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现在你们可以打电话了!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现在你们可以打电话了!

武顺和小兰陵的前世可都是天阶九品上品金仙级别的存在,武顺得到了他前世的修炼经验,小兰陵则恢复了他前世的记忆,所以武顺和小兰陵在修炼上就不存在任何瓶颈, 那怕是武顺和小兰陵这一世的修炼资质并不算是最好的,但他们两个的修炼速度却一点都不慢, 尤其是在阴曹地府吸收了大量的功德之后,武顺和小兰陵的实力等级直接从天阶四品突破到了天阶六品巅峰, 再加上武顺和小兰陵其他方面的优势,可以说武顺和小兰陵的综合实力,丝毫不比一个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的实力差, 对于京都四少和他们手下的保镖而言,下品金仙级别的实力,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在下品金仙的面前,他们简直就好像蝼蚁在大象的面前一样, 武顺和小兰陵只需要释放出一点儿气势,就能够用气势压迫的他们连动都动不了, 京都四少的保镖,就是被气势所压迫,一动都不能动, 这会儿的京都四少,也被武顺和小兰陵的气势所压迫,连动都动不了一下, 这个过程用了差不多三十秒左右的时间,距离我规定的时间还剩下了一分半钟, 我所说的话,对武顺和小兰陵来说那就是金口玉言,我要求打肿了京都四少的脸,打掉他们一半的牙齿,小兰陵和武顺肯定会在两分钟之内做到, 就在用气势镇压住了京都四少之后,武顺和小兰陵的四只手左右开弓,同时抽起了京都四少嘴巴子, 而且一边狠狠的抽着京都四少嘴巴子,武顺和小兰陵一边还大骂着京都四少, “就你们这德行,还敢打我大嫂的主意,你们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从你们刚才所说的话来看,你们这四个人渣肯定不是什么好货,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你们给祸害了,” “你武爷我专打天下不平,专治各种不服,你们不知道吗,” “还有你们池爷爷我也专治各种不服,专打天下不平,今天撞在我们兄弟俩的手中,只能算你们倒霉,” 一分三十秒的时间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时间, 等到武顺和小兰陵打完之后,京都四少的嘴全都被打肿了,看上去像个猪嘴一样, 等到京都四少狼狈不堪的吐了好几口鲜血之后,他们嘴里面的牙齿,竟然一颗不多,一颗不少的被他们给吐了一半出来, 我给他们的这个任务虽然有一定的难度,但武顺和小兰陵还是完美的完成了, 京都四少可以说从生下来之后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会儿的他们四个,对武顺和小兰陵还有我的恨意,足以装满了三江四海五湖, 不过虽然对我们恨之入骨,但京都四少却很清楚的知道,仅凭着小兰陵和武顺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就不是他们四个目前所能得罪的人,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给他们脱身,给他们向家族求援的机会,那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一旦他们动用了家族资源,就算是武顺和小兰陵不是普通人,他们也有信心能够找回今天的场子, 武顺和小兰陵打肿了他们的嘴,打掉了他们的一半牙齿,他们只恨不得把武顺和小兰陵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甚至不仅武顺和小兰陵,还有我和陈婉秋,乃至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全都不打算放过, 当然,心里面虽然在这样想,京都四少却并不敢在表情上流露出他们内心深处的想法, 只见京都四少中的严少对着陈婉秋弯了一下腰,然后因为牙齿被打掉了一半的缘故,说话之时吐字不清的对着陈婉秋道:“婉秋小姐,我们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您能够原谅我们,” 京都四少虽然嚣张惯了,但他们并不傻,在明知道打不过我们的情况之下,他们又怎么可能跟我们死扛, 当前之际,对京都四少来说,安全离开帝豪大酒店才是最关键的, 一旦安全离开了帝豪大酒店,那就到了他们动用家族的力量报仇雪恨的时间了,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和严少抱着同样的想法的情况之下,京都四少中的其他三个,也全部都弯下了腰,低下了他们那高贵的头,对着陈婉秋和我道起了歉, “婉秋小姐,我们刚才多有冒犯,请您能原谅我们,” “婉秋小姐,我们刚才冒犯了您和您的先生,还请你们大人不记小人过,” “婉秋小姐,我们几个还有点事情,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要说放在两年以前,京都四少低声下气给我们道歉,我可能会放他们一马, 但现在的我,有了阴曹地府之中两年时间的经历,无形之中却已经养成了杀伐果断的性格, 尤其是在和阴曹地府的恶鬼们打多了交道之后,我很清楚的知道,像京都四少这样的人,是不能给他们一丝一毫能够反转的机会的, 像京都四少这样的人,他们为所欲为,无恶不作,就相当于活在人世间的恶鬼,我就应该把他们一次性的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永世都不得翻身, 想至此,我目光阴冷的从京都四少的身上扫过,然后语气冰冷的道:“这地方,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们可以走了,”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一脸阴冷的表情,京都四少全都有一种身体发冷,后背生寒的感觉, 这特么的都已经把他们的嘴打肿了,牙打掉了一半,我还没打算让他们离开,我这是打算干什么, 难不成,我还打算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来收拾他们吗, 就在京都四少颤抖着身体正胡思乱想着之时,我阴沉着脸道:“刚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在教训完你们这几个人渣之后,我会给你们机会打电话的,” “现在你们可以打电话了,” 说完这话之后,我拉着陈婉秋坐到了距离我们两个并不是很远的两张椅子上, 而见此情形,除了平田昭夫和平田一郎有点儿紧张之外,我们这边的其他人全都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平田昭夫之所以会有些紧张,是因为他对京都四少的家族背景比较了解,他生怕我和京都四少闹的太凶,到时候搞不定京都四少背后的那四大家族, 而平田一郎之所以有些紧张,主要是因为他的年龄比较小,并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的缘故, 但这会儿的京都四少,却有点儿搞不懂我这是在唱那一出了, 我摆出了一副完全没有把他们京都四少当回事的架势,这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自信呢,还是我对他们京都四少和他们背后的四大家族不了解呢, 或者说,我这是试探他们,如果他们敢和家族联系,我就会痛下杀手,用更加残忍的手段来对付他们,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京都四少之中的严少就点头哈腰的对着我道:“不用打电话了,真的不用打电话了,是我们冒犯了婉秋小姐,本身就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们怎么能打电话呢,” 和严少一样,其他的三个也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承认着错误,说这件事就此作罢,他们绝对不会给家族打电话,不会找我们的?烦, 但我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他们四个所说的话, “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还不愿意打电话的话,那我只能叫武顺和小兰陵把你们四个从帝豪大酒店的顶楼丢下去了,” 说这话之时,我面露杀机,吓的京都四少中的巩少都尿裤子了, 而对于京都四少来说,这打电话很有可能会死,不打电话也会死,既然这样,那索性就打个电话试试, 京都四少中的鲁少胆子比较大一点,咬了咬他仅剩的那一半牙齿,就把他那镶满了钻石专门定做的苹果手机从身上掏了出来, 这时候的我面无表情,挽着陈婉秋的小手坐在椅子上,正在和陈婉秋含情脉脉的相顾对视,摆出了一副完全没有把他们四个放在眼里的架势, 鲁少再看了一下小兰陵和武顺,却发现小兰陵和武顺面带着笑容,这俩人的目光之中竟然还带着鼓励和期待之色,好像巴不得他给他的家族打去电话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鲁少就直接拨通了他父亲的号码, “爸,我被人给打了,”一接通电话,鲁少就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对着电话那头的他爸说道, 鲁少的父亲在官方可以说是一个身居高位的人物,在接通了鲁少的电话之后,听到他的宝贝儿子竟然被人给打了,立刻就怒不可遏的问起了具体情况, 当着我们的面鲁少不敢说的太夸张,只能说吃饭之时和我们起了一点冲突,结果就被我们这边的人给揍了, 而听到鲁少所说的情况之后,就算是明知道他的儿子是什么德行,鲁少他爸却恶狠狠的在电话那头告诉鲁少,说他这就打电话调集人手过来,一定不会放过打了他儿子的歹徒, 就在鲁少挂了电话之后,我抬起头看了一眼严少和尿了裤子的巩少,还有莫少三个,神情自若的对着他们道:“你们也打电话啊,还愣着干什么,”“”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