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真正的历史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真正的历史

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在我们所熟知的历史记载之中,发动玄武门兵变的唐太宗李世民代表着正义的化身,在这次政变之中他所铲除的他大哥李建成和他三弟李元吉,是两个淫乱后宫,败坏朝纲的奸贼,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奸王, 甚至因为受到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牵连,在李世民登基称帝之后,就连他们两个的子孙后代,也被李世民贬为庶民,被杀死的杀死,流放的流放, 这两个六品鬼中至尊,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在玄武门之变中,被唐太宗李世民杀死的李建成和李元吉, 尤其是李建臣这个当时的太子殿下,是被他的二弟李世民亲手用弓箭射中了咽喉而死的, 对于我这个历史系的研究生来说,根据这两个人的服装打版,和他们言语之间所说的话,猜到他们的身份,就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了, 而对于宋太祖和岳王爷他们来说,作为宋代之人,自然是对玄武门之变有所了解,这会儿听到我道破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名字,宋太祖和岳王爷同样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在那里连连的点头, 李建成和李元吉兄弟两个对我能叫破他们的名字倒是感到非常的意外,盯着我愣了片刻之后,这才反应了过来, “你,你为什么能一口叫破我们兄弟两个的名字,”李建成有些惊奇的问着我道, “我们兄弟两个在阿拉优达城一千多年了,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叫破我们的名字,识破我们的身份,你却为什么能够叫破我们的名字,”李元吉同样也有些惊奇的问着我道, 要知道,当年李建成和李元吉虽然被李世民所杀,但他们的身上却并没有牵扯到太大的因果,所以他们的阴魂被勾魂使者拘到阴曹地府之后,并不需要受到什么惩罚, 对于十殿阎君来说,李建成和李元吉被李世民所杀,是天命所归之事,是唐太宗李世民上位所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所以在出言安慰了一番李建成和李元吉之后,十殿阎君给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一个承诺,说可以让李建成和李元吉的下一世托生到大富大贵人家,给他们两个在下一世做一些补偿, 而且李建成和李元吉在下一世轮回转世之时,肯定能够健康长寿,福泰安康的度过一生, 但李建成和李元吉却对李世民充满了仇恨和怨念,认为李世民欠下了他们的因果, 当然,李建成和李元吉想让十殿阎君帮他们讨还公道肯定是不可能的,李世民是天命之人,是有大气运之人,一旦来到阴曹地府,肯定会被十殿阎君敕封为一方鬼帝,十殿阎君又怎么可能会帮李建成和李元吉讨还公道,帮他们了结因果,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建成和李元吉就认为十殿阎君处事不公,所以李建成和李元吉不愿意接受十殿阎君的安排,不愿意轮回转世,最终成了阴曹地府的两名游魂野鬼, 因为李建成和李元吉没有欠下什么太大的因果,所以十殿阎君就没有去干涉李建成和李元吉,让他们留在了阴曹地府, 李建成和李元吉留在阴曹地府的原因,就是想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以便于有朝一日能够向唐太宗李世民报仇, 为了能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李建成和李元吉用尽了一切手段,但他们两个即便是再努力,和有大气运,大功德在身的唐太宗李世民却还是无法相提并论, 唐太宗李世民被十殿阎君敕封为一方鬼帝,目前他的实力级别已经达到了七品鬼中至尊,就算是他的手下,比如秦琼和尉迟恭这两位,都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这让李建成和李元吉基本上丧失了为他们报仇雪恨,讨还公道的信心, 而这一次,在无意之中帮了我们之后,对于李建成和李元吉来说,就好像抓住了唯一的一个机会一样, 面对着一脸惊奇的李建成和李元吉,我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在阿拉优达城不为人所知,但你们两个在历史中,却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作为一个熟知历史的现代人,从你们的穿者打扮,和你们所说的话,推断出你们两个的真实身份,就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了,”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李建成和李元吉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点了点头, 但接下来李建成却非常好奇的问着我道:“你说我们两个是历史中赫赫有名的人物,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在历史记载之中,我和元吉是什么样的人物,” 李建成有此一问,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我也想通过李建成和李元吉来验证一下真正的历史, 所以我并没有拒绝李建成,而是把正史之中有关他们两个的记载,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讲给了他们两个听, 而在听完了我所讲的正史中记载的玄武门之变,听完了我所讲的正史之中对他们兄弟两个的评价,李建成和李元吉被气的暴跳如雷,在那里跳着脚骂起了唐太宗李世民, 只见李建成在那里怒骂着道:“李世民,你真是太不要脸了,你杀了我们不说,还败坏了我们两个的名声,让史官把我们两个写的如此不堪,我李建成跟你誓不两立,” 李元吉同样也怒骂着道:“李世民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只有把脏水泼到我们两个的身上,才能够证明他的清白,才能够保全他的名声,” 岳王爷和宋太祖他们都是过来人,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历史记载确实有一定的偏颇之处,就像岳王爷一样,如果不是后世的皇帝为他翻案,封他为岳武穆岳王爷的话,他在历史之中也很有可能会被埋没,甚至很有可能会被史官写成一个千古罪人, 宋太祖这位一代雄主更是清楚,历史的书写本来就是掌握在统治阶层的手中的,对于那些记载历史的史官来说,他们只会写统治阶层好的一面,绝对不可能会去写坏的一面, 而这会儿从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反应来看,恐怕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玄武门之变,和历史记载中的有比较大的出入, 就这样,带着对那段历史的好奇,我就主动向李建成和李元吉问起了有关那段历史的情况, 只见我问着李建成道:“根据历史记载,说你们两个淫乱后宫,败坏朝纲,而且还好几次试图加害李世民,所以李世民在无奈之下才发起反击,发动了玄武门之变,杀死了你们两个,” “但你们两个却说李世民败坏了你们的名声,把脏水泼在了你们的身上,那事实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呢,”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问题,李建成和李元吉两个相顾对视了一眼,并没有立刻就回答,而是目光深沉的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片刻之后,李建成沉声说道:“当年父皇封我为东宫太子,让他最信任的刘文静辅佐我,这就足以说明,父皇他认可的是我,他想把皇位传给我,” “我承认,在很多方面我确实不如李世民,李世民的存在,对我的东宫太子之位来说是最大的威胁,” “我三弟元吉劝过我很多次,他说我只有杀掉李世民,才能保住自己的东宫太子之位,才有可能在我父皇百年之后登基称帝,” “但我却顾念兄弟之情,一直都没有对他痛下杀手,” 李建成说到这里,李元吉就一脸不满和不甘的说道:“当初我把李世民约到了我的齐王府,刻意布下了一个杀局,但却因为你的优柔寡断,你的宽厚仁慈,让我们错失了那次杀死李世民的机会,” “如果不是错失了那一次的机会,他李世民又怎么会登上皇位,让史官把我们写的如此不堪,” 听到李元吉这番话,李建成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道:“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就算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但就算是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让我杀死一母所生的通报兄弟,这种事我还是做不出来的,” 本来我对李建成这人不是太认可的,无论是历史上有关他的记载也好,还是他之前所对待我的态度也好,全都让我对他这个人有一定的看法, 但这会儿李建成能说出这番话,让我对他却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 在我看来,无论李建成在历史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无论他做过什么事情,生在帝王之家,却能够有自己的底限,这说明他的本质还是不错的, 既然这样,那恐怕历史上所记载的那些事情,还真有可能是那些为统治阶层服务的史官们杜撰出来的, 想至此,我就正视着李建成问着他道:“那你究竟有没有做出淫乱后宫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