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建成元吉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建成元吉

从这兄弟两个鬼体所化的衣着打扮来看,这兄弟两个生前应该是隋末唐初之人, 而且这兄弟两个鬼中至尊的级别,能够达到六品鬼中至尊,这说明这兄弟两个生前绝对不是普通人, 就算是在阴曹地府,在一千多年时间之内,能够成为六品鬼中至尊,这兄弟两个生前要么是大气运之人,要么就是像杀神白起那样,杀人无数的煞气滔天之人, 推断出了这两种可能之后,我就盯着这兄弟两个看起了他们的面相, 一般情况之下,鬼凝聚出来的身体都是自己生前的形象,那怕是成为鬼中至尊之后可以凝聚出任何形象,一般来说,是没有一个鬼中至尊,愿意把自己的形象弄成别人的样子的, 当然,除非像王氏这种女鬼,为了达到她的目的,把自己又老又丑的样子,凝聚成了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 而从这兄弟两个的面相来看,他们生前确实是身份显赫之人,甚至这两个人的身份贵不可言,隐隐约约的有一些帝王之相,在这兄弟两个的身上, 所谓的帝王之相,就是相书之中常说的尧眉舜目,禹背汤腰, 长相带有这种帝王之相的人,就算是没有帝王之名,也至少会有亲王之命,或者郡王之命, 但在仔细看了一番之后,我发现这兄弟两个的面相上虽然有一些帝王之相,但他们俩却并没有帝王之命,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兄弟两个的面相,竟然是典型的横死之相, 马面蛇睛,必遭横死,这是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之中所记载的,而这兄弟两个,全都很不幸的长着一副马面蛇睛, 身具一些帝王之相,有亲王或者郡王之命,但却在中年之时遭遇横死,结合这两个人的穿着打扮,对这两个人的身份我就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定的猜测, 而这会儿听到这兄弟两个一唱一和的跟我们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更加让我确定了对这两个身份的猜测, 于是还没等宋太祖发言,我就直接反问着这兄弟两个道:“既然你们说我们欠下了你们因果,那需要我们帮你们做一件什么事,才能偿还我们所欠下的因果,” 在这兄弟两个看来,坐在宫殿最高处的宋太祖的身份是我们这帮人之中最高的,我不过是一个地阶二品,连天阶都没有突破的小人物,那里有什么资格跟他们说话, 所以当我主动向他们发问之时,年龄大一点的那位就看上去有些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有资格坐在这里,但我却能够肯定,你无法替他们做主,” “所以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年龄小一点的那位也随声附和着道:“除非这话是太祖陛下问的,我们才会说出来,需要你们帮我们做一件什么事,” 而听到这兄弟两个所说的话,我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我这幅平凡而又普通的长相,再加上我这比登天还难提升的实力等级,让我走到那里都要被人轻视,这特么的叫我情何以堪, 不过当听到这兄弟两个所说的话之后,无论是宋太祖还是宫殿内的其他人,看着这兄弟两个的眼神,完全就变的好像看着两个傻逼一样了, 这兄弟两个不知道,但宫殿内的其他人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在我们的这个团队之中,我基本上在不知不觉之间成了整个团队的灵魂人物,就算是宋太祖,在我们这个团队之中的地位都没有我高, 至于让宋太祖坐在宫殿最高处的原因,主要是我们把他当成了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者的缘故, 但这兄弟两个却因此而轻视了我,对我表现的极度不尊重,这就在无形之中给宋太祖他们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接下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宋太祖和宫殿内的其他人先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随后才把目光投向了那兄弟两个, 眼神有些凌厉的从这兄弟两个身上一一闪过,宋太祖这才说道:“我之所以会坐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我是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而是因为他们把我当成了一个长辈,把我当成了一个长者的缘故,” “至于你所说的资格,姜门主他有资格坐在这里,就有资格替我们做主,” “无论你们要我们帮你们做什么事,只要姜门主一句话,我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听从他的安排,” “但你们兄弟两个,却对姜门主如此的无礼,不知道你们是否考虑过后果,” 说这番话之时,宋太祖一脸的威严,岳王爷他们同样也表情凝重的在那里连连点头, 很显然,只要是傻子就不难看出,整个宫殿之中的所有人,全都对宋太祖所说的话表示认可, 那兄弟两个这会儿才意识到他们两个所犯的错误,但这兄弟两个却死活都想不通,为什么我这个天阶都没有达到的小人物,能让宋太祖他们这帮人对我如此的重视, 当然,这兄弟两个既然意识到了自己所犯的错误,那怕是有些想不通,肯定要想办法来弥补一下, 毕竟,他们兄弟两个想靠我们的帮助,来完成他们两个这一千多年以来最大的心愿, 就这样,在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年龄大一点的那位对着我很随意的抱了一下拳头说道:“原来姜门主不是普通人物,适才多有得罪,还请姜门主见谅,” 年龄小一点的那位同样也很随意的拱了拱手道:“我们兄弟两个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姜门主多多见谅,” 从骨子里面来说,这兄弟两个一直都看不起弱者,所以即便是觉的我不是普通人物,在面对着我之时,这兄弟两个还是表现的比较随意,并不像对待宋太祖那样,毕恭毕敬的对着我行礼, 不过对这兄弟两个的态度,我倒是并不怎么在意,而我所在意的,反而是他们的身份,和他们想要我们办的事情, 于是我也很随意的摆了摆手道:“二位不必介怀,我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不过对你们二位要我们帮忙的事情,在你们没有说清楚之前,我却不能给你们一个肯定的答复,” 听到我说不能给他们一个肯定的答复,那兄弟两个表现的明显有些不快,把目光投向了宋太祖,想看看宋太祖的反应, 但宋太祖却没有任何反应,连看都没有看他们兄弟两个一眼,反而把目光投注在我的身上, 在这一刻,这兄弟两个才算是确定,果然和宋太祖所说的一样,我能够做的了我们这些人的主, 无奈之下,这兄弟两个就只能按照我所说,把他们想要我们帮忙的事情说了出来, 只见年龄大一点的那位露出了一脸刻骨铭心的仇恨之色,然后说道:“我想问各位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被自己亲生兄弟所杀死,那你们会不会想着为自己讨还因果,” 宋太祖本来就经历过这种事情,所以在听到这话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回答, 只见宋太祖道:“如果换做以前,在没有认识姜门主之前,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这个因果必须讨还,” “但自从认识了姜门主,听到姜门主所说的那句,天道有轮回,何曾饶过谁之后,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做了一个深刻的反思,” “我觉的你们若是要讨还因果,那先要仔细想想,你们可曾欠下别人什么因果,” “天道其实很公平的,如果不是你们提前种下了恶因,就不会结出恶果,” 岳王爷虽然被奸臣陷害,但他兄弟亲人和朋友,却基本上没有出卖他和陷害他的,所以岳王爷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但这会儿的我,却已经从年龄大的那位所说的话之中,确认了我的判断,确定了这兄弟两个的身份, 于是我就对着那兄弟两个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应该姓李对不对,” 听到我这话,兄弟两个全都吃了一惊,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兄弟两个在阿拉优达城之中待了一千多年,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能够一口说破了他们的姓氏, 最关键的一点,一口说破他们姓氏的,还是我这个阳间来的活人,是他们眼中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 当然,被我一口说破了他们的姓氏之后,这会儿在这兄弟两个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高人了, “我们确实姓李,你是从何而知的,”看上去年龄相对小一点的那位问着我道, 我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说道:“我不仅知道你们姓李,而且我还知道你们两个的名字,” 说到这里,我对着年龄大一点的那位道:“你叫李建成对不对,” 接下来我对着年龄小一点的那位道:“你是他的弟弟,叫李元吉对不对,” “你们所说的那位害死了你们两个的亲生兄弟,就是十殿阎君亲自敕封的唐宗鬼帝,唐太宗李世民,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