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杏黄旗出现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杏黄旗出现

作为地藏王菩萨的万千法身之一,禅真大师早就练成了佛门的五眼六神通之术。 这五眼六神通之中的他心通一旦练成,只要遇到实力比自己低的人,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知道对方心中所想。 我最无法放下和最看重的,是我的亲人朋友和爱人,练成了他心通的禅真大师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这会儿当地藏王菩萨的万千法身回归本体之后,禅真大师就借助这万千法身来打动我。 对地藏王菩萨来说,他要把地藏之位和他的无上法力传给我,所以他必须要让他的万千法身回归。 而对于我来说,只要我接受了地藏王菩萨的无上法力,替代了他在无尽地狱之中坐镇,那我就拥有了和他一样的能力,我同样能够化身千万,在三界六道之中,拥有万千法身。 我只需要随便派一个法身出去,就可以替代我的身份,去做我没有完成的事情。 然而,我的法身真的能够代表我的本尊吗? 我的万千法身之一,能够替代我的本尊吗? 我的万千法身之一,能够替代我陪伴陈婉秋一生一世,甚至生生世世吗? 我的万千法身之一,能够以我的身份和我的父母团圆,让他们享受天伦之乐吗? 我的万千法身之一,能够和我的兄弟姐妹们在一起,和他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吗? 还是那句话,我无法做到四大皆空,六根清净,我不能堪透七情六欲,所以我不能接受加入佛门。 拥有万千法身,拥有无上法力,成为天地间为数不多的强大人物,我并不想用这种方式达到。 然而,虽然我的主观意识是这样想的,但受到禅真大师的《心经》影响,好像我已经被禅真大师给控制了一样,我根本就说不出任何一句拒绝禅真大师的话。 而且地藏王菩萨让他所有的法身归位,很显然他这是为了让我替代他而做的准备。 一旦禅真大师这仅剩的最后一个地藏王的分身归位,那就到了地藏王菩萨把他的无上法力传给我,然后让我坐镇无尽地狱的时候。 不过在我没有点头答应之前,禅真大师还没有到回归本体的最终时候。 所以禅真大师用他那双能够看破过去未来的佛眼直视着我道:“姜门主,到了你表态的时候了!” “你只需要点点头,你就可以获得无上功德,成为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之一!” 在说完这话之后,禅真大师继续念起了《心经》。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随着禅真大师口吐梵音念起了《心经》我渐渐的被禅真大师所影响,从内心深处好像接受了佛门的理念一样。 如果禅真大师再继续念下去,甚至不需要他把《心经》的经文念完,我就很有可能会点头答应了他。 在这一刻,我的意识之中仅存的理智,和我受到了禅真大师所念的《心经》影响的理智在做着斗争,而且我自己的理智,已经渐渐的占了下风。 而就在最关键的时刻,蛋蛋这小家伙却走到了我的身边,主动挽住了我的胳膊。 “爸爸,我不想让你坐镇无尽地狱!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不想看到妈妈流泪!” 随着蛋蛋的这几句一说出口,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陈婉秋,想到了我的爷爷奶奶,和我的父亲母亲。 还有秦楚楚和武顺他们,还有闻人倾城等等。 这让我一下子就变的清醒了过来。 “不,我不!我不能!” 因为拼命的挣扎着,我面部的表情显的极度扭曲,但我却还是拒绝了禅真大师。 因为蛋蛋这小家伙,让他功亏一篑,在关键时刻却让我清醒了过来,这让禅真大师感到很是郁闷。 不过地藏王菩萨为了这一天布局了好几千年,又怎么可能会因为我而轻言放弃? 虽然我已经明确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但无论是禅真大师,还是地藏王菩萨的法相金身,全都装作没有听到。 只见地藏王菩萨的金身法相转向了我,那无比庄严神圣,让人一看到就想跪拜的金身法相对着我道:“姜门主,你只需要点点头,本尊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全部都可以得到!” “从此之后,地藏是你,你就是地藏!” 在地藏王菩萨的金身法相说完了这话之后,从地藏王菩萨的金身法相之上竟然投射过来的一道七彩佛光,照耀在了我的身上。 就在这七彩佛光投射到我身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就感受到有汹涌澎湃的无尽法力,通过这七彩佛光要注入到我的身体。 而一旦这七彩佛光注入到我的身体,我就等于承担了地 藏王菩萨的因果,就算是我自己一万个不愿意,我也得必须接替地藏王菩萨,坐镇在这无尽地狱之中,幽冥血海之上了。 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之间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面杏黄色的旗子,挡住了地藏王菩萨身上投射过来的七彩佛光。 这道杏黄色的旗子,发出了万道金光,在这幽冥血海的上方,简直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本来在幽冥血海之中会有无数的恶鬼生成,但这会儿地藏王菩萨的身上发出了耀眼的七彩佛光,杏黄旗之上也发出了万道金光,只要被佛光或者金光照到,幽冥血海之中的恶鬼在一瞬间就会化为虚无。 要知道,杏黄旗是天地间的五方旗之一,也是混沌宇宙之中产生的三千件先天灵宝之一,而且还是极品先天灵宝那个级别的。 当初封神大战之时,元始天尊把杏黄旗赐给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但后来封神大战结束之后,就从来都没有听人说起过杏黄旗的下落。 这会儿杏黄旗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是谁在使用着杏黄旗呢? 难道是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姜子牙吗?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虽然是大罗级别的人物,但和地藏王菩萨相比,他的实力还差的太远,就算是有杏黄旗在手,他能够抵挡住地藏王菩萨的无上法力吗? 我的脑海之中一时间闪现了无数个念头,而地藏王菩萨的金身法相却冷哼了一声道:“姜尚,你以为有杏黄旗在手,就能够阻止本座吗?” “本座这是赐给你们姜氏一族天大的机缘,让你们姜氏一族获取到无量功德,你为何要不知好歹的阻止本座?” 在地藏王菩萨直接一言道破了他的身份之后,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就不能再继续隐藏身形了。 “姜尚见过大慈大悲的地藏王菩萨!” 随着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穿着一身金黄色的道袍,现身在了我的身前。 在现身之后,姜子牙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对着地藏王菩萨行了一礼。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无论是在道门一方的地位,还是他的个人实力,和地藏王菩萨相比都差的太远,所以在地藏王菩萨的金身法相面前,姜子牙显的有点儿卑微,地藏王菩萨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姜子牙,地藏王菩萨的语气中带着不容否定的口吻道:“姜尚,就算是你有杏黄旗在手,你也休想阻止本座!” “以你的实力,在本座面前不过是蝼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