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底牌 中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底牌 中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觉慧大师跟我之间早有?契,基本上我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这会儿我让他念《金刚经》,他就双腿盘坐在地上,口吐佛音的念了起来, 当觉慧大师往那里一坐念着《金刚经》之时,看上去法相庄严,他的身体之外竟然有一圈淡淡的佛光笼罩, 而见此情形,梵天鬼帝面部的表情就显的极其凝重,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觉慧大师的身上, 虽然在梵天鬼帝的眼中,觉慧大师的实力低微,连天阶三品都没有达到,对于梵天鬼帝来说,觉慧大师不过是一个蝼蚁般的人物而已, 但觉慧大师佛门中人的身份,却让梵天鬼帝忌惮不已,因为毕竟当初度化了他们的地藏王菩萨,就是佛门的大能人物,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觉慧大师之时,梵天鬼帝却从觉慧大师的身上能够感受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几千年之前,在无尽地狱之中,也是一个像觉慧大师一样,看上去平凡而又普通的佛门老僧,手持着九环锡杖,轰开了无尽地狱的大门,进入了无尽地狱之中, 当时的那位佛门老僧,手上的九环锡杖发出了万丈光芒,他的身上也为一团耀眼夺目的佛光所笼罩, 虽然觉慧大师身上的那圈淡淡的佛光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他的气势和地藏王菩萨同样也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面对着觉慧大师,听到觉慧大师所念的《金刚经》之时,梵天鬼帝莫名其妙的感到很是不安, 就在这时,我一只手牵着蛋蛋,站在了觉慧大师的身前十来米的位置,然后用金光灿灿的打神鞭指着几百米外的梵天鬼帝大声喝道:“梵天鬼帝,还不上来受死,” 我们分成了两路,从南北两个门里面出来,梵天鬼帝就已经感到有些无法理解了,这会儿见我主动向他叫阵,梵天鬼帝就更是神情一愣, 因为在梵天鬼帝看来,如果我们联手在一起,布下十方俱灭大阵的话,那或许和他还有一战之力,或许在他的手下还能支撑几个回合, 但我这个连天阶都没有达到的人物,有什么资格在他的面前叫嚣, 就算是我的打神鞭有点邪门,那也仅仅是针对阿拉优达鬼帝他们这些八品鬼中至尊而言, 对于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来说,我的打神鞭就算是再邪门,对他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以梵天鬼帝的手段,我的打神鞭想伤害到他,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我究竟凭什么敢向他叫板呢, 对于这一点,梵天鬼帝敢到很是无法理解, 因为感到无法理解,梵天鬼帝生怕我有什么底牌,所以就显的有点儿迟疑, 而就在这时,我却用更加嚣张和狂妄的语气对着梵天鬼帝叫嚣了起来, “梵天鬼帝,你是不是怕了,你要是怕了,就带着你手下的这些恶鬼滚回无尽地狱去,” “你们从那里来的,就滚回那里去,这样一来就省的我在你们的身上浪费力气,” 梵天鬼帝这几千年以来,一直是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鬼帝之中实力最强大的一个,从来都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表现的像我一样如此的放肆, 这会儿听到我所说的话,梵天鬼帝顿时就怒不可遏, “真是狂妄至极,嚣张至极,你真的以为本尊会怕了你一个小毛孩子吗,” “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本尊就成全了你,” 面沉如水的说着话的同时,梵天鬼帝一步一步的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 虽然梵天鬼帝没有施展法天象地之术,没有把他的鬼体变成三十三丈高,但梵天鬼帝每走一步,就好像一个重于千钧的巨人在行走一样,他的脚踩到地面之时,会发出咚咚的脚步声,就连大地都会跟随着他的脚步声而颤抖, 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想跟随在梵天鬼帝身后,但梵天鬼帝却摆了摆手,意思是让阿迦修罗和阿克刹鬼帝他们站在原地不要动,有他一个就足以收拾了我, 只有宋高宗赵构,因为受到了梵天鬼帝的控制,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梵天鬼帝的身后, 几百米的距离,对于梵天鬼帝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几步踏出就可以达到我的面前,更何况在梵天鬼帝迈出了脚步之时,我同样也迈出了脚步, 可以说在转眼之间,我和梵天鬼帝就面对面的相顾而立,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仅仅只隔了有十来米远, “你先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表现的如此自信,究竟有什么本事,” 表情从容而淡定的看着我,梵天鬼帝淡淡的说道, 我也没有跟梵天鬼帝客气,现在这时候,根本就不是客气的时候,所以当梵天鬼帝的话音一落之后,我就直接祭出了打神鞭,化作了一道金光,向着梵天鬼帝疾射而去, 我用功德之气凝聚而成的打神鞭威力非凡,一旦被打中鬼体,所造成的伤害是不可愈合的, 所以梵天鬼帝早就防着这一点, 就在我的打神鞭疾射而出之时,梵天鬼帝仅仅用他的眼睛瞥了一眼我的打神鞭,立刻就有一道阴气所化的兵刃凭空出现,向着我的打神鞭迎了上去, 一念之间,凝气成形,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他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 而且梵天鬼帝在一念之间用阴气凝聚而成的兵刃和我的打神鞭撞在了一起,然后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声响, “轰,” 随着这一声巨响发出,我用功德之气所凝聚而成的打神鞭竟然被撞了个粉碎,又重新化成了功德之气, 当然,梵天鬼帝用阴气所化的兵刃,同样也返本归源的化成了阴气, “姓姜的小子,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你今天就注定了要死在我的手中,” 梵天鬼帝说话之时一脸的傲然之色,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一个蝼蚁一般, 我用功德之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竟然就这样被梵天鬼帝给破了,这让我无比的失望, 由此看来,我的相师等阶还是太低了一点, 如果我突破了天阶,成为了天阶神相,等到我凝聚出了完整版的打神鞭之时,就不会被梵天鬼帝轻而易举的破了我的打神鞭了, 既然这样,用打神鞭来对付梵天鬼帝,肯定是没什么用处了,所以我就从纳戒之中把弑神枪亮了出来, 这弑神枪虽然没有认我为主,但毕竟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而且弑神枪是混沌宇宙之中最凶戾之气所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尖锐之物,我就不相信梵天鬼帝能够抵挡的住弑神枪, 而当看到我亮出了弑神枪之后,梵天鬼帝的面色一凝,表情显的无比沉重, 实力越强,感知力就越加强大,作为九品鬼中至尊,从我亮出弑神枪的那一刻起,梵天鬼帝就从弑神枪的枪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度强大的凶戾之气, 这股凶戾之气,就算是梵天鬼帝这个九品鬼中至尊,都感到深深的忌惮, 如果说我已经让这杆枪认我为主,我能够调用这杆枪的凶戾之气的话,那他这个九品鬼中至尊,恐怕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这杆充满了凶戾之气的长枪,难道就是我跟他叫板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