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求求你,杀了我!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求求你,杀了我!

在我们这一方有好几个兵法大家,他们自然是懂的进退,不会死缠烂打, 这会儿见中极域的援兵已经赶到,就没有再继续混战下去,就有条不紊的撤退回了阿拉优达城中, 中极域的援兵因为刚刚赶到,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状况,所以也不方便加入混战之中,就并没有轻举妄动,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这边所有的阴兵和鬼帝全部都撤入了阿拉优达城之中,梵天鬼帝所乘坐的那辆九匹阴马所拉的车辇也终于来到了阿拉优达城的城下, 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还有南北两大极域的其他鬼帝们,还有秦桧和张俊这两个奸贼,全部都毕恭毕敬的来到了车辇之前,对着梵天鬼帝行起了礼, “见过梵天大人,” 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和梵天鬼帝同为一域之主,在身份和地位上并没有区别,只不过梵天鬼帝的实力比他们两个要强大许多而已,所以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在向梵天鬼帝行礼之时,并没有跪在地上,而仅仅抱拳拱了拱手而已, 但对于南北两大极域的其他鬼帝和秦桧张俊来说,他们在梵天鬼帝的面前无论是地位还是身份,全都低了一等,所以他们只能跪了下来,对着梵天鬼帝行了一个跪拜礼, “我等见过梵天鬼帝大人,” 一边在向梵天鬼帝行着跪拜礼,秦桧和张俊一边在偷偷的打量着和梵天鬼帝一起坐在车辇上的那名宋朝书生, 但虽然对这个人感觉好像很熟悉一样,秦桧和张俊在一时半会儿之间,硬是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而和梵天鬼帝坐在车辇上的宋朝书生,却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桧和张俊,他看着秦桧和张俊的目光里,流露出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这时梵天鬼帝不由分说,抓住了宋朝书生的手,对着地上跪着的一众鬼帝和阿迦修罗,阿克刹鬼帝介绍起了宋朝书生的身份, 只见梵天鬼帝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他身边的宋朝书生,然后说道:“他是我的爱妃,你们以后对待他的态度,要向对待我一样,绝对不能怠慢了他,” 梵天鬼帝此言一出,无论是阿迦修罗还是阿克刹鬼帝,还是跪在地上的其他鬼帝,以及秦桧和张俊,一个个全都雷成了狗, 恶鬼虽然是一身恶念,这个世界上卑鄙无耻,淫荡下流的事情,是没有恶鬼所做不出来的,但像梵天鬼帝一样,当着这么多恶鬼的面,承认了他和这名宋朝书生之间的关系,承认了自己是个基友,这可是自从有阴曹地府以来,最具轰动性的一件事情, 宋朝书生这会儿无地自容,如果能死的话,他早就已经把自己弄死了好多回,但他却被梵天鬼帝给控制的死死的,让他连死都无法做到, 此时此刻,在阿拉优达城内北门的城楼之上,我们一方的核心人物全部都站在城楼之上,远远的打量着城楼之下的梵天鬼帝,还有中极域的援兵, 岳王爷从一看到梵天鬼帝乘坐的那架车辇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极不正常, 可以说岳王爷的目光一直都盯在了梵天鬼帝身边的那个宋朝书生的脸上和身上, 岳王爷一生忠义,就算是临死之前,他对那位害死了他的昏君一直都忠心耿耿, 对于害死他的四大奸臣,他有着滔天的怨恨,但对于那位忠奸不分,自私自利的昏君,岳王爷却一直都恨不起来, 而且因为对那位昏君忠心耿耿的缘故,就算是已经过去了一千多年,对于那位昏君的形象,岳王爷却一直都没有忘记, 这会儿在盯着梵天鬼帝身边的那位宋朝书生打量了一番之后,岳王爷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城楼边上,远远的对着那名宋朝书生大声喊道:“陛下,是您吗,微臣岳飞,终于见到您了,” “微臣冤枉,微臣冤枉啊,” 岳飞是七品鬼中至尊,这会儿他站在城楼之上大声的喊了出来,他的声音自然是能够传到对面的阵营之中, 而随着岳飞的声音传出,对于和梵天鬼帝坐在一起的那位宋朝书生的身份,我们一下子就有了一个了解, 那位宋朝书生的身份,竟然是当年的康王赵构,南宋的第一位皇帝宋高宗, 听到岳飞的话,秦桧和张俊同样也把头抬了起来,一下子就确认了宋朝书生的身份, 难怪他们两个看着面熟,原来这名宋朝书生的形象,是宋高宗赵构中年之时的形象,而秦桧和张俊临死之时,宋高宗年事已老,和当前的这幅形象有一定的差距,所以秦桧和张俊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陛下,没想到是您,” “陛下,微臣张俊见过陛下,” 因为曾经在宋高宗的手下为臣,而且宋高宗目前是梵天鬼帝身边的红人,所以秦桧和张俊在确定了宋高宗的身份之后,立刻就对着宋高宗行起了大礼, 但宋高宗赵构却连看都没有看秦桧和张俊一眼,反而把头抬了起来,和城楼之上的岳飞岳王爷,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经历了几千年的时间,这君臣两个之间,终于又一次的相顾对视,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赵构在这一刻,竟然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岳飞所写下的那位脍炙人口,后世传唱了上千年的词牌《满江红》中的这两句话, 当年岳飞为了保家卫国,为了他的天下安定,为了保住他的皇帝之位,抛头颅,洒热血,率领着手下的岳家军拼死血战,这才让他有了和金人谈判的资本,这才让他建立了南宋小朝廷, 然而,当他的日子过的安稳了一些之后,他就忘记了父兄之仇,他就想一直把这样的日子过下去, 而为了维护他的地位,让他那美滋滋的小日子继续过下去,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凭那几个奸臣对岳王爷百般陷害,任凭秦桧和张俊他们在风波亭害死了岳王爷,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觉的愧对岳王爷,觉的他没有脸见到阴曹地府的列祖列宗,生怕受到十殿阎君的惩罚,他就不会以一个人类的身份,加入到恶鬼一方,成为了梵天鬼帝手下的一员, 但让赵构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五百年前,当梵天鬼帝突破境界成为了九品鬼中至尊之后,有一天突然遇见了他,也不知道梵天鬼帝撞了什么邪,梵天鬼帝这个高高在上的九品鬼中至尊,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对他来了电, 随后梵天鬼帝利用他的无上法力,让赵构的实力级别一路提升,在赵构突破成为了鬼中至尊之后,梵天鬼帝就让赵构变成了他三十多岁之时的样子, 而且从此之后,梵天鬼帝就彻底迷恋上了他的这幅样子,,,,,,,, 每一次只要一想到梵天鬼帝对他的所作所为,宋高宗赵构就有一种巨大的羞辱感,他好歹也是坐过一朝天子的人,却没想到竟然在阴曹地府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如果早知如此,那怕是无颜见自己的列祖列宗,那怕是被十殿阎君打入十八层地狱,赵构也绝对不会主动加入到恶鬼一方,成为梵天鬼帝手下的一员, 一念至此,宋高宗赵构对着岳飞大声喊道:“岳卿家,朕错了,朕大错特错了,” “朕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们赵家的列祖列宗,对不起我的父皇,对不起我的皇兄,” “那我君臣一场,在你生前朕虽然对不起你,但朕在这里还要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朕,” “求求你,岳飞,杀了我,你一定要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