗城而已, 这幽冥城和阎罗城之间,是不是存在着什么关系呢, 仔细想想,我觉的几乎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幽冥城在阳间的洞天福地,阎罗城在阴曹地府,这两者之间又怎么可能会有关系呢, 看来应该是我想多了, 就这样,在我胡思乱想着的同时,抬着轿子的紫面鬼已经来到了阎罗城的城门前, 城门前的门卫清一色的全都是?脸鬼王级别的恶鬼,见我们这十几顶轿子来到了城门前,立刻就迎了上来,用手中的武器挡住了我们, 此时城门口有不少的阴魂厉鬼想进入阎罗城之中,阴魂厉鬼的级别有高有低,级别最低的是红厉鬼,级别高一点的有摄青鬼和?脸鬼, 像鬼中至尊这种级别的鬼,我连一个都没有看到, 由此看来,鬼中至尊级别的鬼,就算是在阴曹地府之中,也并不多见, 而就在我正对阴曹地府和阎罗城的情况做着一个判断之时,珑竹从轿子之中把身子探了出来,把她手中的阎罗令冲着城门口的门卫们晃了一下, 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珑竹亮出她的阎罗令,就在她从轿子里面探出了身子之时,城门口的门卫们已经全部都认出了她的身份, “珑竹公主,是珑竹公主回来了,” “我等见过珑竹公主,” 在七嘴八舌的说着话的同时,无论是城门口的门卫,还是准备进入城门的那些阴魂厉鬼们,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地上,对着珑竹所坐的那顶轿子行起了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