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十殿阎君的请求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十殿阎君的请求

因为把他的无上法力转给了觉慧大师,所以当地藏王菩萨从幽冥血海之中落到了我的面前之后,地藏王菩萨终于耗尽了他的法力, 此时此刻的地藏王菩萨,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老和尚, 不过地藏王菩萨既然让觉慧大师替代了他,从此之后他可以不受弘誓大愿的限制,那他应该找一个地方潜心苦修,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达到恢复他原先的实力,甚至突破到混元大罗境界才是,他却以禅真大师的身份,跟我打招呼是什么意思, 虽然实力大减,但他的骨子里面却还是实打实的地藏王菩萨,我又岂敢对地藏王菩萨不敬, 所以当地藏王菩萨双手合十,以禅真大师的身份对着我打招呼之时,我急忙也双手合十的做出了回应, “晚辈姜一,见过地藏王菩萨,” 面对着一脸恭敬的我,禅真大师摇了摇头道:“姜门主,在你的面前,只有禅真,并无地藏,” “坐镇无尽地狱的地藏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说到这里,禅真大师把他的手指指向了双腿盘坐在莲花台上,身上散发出了耀眼无比的七彩佛光的觉慧大师, 而觉慧大师这会儿已经闭上了双眼,用梵语诵念着佛门第一经,《金刚经》, 看着已经成为了地藏替身的觉慧大师,我不由的暗自感叹,看来这一切还真是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的, 当初的禅真大师给觉慧大师托梦的时候,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觉慧大师会替代了他的本尊,成为了地藏王菩萨的替身吧, 觉慧大师他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他不仅是地藏王菩萨的亲传弟子,而且最终还成了地藏王菩萨的替身, 这会儿的觉慧大师,自从替代了地藏王菩萨之后,已经彻底融入了地藏王菩萨的角色,诵念着佛经度化起了恶鬼, 而见此情形,我有些无奈又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着禅真大师道:“大师说的有道理,在我面前的,只有禅真,并无地藏,” “这世间的地藏只有一个,发下了弘誓大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也只有一个,而这个地藏只能坐镇在无尽地狱,” 听到我这话,禅真大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道:“姜门主好悟性,真不愧是那五个天命之人中最有可能会成为救世之主的一个,” “老衲想追随在姜门主的身边,跟着姜门主成就一番事业,我想姜门主应该不会拒绝吧,” 禅真大师这话一出口,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脸上的肌肉明显在抽搐,我直接被雷成了狗, 要知道,禅真大师可是佛门大能地藏王菩萨的本尊,在三界之内可是能排的上号的人物,但他这么牛逼的一个人物,却要跟在我的身边,还口口声声的说要跟着我成就一番事业,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禅真大师他也太看的起我了吧, 或者说禅真大师他跟在我的身边,是有什么目的,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脸上的肌肉在抽搐,恐怕是他想到了什么吧, 但禅真大师既然话已经出口了,我还能拒绝吗, 就在我正想着该如何回应之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已经主动替我做出了回应, 只见姜子牙满脸无奈的对着禅真大师道:“能让大师跟随在姜一的身边,那是姜一天大的福分,他又怎么可能会拒绝,我在这里替姜一答应了就是,” 听到姜子牙这话,禅真大师双手合十,对着姜子牙道:“那贫僧就感谢子牙道友了,” 禅真大师口上虽然在向姜子牙表达着感谢之意,但无论是他说话的语气,还是他对待姜子牙的态度,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感谢的意味,反而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大人在对着一个小朋友说着一句无关重要的话一样, 我感到有些不是很舒服,因为毕竟姜子牙是我的祖宗,但姜子牙反而却并不在乎, 在一伸手把杏黄旗抓在了他的手中之后,姜子牙对着我道:“承蒙大师的关照,这一次的阴曹地府之行,你收获了不少的功德,” “现在恶鬼被诛,功德圆满之际,你跟十殿阎君交代一下,就可以返回阳间了,” 姜子牙此言一出,我激动的差点儿跳了起来, 在阴曹地府这个破地方,连个具体的时间观念都没有,我都不知道我们一帮人来到阴曹地府有多长时间了, 就算是大概的估算一下,我估计恐怕也有两三年时间了,这两三年时间渺无音讯,也不知道陈婉秋会急成什么样子, 这会儿阴曹地府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连一分钟都不想继续在阴曹地府待下去了, 虽然我的相师等阶提升的并不尽人意,但此时此刻的我,脑海中只剩下了陈婉秋和我的爷爷奶奶,父母亲人的身影, “老祖宗,那就?烦你赶快带我去见十殿阎君吧,”我说道, 看着我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姜子牙看了一眼禅真大师,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像你这样的人,七情六欲根本就无法断绝,那有资格成为佛门弟子,” “若要度人先要度己,以你的这种性格,能够度的了自己吗,” 在姜子牙说完这话之后,禅真大师脸上的表情显的不大自然,我满脸无奈的耸了耸肩, 而就在我耸了耸肩之后,姜子牙把手一挥,他手中的杏黄旗瞬间就变大了好几倍,把我和禅真大师以及蛋蛋包裹在了杏黄旗之中, 转眼之间,等到我们反应过来之时,姜子牙已经收回了他的杏黄旗,我们三个已经落在了阿拉优达城的城楼之上, 因为阎罗王陛下率领着亿万阴兵包围了阿拉优达城的缘故,三大极域的恶鬼一个都没有逃掉,所有恶鬼被打散了鬼体之后,整个阿拉优达城的周围,到处都布满了纯净而浓郁的阴气本源, 此时此刻,无论是阎罗王陛下带来的亿万阴兵,还是阿拉优达城内的普通阴魂,乃至我们这一方的所有鬼中至尊和阴兵,全都在竭尽全力的吸收着阴气本源, 当然,秦楚楚和闻人倾城几个阳间来的活人不能吸收阴气本源,只能和十殿阎君站在城楼之上, 当姜子牙和我们三个现身在了城楼之上,闻人倾城很是淡定的冲着我微微一笑,秦楚楚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身上,就好像永远都看不够一样,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挪开过, 其他人对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和禅真大师的出现感到很是奇怪,但对于秦楚楚来说,她的世界之中只有我,只要我还在,她的世界就不会崩溃, 就在叶怜心和崔鸿基他们对姜子牙和禅真大师的突然出现,觉慧大师不知所踪而感到很是奇怪之时,十殿阎君却拿着手中的生死薄,对着姜子牙行了一礼, “见过子牙公,” 姜子牙对十殿阎君回了一礼之后道:“我们姜氏一族承蒙诸位阎君大人的帮助,子牙在这里先行谢过了,” “尤其是这一次姜一的阴曹地府之行,无论是对我们姜氏一族,还是对姜一本人,都非常的关键,子牙再次感谢诸位阎君大人的帮助,” 说完这话之后,姜子牙手握着杏黄旗,对着十殿阎君弯腰行了一礼, “子牙公万万不可,这一次要不是有姜门主的帮助,我们十殿阎君根本就奈何不了地藏王菩萨所敕封的那些鬼帝,要说感谢的话,我们十殿阎君更应该感谢姜门主,” 阎罗王陛下代表着十殿阎君连连的摆着手阻止了姜子牙,然后对着我正色说道:“但我们十殿阎君对姜门主还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姜门主能否答应,”“”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