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四处求援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四处求援

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以来,王氏的日子虽然过的很自在,但只要一想起岳王爷父子三人那不屈的眼神,想起她活着之时所做下的事情,王氏就情不自禁的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尤其是在从一些渠道听说岳王爷率领着几万名岳家军专门和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为敌,口口声声的说要向他们几个奸贼讨还公道之时,王氏的恐惧之心就更加加深了几分。 仗着阿拉优达鬼帝对她的宠爱,王氏给阿拉优达鬼帝说过许多次,让阿拉优达鬼帝亲自带兵去西极域诛灭了岳王爷父子三人,以及那几万名岳家军死后所化的阴兵。 但阿拉优达鬼帝却始终认为岳王爷成不了气候,而且东极域和西极域之间的距离又那么远,他根本就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岳飞,专门去一趟西极域。 就这样,在阿拉优达鬼帝一拖再拖之下,被拖了好几百年。 渐渐的,就连王氏也忘了她还有岳飞这个对她恨之入骨的生死仇敌。 而此时此刻,当从阿拉优达鬼帝那里听到了她的死对头岳飞的消息之后,王氏的脸色,瞬间就变的极度难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王氏竟然有一种末日即将降临的感觉。 在王氏看来,既然岳飞和我们拥有着荡平西极域的实力,那荡平东极域,对我们来说也不会是什么太难做到的事情。 而一旦我们能够荡平东极域,那岳飞会放过她吗? 当年以“莫须有”的罪名陷害岳飞,而这“莫须有”的罪名,正是王氏给奸相秦桧提出的建议。 也正是因为提出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王氏才会遗臭万年,被列入了陷害岳王爷的四大奸贼之一。 如果东极域被我们所荡平,她无论是落入了十殿阎君还是岳飞的手中,都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想到这里之后,王氏直接跪在了阿拉优达鬼帝的面前。 “陛下,那岳飞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您要是不管我,我就死定了!陛下您可一定要救我啊!” 一边用娇滴滴的声音向阿拉优达鬼帝求救,王氏一边抱住了阿拉优达鬼帝的大腿,把她的身体使劲儿的贴了上去。 宫殿内这会儿还有阿拉优达鬼帝手下的其他恶鬼,光是鬼中至尊级别以上的,至少有两三百个之多,但这些恶鬼好像见惯了这种场景一样,对于王氏的这种表现,没有丝毫的意外,全都视若不见。 如果说放在平时,阿拉优达鬼帝可能会以为王氏在用这种方式向他撒娇,或者说在用这种方式诱惑他,给他一种比较独特的感觉。 但这会儿看着王氏那一脸紧张和焦灼的表情,阿拉优达鬼帝就很清楚的知道,王氏恐怕确实被吓到了。 伸出双手把王氏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王氏那千娇百媚的脸,看着王氏有些苍白的表情,阿拉优达鬼帝柔声说道:“爱妃你何必如此惊慌?这不是有我在吗?” 说完这话之后,阿拉优达鬼帝直接把王氏抱了起来,把王氏那柔软而又火爆的身体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被阿拉优达鬼帝这样一抱,听到阿拉优达鬼帝那柔和的声音,王氏的情绪稳定了许多。 但不知道为什么,岳王爷临死之前那充满着坚毅,充满着不屈的表情,却始终在王氏的眼前浮现。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了,在最近的这几百年之中,王氏已经很少会想到岳飞这个人了,但此时此刻,岳飞的身影就如同那挥之不去的梦魇一般,永远的停驻在了她的意识之中。 可以说,只要岳飞不死,岳飞不被灭,岳飞不永远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那王氏的心情就无法安宁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氏就把她的头掩埋宰了阿拉优达鬼帝的怀里,撒着娇对着阿拉优达鬼帝道:“陛下,既然地藏王菩萨从阳间弄了几个活人过来,而这几个活人又和十殿阎君敕封的鬼帝,以及岳飞联合到了一起,难道你们这些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就任人宰割,坐以待毙吗?” 听到王氏这话,阿拉优达鬼帝回应着道:“虽然那几个阳间的活人确实和地藏王菩萨有一定的关系,但那几个活人并不能代表地藏王菩萨啊!” “就算是那几个活人能够代表地藏王菩萨,我们这些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又岂会坐以待毙,任人宰割?” 听到阿拉优达鬼帝这话,王氏把头抬了起来,眼神之中带着一抹幽怨,带着一抹楚楚可怜之色,对着阿拉优达鬼帝道:“既然你们这些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不会坐以待毙,任人宰割,那为何整个西极域的所有鬼帝好恶鬼,全部都被那些人给诛灭了个一干二净?” 阿拉优达鬼帝本来是底气十足的,但当听到王氏的这话之后,他一下子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 在这一刻,阿拉优达鬼帝脸上的表情变的无比凝重,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片刻之后,阿拉优达鬼帝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整个西极域有三名七品鬼中至尊,安陀加鬼帝的实力并不比我弱,如果那支队伍有实力荡平了西极域,那岂不是同样有实力荡平我们东极域?” 阿拉优达鬼帝这话一出口,别说他腿上的王氏了,就连宫殿之内的其他鬼中至尊,脸上的表情全都变了。 诚如阿拉优达鬼帝所说,如果有实力荡平西极域,那就有实力荡平东极域,就算是恶鬼的智商都比较低,但这么简单的思维能力还是有的。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距离阿拉优达鬼帝比较近的一名六品鬼中至尊立刻就对着阿拉优达鬼帝道:“陛下,如果那帮人真的有如此强大的实力的话,那我们东极域,南极域,北极域,这三大极域可就危险了!” 站在这名鬼中至尊的对面,另外一名同样也是六品的鬼中至尊说道:“陛下,如果那帮人的实力真的如此强大的话,那我们四大极域就应该联合起来。” “就算那几个阳间之人是地藏王菩萨请来的,我就不相信,我们四大极域的三位域主,再加上梵天鬼帝大人,还对付不了他们?” 听到这名鬼帝所说,王氏在那里连连点头。 “陛下,我觉的他说的很对,我们四大极域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去对付那帮阳间来的人!” “以你们三大域主和梵天鬼帝的实力,肯定能把那帮人全部都给灭了的!” 对于王氏和那名鬼中至尊所提出的这个方法,阿拉优达鬼帝看上去却有些无奈。 只见阿拉优达鬼帝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四大极域之间相隔有几百万里远,让我们四大极域联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啊!” “而且就算是我们四大极域能够联合起来,那我们联合之后,应该到那个极域去对付那帮人呢?” “谁知道那帮人在荡平了西极域之后,究竟会向那个极域发起进攻?” 听到阿拉优达鬼帝这番话,宫殿内的鬼中至尊们纷纷点头,都认为阿拉优达鬼帝说的很有道理。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四大极域联合到了一起,把四大极域的精锐集中到了某个极域,但我们所进攻的,反而却不是这个极域,那岂不是相当于把这个极域的城池,白白的送给了我们。 人都是自私的,鬼同样也是,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就要更加自私了,站在这些恶鬼的角度,是肯定不愿意让我们轻而易举的占据了原本属于他们的城池的。 而就在阿拉优达鬼帝手下的这些鬼中至尊们议论纷纷着之时,一名一品鬼中至尊,匆匆忙忙的从宫殿外跑了进来。 “域主陛下,大事不好了!” 本来阿拉优达鬼帝就像惊弓之鸟一样,这会儿听到这名跑进来的鬼中至尊所说的话,看着那名鬼中至尊脸上慌里慌张的表情,阿拉优达鬼帝粗暴的一把将王氏推到了一边,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快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阿拉优达鬼帝问道。 王氏虽然被阿拉优达鬼帝粗暴的推到了一边,但这会儿的王氏却更加关心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王氏也在一旁催着那名一品鬼中至尊道:“快说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岳飞他们打到我们东极域来了?” 那名一品鬼中至尊其实本来是打算回答阿拉优达鬼帝的,但被王氏这一打断,反而让他愣了一愣。 不过很快这名一品鬼中至尊就反应了过来,然后立刻就回答着道:“启禀陛下,我这边刚刚得到消息,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他们四大鬼帝联手去攻打镇海城之时,被一支突然杀来的队伍杀了个措手不及,四大鬼帝全部都被打散了鬼体,他们所率的阴兵,只有几千名逃了出来。” 这名一品鬼中至尊刚刚说完,王氏和阿拉优达鬼帝基本上就完全能够肯定,打散了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他们四大鬼帝的鬼体,灭了一百多万恶鬼阴兵的,肯定是我们这帮人。 因为在整个东极域,除非东极域的域主阿拉优达鬼帝亲自出手,才拥有灭了四大鬼帝和一百多万阴兵的实力。 在阿拉优达鬼帝没有出手的情况之下,那只能是我们这帮人出手,才会导致这一情况发生。 而既然丰臣秀吉他们四大鬼帝和一百多万阴兵被灭,这就代表着我们这帮人已经来到了东极域。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阿拉优达鬼帝在第一时间就下达了命令。 “传我命令,整个东极域的所有鬼帝,必须带着手下的全部精锐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赴到阿拉优达城来。” “如果那帮人敢来我们东极域,那就在阿拉优达城,让我们和他们决一死战!” “还有,马上向南极域的阿迦修罗鬼帝和北极域的阿克刹鬼帝反馈我们东极域的情况,让他们来支援我们东极域!” “我会在这里坚守城池不出,静等着阿迦修罗鬼帝和阿克刹鬼帝赶来支援。” “如果阿迦修罗鬼帝和阿克刹鬼帝能够赶来,梵天大人也能赶来的话,就算那帮人是地藏王菩萨请来的又能怎样?我们照样有信心把他们给灭了!” 而随着阿拉优达鬼帝的这几个命令的下达,有十来名从一品到四品的鬼中至尊离开了阿拉优达城,四处给阿拉优达鬼帝搬救兵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