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真正的底牌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真正的底牌 上

蛋蛋的智商相当于一个孩子,所以他根本就不会说假话, 这会儿见我们绝大多数人把目光投注在了他的身上,对他寄予了厚望,蛋蛋却把他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一边摇着头,蛋蛋一边说道:“今天在城楼下的那个人很厉害,看到他我有点怕,” “恐怕目前的我,不能把他怎么样,” 像蛋蛋这种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的亘古奇兽,感知力是最为强大的,对于实力的判断,也是最为准确的, 所以蛋蛋说目前的他奈何不了梵天鬼帝,那肯定就不会错, 既然连蛋蛋都奈何不了梵天鬼帝,那我们这边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的了梵天鬼帝, 就算是我们这边的所有高手全部都一起出动,布下上古十大战阵之中威力最为强大的十方俱灭大阵,恐怕面对着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之时,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毕竟梵天鬼帝和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一旦梵天鬼帝出手,恐怕在举手抬足之间,他就可以把我们所有人全都给虐成狗, 而且除了梵天鬼帝之外,对方的阵营之中还有两名八品鬼中至尊,十名七品,若干名六品鬼中至尊, 想到了这些之后,就连神相鬼帝诸葛亮,眉头都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时宋太祖赵匡胤问着我道:“姜门主,你不是说你有一张底牌能对付梵天鬼帝吗,现在到了把你的底牌告诉我们的时候了吧,” 宋太祖这样一说,众人立刻就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神算鬼帝刘伯温就好像看着自己的晚辈一样,目光亲切的看着我,然后问着我道:“姜一,你究竟有什么底牌,能够对付的了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 “难道说,你想用召唤十殿阎君的方式吗,” 作为天机一脉的弟子,神算鬼帝刘伯温自然是知道我们姜氏一族和十殿阎君之间的渊源,所以在刘伯温看来,除了召唤十殿阎君之外,我应该没有其他的底牌, 但如果十殿阎君愿意出手对付梵天鬼帝的话,在过去的这几千年来早就出手了,又怎么可能会等到现在, 在神算鬼帝刘伯温看来,我这个天机门主的面子,不可能比地藏王菩萨还要大, 当然,我的底牌肯定不是十殿阎君,但在此时此刻,我还没有到把我的底牌亮出来的时候, 所以在和闻人倾城相顾对视笑了一下之后,我对着众人道:“你们就放一万个心吧,我肯定有底牌能够对付梵天鬼帝的,” “到了明天出战之时,你们只需要听从我的安排就是了,” 众人见我不愿意说出我的底牌究竟是什么,就不好再继续问,但众人的心里面却全都七上八下的, 等到了第二天,三大极域的恶鬼阴兵加起来总共有一千五百万名左右,把整个阿拉优达城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在梵天鬼帝的率领之下,南北两大极域和中极域的所有鬼帝,全部都排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型,实力由高到低,站立在了阿拉优达城的北门正对面, 在城楼之上看着城下的梵天鬼帝,沉?了片刻之后,我开始一条一条的下达起了命令, “觉慧大师和我,还有蛋蛋,对手是梵天鬼帝,” 听到我所下达的命令,除了闻人倾城之外,众人全都大吃了一惊, 要说让蛋蛋和我一起对付梵天鬼帝,那还勉强能说的过去,但觉慧大师连天阶三品都没有达到,他凭什么跟我一起去对付梵天鬼帝, 恐怕梵天鬼帝只需要吹一口气,就能要了觉慧大师的命啊, 我让觉慧大师跟我一起去对付梵天鬼帝,简直就等于让觉慧大师去送死, 但仔细想想,我是一个从来都不会乱做决定的人,既然我让觉慧大师跟我一起去对付梵天鬼帝,难道说觉慧大师就是我所说的底牌,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众人就向觉慧大师的脸上看去,结果却发现觉慧大师也一脸凌乱和迷茫的看着我,对于我所做出的这个安排感到很是不解, 觉慧大师并不是怕死,怕他会死在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的手下,其实自从他的师尊禅真大师死去之后,觉慧大师早就勘破了生死,但让觉慧感万分不解的是,我所做出的这个安排,能够起到作用,打败梵天鬼帝吗, 对于我和蛋蛋而言,多一个他能有什么用呢, 而就在众人和觉慧大师全都感到无法理解之时,我又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只见我铿锵有力的说道:“还是昨天的那个阵容,再加上小兰陵,顺子,倾城,楚楚,崔鸿基,欧阳寒洛,叶怜心,你们一起布下十方俱灭大阵,必须把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以及三大极域的所有鬼帝全部诛灭,” 只要梵天鬼帝有人能够对付,那其他的鬼帝就不在话下,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虽然难缠一点,但凭借我们一方的整体实力,再加上阵法的威能,只要时间足够,诛灭所有的鬼帝,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接下来我刻意强调着道:“秦桧和张俊那两个奸贼,你们一定要盯死了,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还有三大极域的这一千多万恶鬼阴兵,你们务必要全力以赴,能诛灭多少就诛灭多少,” 片刻之后,随着我的命令下达,阿拉优达城的北城门缓缓的打开,我和蛋蛋还有觉慧大师,慢悠悠的从北城门之中走了出来, 珑竹这小丫头死活要跟着蛋蛋,但考虑到她的实力太低,恐怕连梵天鬼帝的一击都抵挡不住,被我严词拒绝了她, 无奈之下,小萝莉珑竹就只能千叮咛万嘱咐的叫蛋蛋小心,一旦对付不了梵天鬼帝,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千万不要和梵天鬼帝死缠烂打, 甚至小萝莉珑竹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如果我们真的打不过梵天鬼帝的话,那她就用她的方式把她父王阎罗王陛下召唤过来帮忙, 就在小萝莉珑竹打着她的小算盘之时,阿拉优达城的南门也缓缓的打了开来,在神相鬼帝诸葛亮的率领之下,整个阿拉优达城内的核心人物,摆出了一个十方俱灭大阵的阵型,从阿拉优达城的南门之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见我们竟然兵分两路,分别从阿拉优达城的两个城门之中走了出来,而且两路之间,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差距,全都天差地远,就算是梵天鬼帝,也感到一头雾水,有点儿搞不懂我们这是在搞什么鬼,葫芦里卖什么药了, 而就在这时,我和觉慧大师还有蛋蛋,已经走到了梵天鬼帝对面,站在了距离梵天鬼帝大概有三四百米远的位置, 诸葛亮率领着其他人,摆好了阵型,站在了另外一个方向,距离梵天鬼帝他们差不多有个七八百米的样子, 只见我用相气凝聚出了打神鞭,因为我的相师等阶已经达到了地阶一品,所以这会儿我凝聚出来的打神鞭有三尺五寸长,总共有十七节,看上去金光灿灿,和真正的打神鞭已经区别不大了, 把打神鞭握在了手中之后,我对着身后的觉慧大师道:“大师,你什么事都不用做,只需要双腿盘坐在地上,念你们佛门的第一经,《金刚经》就行了,” 听到我这话,觉慧大师先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随后觉慧大师双腿盘坐于地,干脆把眼睛一闭,直接念起了号称佛门第一经的《金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