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诡异的阎罗殿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诡异的阎罗殿

作为阎罗王陛下的女儿,而且还是阎罗王陛下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珑竹在阎罗城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说句毫不夸张的话,珑竹在阎罗城,可以说拥有着一鬼之下,万鬼之上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确认了珑竹的身份之后,整个城门口的所有卫兵,以及那些阴魂厉鬼们,一个个全都跪了下来,对着珑竹行起了礼。 而对于珑竹来说,她早已经习惯了这些,所以她并没有感到有任何意外,反而催促起了抬着轿子的紫面鬼。 “快进城,直接去城中心的阎罗殿,我有好久没见到父王陛下了,我要在第一时间见到他老人家!” 在珑竹说出了这话之后,那些抬着轿子的紫面鬼们没有任何犹豫,按照珑竹的吩咐直奔阎罗城的城中心而去。 至于城门口的那些卫兵和阴魂厉鬼们,直到我们这十几顶轿子远远的离去之后,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又恢复了之前的秩序。 在阎罗城这座巨大的城市之中有无数的阴魂厉鬼,可以说整座城市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到处都是阴魂厉鬼,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到了北上广深那样的大城市一样。 而且因为城市中阴魂厉鬼的数量太多的缘故,抬着轿子的紫面鬼就不能像在外面一样,抬着轿子横冲直撞,风驰电掣一般的行走了。 就这样,我一路上观察着阎罗城内的情况,用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我们这十几顶轿子,被抬到了一座气势雄伟,犹如古代官衙一般的建筑之前。 这栋古代官衙一般的建筑位于阎罗城的正中心位置,在正门口的顶部用蝌蚪文刻着阎罗殿三个字。 我们一帮人下轿之后,那些抬轿子的紫面鬼给珑竹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退到了一边,但我却看着阎罗殿这三个字,脑海之中思绪万千。 在我的印象之中,阴曹地府有阎罗殿,有奈何桥,有黄泉路,但自从来到了阴曹地府之后,所见到的情况,却和我想象之中的大不一样。 所谓的黄泉路和奈何桥,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这会儿我眼前的阎罗殿,却总是给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正常情况之下,阎罗殿是十殿阎君处理事务的情况,是阴曹地府之中的最高权力机构。 按道理来说,我眼前的这座阎罗殿,应该给我一种气势磅礴,雄伟壮观,让人有点儿叹为观止,一看到就会心生敬畏的感觉。 但我眼前的这座阎罗殿,给我的这种感觉却并不强烈! 而就在我们对这座阎罗殿进行着观察之时,阎罗殿正门的卫兵第一眼就看到了小萝莉珑竹。 “公主!是珑竹公主!珑竹公主回来了!” 在一个卫兵喊了一嗓子之后,不仅门口站着的几名卫兵向我们跑了过来,就连阎罗殿里面,也窜出来了好几个卫兵,向着我们跑了过来。 一跑到珑竹面前,这些卫兵和城门口的门卫一样,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地上,冲着珑竹行起了礼。 “见过珑竹公主!” “珑竹公主您终于回来了,陛下可是念叨你很长时间了!” 在听到这些卫兵们七嘴八舌的所说的话之后,珑竹急忙回应着他们道:“父王陛下在不在殿内?好久没有见他老人家,我也想他了!” 听到珑竹这话,一名卫兵立刻就回应着道:“陛下带着军队出征阿鼻地狱了,不过我可以点燃信香,只要知道你回来了,陛下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来。” 珑竹点了点头道:“你告诉父王陛下,就说我从阳间带了客人过来,让他尽快赶过来。” 因为珑竹的出现,阎罗殿的这些卫兵们全都把注意力放在了珑竹的身上,对我们一帮人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这会儿听到珑竹说我们是她从阳间带来的客人,这些卫兵们一下子就把视线转移到了我们的身上。 结果在盯着我们仔细打量了一番之后,着实把这些卫兵们给吓了一大跳。 “珑竹公主,你,你竟然把活人从阳间带到了我们阴曹地府?”一名卫兵结结巴巴的道。 另外还有一名卫兵看上去有些担心的道:“珑竹公主,让阳间的活人进入阴曹地府,这可是违反了我们阴曹地府的规矩的,你要知道,陛下他可是最看重规矩的!” 对于这两名卫兵所说的话,珑竹看上去很不耐烦,皱着眉头挥了挥手之后,珑竹说道:“你们赶快去点燃信香通知父王,其他的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珑竹是阎罗王的掌上明珠,既然珑竹都这么说了,那些卫兵们就不敢再多说什么,在对着珑竹又行了一礼之后退了下去,按照珑竹所吩咐的,去联系阎罗王陛下去了。 接下来珑竹就带着我们进入了阎罗殿之内。 作为阎罗王陛下的女儿,以珑竹的身份在阎罗殿之内自然是畅通无阻,我们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的勾魂使者,牛头马面,以及判官之类的相关人物。 而这些阎罗殿内的相关人物,对待珑竹的态度全都毕恭毕敬的,由此可见,珑竹这小丫头被阎罗王陛下宠爱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就这样,在珑竹把我们一行人带到了阎罗殿的正殿之后,我们就坐在椅子上静等着阎罗王陛下的到来。 在这期间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阎罗殿的正殿,却发现这阎罗殿的正殿和我想象之中的好像大不一样。 虽然这阎罗殿的正殿之中有勾魂使者和牛头马面,还有判官文书之类的相关人员存在,但这些相关人员的级别,却全都仅仅是黑脸鬼王的级别,连一个鬼中至尊级别的都没有。 阎罗殿可是阴曹地府的最高权力机构,在阎罗殿之中的工作人员,实力等级就如此之低吗?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在这座阎罗殿之中,就算是勾魂使者和牛头马面之类的工作人员,在数量上也没有多少,撑死了不过几十个而已! 仅靠着这几十个实力弱小的勾魂使者和牛头马面,如何来处理阴曹地府之中亿万阴魂厉鬼的事务? 这特么的简直太扯淡了! 甚至这让我有点儿怀疑,我是不是来到了一个假的阎罗殿! 但珑竹又不可能骗我,她不可能把我带到一个假的阎罗殿来啊! 就在我正一脸凌乱的想着这些之时,从阎罗殿外面传来了一个高昂而又洪亮的声音。 “阎罗王陛下驾到!” 随着这个声音传进了殿内,小丫头珑竹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喜色,向着殿外跑去。 “父王陛下,我想死你了!” 这时阎罗王陛下已经走进了殿内,正好迎面碰到了珑竹这小丫头。 “乖女儿,好久不见,可真是想死为父了!” 之前我所见到的阎罗王陛无比的威严,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敬畏之感,但这会儿的阎罗王陛下,在把小丫头珑竹抱了起来,抱在了他的怀中之时,看上去却是那么的慈爱和宠溺。 此时此刻的阎罗王陛下,他就是一个无比疼爱自己女儿的父亲,而并不是让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五更的阎罗王。 在把珑竹抱了起来之后,阎罗王陛下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我们一帮人。 或许是来之前他的手下已经告诉了他,对于我们一帮活人出现在阎罗殿,阎罗王陛下看上去并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和我们姜氏一族有着颇深的渊源,所以我并不需要对着阎罗王陛下行礼。 在抱着珑竹坐到了宫殿最高处的案台后面坐了下来之后,阎罗王陛下一脸威严的问着我道:“你们是怎么来到阴曹地府的?” 还没有等到我做出回答,珑竹这小丫头就抢着回答道:“爸爸的实力需要提升,但在阳间已经很难做到了,所以我才带着他们来了我们阴曹地府。” 以十殿阎君和我们姜氏一族的关系,阎罗王陛下自然是知道我到阴曹地府来的目的,但这会儿听到珑竹所说的话之后,阎罗王陛下脸上的表情却表现的有点儿不大自然。 要知道,阎罗王陛下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可是一个时代的人物,但珑竹这小丫头管我叫爸爸,这不是拉低了阎罗王陛下的辈分吗? 但想让珑竹这小丫头改口,无论是我还是阎罗王陛下,都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件很难实现的事情。 所以阎罗王陛下脸上的表情虽然不大自然,但他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在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之后,阎罗王陛下问着我道:“到我们阴曹地府来,对你的实力提升确实会有帮助,但阴曹地府的鬼门关,只容许阴魂进入,你们这些活人是怎么进来的?” 说到这里,阎罗王陛下紧皱着眉头,一脸肃穆的道:“而且按照我们阴曹地府的规矩,是不容许在阴曹地府之中有阳间的活人存在的。” “你们擅自闯入了阴曹地府,这相当于破坏了我们阴曹地府的规矩。” 对于阴曹地府的规矩,我早就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我们能来到阴曹地府,就不可能会因为阴曹地府的规矩而离开。 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而且规矩既然是人定下的,那就能让人改变。 所以当阎罗王陛下说到这里之时,我直接从纳戒之中把九环锡杖拿了出来。 我相信,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只要阎罗王陛下见到了九环锡杖,就不会对我们闯入阴曹地府有什么异议了。 “阎罗王陛下,我是用这柄九环锡杖破开了鬼门关的大门,才能进入阴曹地府的。” 在说着话的同时,我用双手把九环锡杖向阎罗王陛下递了过去。 但阎罗王陛下根本就没有从我的手中接过九环锡杖的意思,而是直接干脆的摆了摆手道:“既然能破开鬼门关的大门,那这柄九环锡杖肯定是真的,你就不用再给我看了!” “既然他把九环锡杖给了你,那说明你们进入阴曹地府,是经过他同意的,那我们十殿阎君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凭你们姜氏一族和我们十殿阎君的关系,我们自然是欢迎你来到地府!” 说到这里,阎罗王陛下那充满着威严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一抹笑容。 而这时,我却在想,看来阎罗王陛下所说的那个“他”和我猜的是同一个人。 “他”就是当初的至善大师! 或者说,当初的那个至善大师,是他的一个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