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说客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说客

既然是我的底牌,那肯定要用在关键时刻,这会儿武顺问了起来,我当然是不会告诉他的, 所以我白了武顺一眼道:“梵天鬼帝就算是九品鬼中至尊又能怎样,既然我有这个底气,那我的底牌肯定能对付的了他,” “不过我的底牌究竟是什么,现在是不能说出来的,等到我用出了我的底牌之时,你自然就会知道,” 众人本来对我的底牌很是好奇,但见我这会儿不愿意说出来,就只能把好奇心埋藏在心底,期待着我亮出底牌的那一刻, 宋太祖毕竟是一代雄主,在考虑很多问题方面都比较全面,这会儿见我不愿意说出底牌,他就转移着话题道:“姜门主,按照你的意思,我们需要把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全部联合起来,但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分布在四大极域,总共有十二个之多,要想把他们全都联合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啊,” 听到宋太祖这话,众人又一次纷纷点头,认为他的顾虑是很有道理的, 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联合起来并不难做到,因为毕竟对他们来说,我们的存在对他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但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在过去的几千年以来,一直都处在弱势一方,要想让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联合起来发起反击,那恐怕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在许多人看来,要想做到这一点,那恐怕我们这边的核心人物得全部出动,分别到十殿阎君所敕封的鬼帝那里去说服他们, 但这样一来就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而且还弱化了我们这边的实力,一旦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提前联合到一起向我们一方发起进攻之时,我们这一方反而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早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而且我想的这应对之策,不仅不需要我们这边花费人力物力,还能够极大程度的提高效率,节省时间, 这会儿见宋太祖问了起来,我就对着他微微一笑,但却并没有直接做出回答, 接下来我咬破了中指,用中指血凌空写下了一个生辰八字,然后就开始低声念起了一个人的名字, “薛千秋,” “薛千秋,” “薛千秋,” 听到我竟然念起了轮转王陛下的名字,小兰陵和武顺看上去有点儿诧异,对我突然召唤轮转王陛下感到有些不解,但宋太祖和岳王爷在这一刻却已经想明白了我的意图,全都微微一笑,冲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而就在我念了三生轮转王陛下的名字之后,随着一阵阴风刮起,轮转王陛下飘然而至, 毕竟轮转王陛下是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之一,所以宋太祖即便是在名义上他拥有着和轮转王陛下平起平坐的身份,在见到轮转王陛下之时,他却毕恭毕敬的对着轮转王陛下行了一礼, “见过轮转王陛下,” 随着宋太祖行的这一礼,其他的人也全都对着轮转王陛下行起了礼, “见过轮转王陛下,” 尤其是像陈文浩这种,在见到轮转王陛下之时,直接双膝跪地,对着轮转王陛下连连的磕起了头, 而就在轻轻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众人起来之后,轮转王陛下手握着她的生死簿,笑着对我说道:“姜一,你这次把我召来,肯定没什么好事吧,” 十殿阎君作为天道敕封的正牌阴神,而且掌握着生死薄这件极品先天灵宝,所以即便是十殿阎君的实力级别并不是很高,但在很多方面,十殿阎君却好像有未卜先知之能一样, 尤其是掌控着生死轮回的轮转王陛下,她总是给我有一种高深莫测之感,好像这天底下的所有事情,全都瞒不过她一样, 这会儿面对着轮转王陛下,我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启禀轮转王陛下,这次把您召唤来,主要是有两件事情,想?烦您一下,” 因为跟轮转王陛下打了这么多次交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很熟了,所以轮转王陛下也没有跟我多说废话,直接点了点头道:“以你们姜家跟我们十殿阎君的渊源,你就不用跟我们客气了,” “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你就尽管说吧,” 轮转王陛下这样一说,我就先把目光投向了岳王爷父子三人,在他们父子三人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说道:“第一件事情,我想?烦陛下把陷害了岳王爷的王氏打入十八层地狱之中,让她先受一段时间的惩罚,等到四大奸贼全部都抓起来之后,再对他们进行统一的审判和惩处,” 听到我这话,轮转王陛下点了点头道:“这是小事一桩,你们把王氏押上来即可,” 对岳王爷父子三人来说,他们这些年来最期待的事情,莫过于陷害他们的那四个奸贼受到惩罚,这会儿听到轮转王陛下所说的话,岳云和张宪两个立刻就迫不及待的把用枷锁封禁的王氏押了上来, 而被岳王爷用枷锁封禁之后,王氏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当岳云和张宪从左右两边拖着她的鬼体走来,看到了十殿阎君中的轮转王陛下之后,王氏的鬼体在第一时间就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王氏这会儿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一旦落入了十殿阎君的手中,她必定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轮转王陛下,求求您饶了我啊,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会做坏人了,” 被岳云和张宪丢在了地上,爬在轮转王陛下的面前之后,王氏一个劲儿的向轮转王陛下哀求着,但轮转王陛下却面沉如水,直接拿出了她的生死薄, 随后轮转王陛下厉声说道:“王氏,能以恶鬼之身,投身到普通人家,享受了一世富贵,这对你来说,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如若你行善积德,化解了你与生俱来的恶念,那就算你是恶鬼转世,本王也不会跟你计较,” “但你在阳世为人之时,不仅没有行善积德,反而变本加厉,为虎作伥,陷害忠良,留下了万世的骂名,本王又岂能饶你,” “本王决定先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中的拔舌地狱,每天拔舌九十九次,以惩戒你诬陷忠良,暗中教唆之罪,” 听到轮转王陛下这番话,爬在地上的王氏立刻就被吓的嚎叫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被打入拔舌地狱,我不要每天拔舌九十九次,” 王氏一边嚎叫着,一边拼命的在地上打着滚儿,说实话,我们全都通过阎罗王陛下的生死薄看过拔舌地狱的场景,只要一想到王氏每天要被拔掉九十九次舌头,就情不自禁的有一种头皮发?的感觉,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如果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的真实场景能够被世人所看到,那我估计世界上的坏人立马能减少百分之八十, 但让阳间的人相信,让阳间的人知道有关十八层地狱的情况,却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敬畏之心这种东西,对于世间众生来说,其实是很难养成的, 而就在王氏满地打滚拼命的挣扎着之时,轮转王陛下用他手中的生死薄对着王氏摇了几下,就看到生死薄上投射出了一道金光,把王氏的鬼体笼罩在了其中, 片刻之后,王氏的鬼体就被吸入了生死薄之中, 和阎罗王陛下的生死薄一样,轮转王陛下的生死薄和十八层地狱之间也是建立了关联的,在王氏被吸入生死薄之后,她就被生死薄传送到了十八层地狱中的拔舌地狱, 而且王氏这个六品鬼中至尊,被轮转王陛下用生死薄封禁了法力,变的和一个普通白脸鬼红厉鬼差不到那里去,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需要摄青鬼级别的阴差,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押着王氏进入拔舌地狱之中,让她在拔舌地狱之中接受惩罚, 就这样,随着王氏被打入了拔舌地狱,我把轮转王陛下召唤来的第一个目的就达到了, 接下来轮转王陛下道:“姜家小子,王氏已经被打入拔舌地狱了,你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我笑着道:“接下来我想?烦陛下做的事情,并不仅仅是帮我,而是为了帮整个阴曹地府,” 轮转王陛下白了我一眼道:“少跟本王卖关子,本王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跟你废话,” 我急忙说道:“我想?烦陛下给我们充当一回说客,让你们十殿阎君所敕封的所有鬼帝,率领着手下的阴兵精锐,到阿拉优达城来和地藏王菩萨敕封的鬼帝决一死战,” 对于我所说的这番话,轮转王陛下并没有感到吃惊,好像这一切全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在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轮转王陛下一脸肃穆的对着我道:“姜一,你确定要我帮你做说客去联合其他的鬼帝,你确定要在阿拉优达城和地藏王敕封的所有鬼帝决一死战,”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确定,” 见我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肯定的答复,地轮转王陛下就什么都没有再说, “好,那我帮你做这个说客,” 而随着轮转王陛下的话音一落,她的身影就化作了一团阴风,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