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他老婆是陈婉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他老婆是陈婉秋!

各式各样的办公室L套装,还有各种颜色的丝袜,各种款式的高跟鞋,一双双笔直的大长腿,,,,,, 当这些长相秀丽,甚至可以说用美艳来形容的年轻女子从天一大厦内走出来之时,这些手捧着鲜花的富家子弟们就纷纷出动,态度殷勤的走上前去,把手中的鲜花主动献给了自己的追求对象, 但这些在天一基金上班的女子,好像已经习惯了被人追求和送花一样,眼光不是一般的高,对这些殷勤无比的富家子弟们,表现的并不是太过于热情, 可以说这十几名富家子弟送出去的花,有一大半被拒收,剩下的一小半虽然很勉强的把花收了,但当那些富家子弟们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要请客吃饭,看电影什么的之时,却无一例外的遭到了严词拒绝, 被天一基金的这些女职员给拒绝了,让这些富家公子们感到很是无奈,不过最让这些富家公子们郁闷的是,拒绝了他们的那些天一基金的女职员们,却一个个都像花痴一样的眼神之中带着无尽的崇拜和爱恋,还有痴迷和狂热,把目光投向了傲然挺立在那里的帝天, 这些女职员们可以说全都在做着自己的公主梦,他们是多么的希望,有一个像帝天这样的白马王子,完美到了极致的男人能够看上她们, 然而,就像她们对那些富家公子们不屑一顾一样,她们眼中的完美到了极致的男人帝天,对她们同样也是不屑一顾, 不过这些女职员们也能够理解,因为在她们看来,像帝天这样的男人,在整个天一大厦之中,只有一个女人能够配的上, 在过去的这一年时间之中,每天下午下班之时,帝天都会准时来到天一大厦的门前,手捧着九十九朵玫瑰花,向那个女人表达他的爱意, 但在这一年的时间之中,帝天风雨无阻,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但那个女人却从来都没有接受过帝天的鲜花,也从来都没有对帝天流露出过一个笑脸, 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她都不愿意跟帝天说, 而这个女人,就是天一基金的掌控者,陈婉秋, 此时此刻,就在天一基金的这帮女职员们拒绝了那些富家公子,全都一脸痴迷的把目光投注在了帝天的身上之时,陈婉秋和芊墨两个从天一大厦之中走了出来, 之前的那些富家子弟被拒绝了之后也没有离开,因为对他们而言,到天一大厦来的第一个目的,是为了追求天一基金的员工,而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近距离的欣赏一下陈婉秋这个绝世美人, 那怕是对天一基金的员工的追求暂时没有什么进展,能够近距离的欣赏一下陈婉秋这个绝世美人,对他们来说也算是没有白来一趟, 更何况除了陈婉秋之外,陈婉秋身边的芊墨,也是一名美艳而娇媚的大美人儿, 抱着这种想法,包括死胖子在内,天一大厦门前的所有富家子弟,在陈婉秋和芊墨走了出来之后,把目光投注到了陈婉秋和芊墨的身上, 而就在陈婉秋和芊墨从大厦内的电梯里面出来的那一刹拉,其实我就已经看到了陈婉秋,当看到陈婉秋那憔悴的面孔,愁容满面的表情之时,我只恨不得即刻就冲上去,把她紧紧的搂在我的怀里, 仅仅从陈婉秋脸上的表情,我就已经完全能够想到,这两年时间她是怎么过来的了, 她对我的思念和担忧,不知道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既然我准备给她一个惊喜,就不在乎多等这几十秒的时间了, 或许是因为陈婉秋的心情不好,情绪不高的缘故,每一次当她看到天一大厦的门口有一帮人手捧着鲜花之时,她都感到很是不爽, 尤其是这个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帝天,自从有一次在参加一个宴会之时见到了她之后,顿时就惊为天人,向她发起了疯狂的追求, 那怕陈婉秋告诉过他无数次,说她已经是有妇之夫,她早已经嫁做人妻,但这位帝天投资的董事长却丝毫都不在乎, 而且帝天告诉陈婉秋,不要说她的丈夫不在她身边了,就算是在她的身边,他也不会放弃对她的追求,他一定要打动她的芳心,让她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陈婉秋当时就骂这个帝天说他是神经病,说他永远都不可能, 不要说这辈子了,就算是下辈子下下辈子,她也不可能喜欢上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但帝天却丝毫不在乎陈婉秋对待她的态度,从那一天之后,每天都会准时来到天一大厦的门前,手捧这鲜花向陈婉秋示好, 当然,陈婉秋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面子,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愿意跟帝天说一句, 和每天都一样,当从电梯里面出来,看到天一大厦的外面站着一大帮富家子弟,还有帝天这个自以为是的神经病之后,陈婉秋皱了皱眉头,就主动挽住了芊墨的胳膊,打算尽快离开, 因为想尽快离开,所以陈婉秋就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这时见陈婉秋和芊墨从天一大厦里面走了出来,帝天就主动而殷勤的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捧着鲜花,向陈婉秋抵了过去, 在这同时,帝天用充满着深情,充满着狂热,充满着爱恋,无比炙热的目光看着陈婉秋道:“婉秋,今天是我见到你的第三百八十二天,也是我第三百八十一次给你送花,” “我对你的心,唯天可鉴,我对你的情,唯日月可表,请你无论如何都要接受我的这束鲜花,” 说完这话之后,帝天这小子竟然来了一个单膝跪地,把鲜花举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天一基金的那些女员工们一个个眼冒精光,无一不在幻想着她们会成为被帝天鲜花的女人, 不过心里面虽然这样想着,情绪上也很激动,但天一基金的这些女员工们的嘴上却连一丝一毫的声音都不敢发出,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她们深知能得到天一基金的这份工作,对他们来说有多么不易,有多么珍贵,如果因为他们在这时候发出了什么声音惹恼了陈婉秋的话,那恐怕她们在第二天就会卷铺盖走人, 据说在几个月以前,有一名天一基金的员工,为了讨好帝天,就在帝天上演这一出大戏,跪在了陈婉秋的面前之时,这名员工自作主张的在一旁替帝天吆喝了起来,他大声的喊着在一起,在一起,想让陈婉秋接受了帝天的追求, 在这名员工的煽动之下,另外还有几名其他的员工也加入了其中, 结果,就在这些人擅自起哄之时,陈婉秋却双目一寒,目光凌厉的在那几个大喊着在一起的人身上扫过, 就在第二天上午,这些人全都接到了人力资源部的通知,让他们卷铺盖滚蛋, 而且这些人原本以为他们用这种方式讨好了帝天,帝天会赏他们一碗饭吃,但让这些人没有想到的是,帝天却因为他们得罪了陈婉秋,让陈婉秋不高兴的缘故,在行业内直接封杀了他们,让他们以后连工作都找不到, 在这种情况之下,从那以后,就算是帝天跪在天一大厦的门前向陈婉秋鲜花求爱,也没有人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正常情况之下,和每天一样,陈婉秋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帝天,然后直接和芊墨从帝天的身旁走过, 但就在陈婉秋和芊墨正打算这样做之时,我也学着和帝天一样,手捧着玫瑰花,来了一个单膝跪地, “婉秋,今天是我见到你的第二千三百二十三天,但这却仅仅是我第三次向你送花,” 说到这里,我把头抬了起来,用我那张普通而平凡的脸和陈婉秋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看着我那熟悉的面孔,听着我那熟悉的声音,陈婉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而这时,我的声音还在继续, 只听见我说道:“婉秋,我对你的心,唯天地可鉴,我对你的情,唯日月可表,请你无论如何要手下我的这束鲜花,” 听到我这话,看着和帝天跪在同一排的我,死胖子和那些富家公子们全都认为我疯了, 而且因为我直接盗版了他的话的缘故,帝天的那张英俊至极,简直完美的脸,当时就被气的扭曲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让所有人全都无法相信的是,陈婉秋竟然弯下了腰,伸出双手,眼含着热泪,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那一大束玫瑰花,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当陈婉秋说出这句话之时,我已经从地上站起了身子,而陈婉秋则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我, 之前站在我前面的那个死胖子,这会儿就好像被雷劈了一样,一脸凌乱和懵逼的站在那里,嘴里面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 “他老婆是陈婉秋,” “他老婆是陈婉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