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对现代社会的人而言,皇帝这两个字,已经成了过去的代名词, 就算是采取君主立宪制的那些国家,无论是女王还是所谓的天皇泰皇什么的,全都不过是一种象征而已, 真正的权力,掌握在议会和内阁大臣手中, 但帝天这货,在说出他的姓氏的时候,却是如此的理直气壮,如此傲然于世, 这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 皇帝的帝字,在古代是个禁忌字,用帝字做姓氏,恐怕在任何一个朝代,都不会为当朝皇室所接受的, 帝天说他姓帝,是皇帝的帝,如果说他们帝家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这就已经足以说明了帝天所在的帝家的不凡, 但我好歹是历史系的研究生,为什么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姓帝的家族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出现过呢, 如果帝天的家族是从古代传承下来的,不是最近这几十年才兴起的家族的话,是不可能在历史记载中连任何痕迹都没有留下吧, 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有想到任何一个姓帝的家族,于是我就对着帝天道:“无论你是姓皇还是姓帝,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面子这东西,是自己挣的,并不是别人给的,” “无论是他们四个,还是你,只要做了错事,只要违背了法律,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听到我这话,见我竟然对他们帝家没有任何了解,帝天那如沐春风一般的笑脸,立刻就变的阴沉了下来, 当地官方一号和驻军一号同样见我对帝天的身份没有一丝一毫的了解,就给我大概的对帝天的身份做了一个介绍, 在看了一眼帝天之后,官方一号看上去小心翼翼的对着我道:“帝少所在的帝家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家族,每一代帝家的人,只有被确立为帝家的家主,才能够被赐以帝姓,” “至于其他的帝家之人,除了不能姓帝之外,随便姓什么都可以,” “比如五十年前的某某某,四十年前的某某某,三十年前的某某某,二十年前的某某某,,,,,” “还有当今之世的某某某,其实他们全都是帝家的人,” 官方一号所说的这些名字,全都是赫赫有名震耳欲聋的人物,这几个人曾经都是身居高位之人,甚至可以说最核心的那几个人之一, 无论是过去的几十年以前,还是当今之世,按照当地官方一号所说,帝家在最核心的那几个人之中,全都占据了一个位置, 由此可见,帝天所在的帝家,在官方的影响力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后来我才知道,不仅在当今之世,就算是在古代,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帝家对每一个皇朝,每一任皇帝,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虽然改朝换代这种对天下格局都会有影响的事情,帝家很少参与到其中,但帝家的人对权力机构的渗透,却从古至今一直如是,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帝家对官方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可以说官方第一家族,非帝天所在的帝家莫属,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帝天才表现的那么傲然于世,说因为他是帝家的人,我们才必须要给他面子, 然而帝天却并不知道,无论他所在的帝家有多么显赫的家世,无论帝家在官方有着多大的影响力,对我而言都不过是浮云而已, 帝家的家事世再显赫,能够显赫的过阴曹地府的七十七名鬼帝吗, 帝家在官方的影响力有多大,能够大过地藏王菩萨对阴曹地府的影响力吗, 如果帝天知道了我在阴曹地府的所作所为的话,恐怕他就不会这么幼稚的认为,仅凭着他一句话,仅凭着他们帝家在官方的显赫地位和影响力,就让我这个从来都不会妥协的人跟他妥协了, 一念至此,我就和帝天来了一个相顾对视, 在这一刻,帝天的双眸之中锋芒毕露,有两道实质一般的寒光直射而来, 而且在这同时,帝天用传音入耳之法对着我道:“姓姜的,就算你是天机门主,你也奈何不了我帝天想保的人,” “把你的心思放在你的女人身上吧,能保住你的女人,对你来说才是最关键的,” “他们四个,无论做过什么事情,和你都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面对着气势逼人的帝天,我的神情肃穆,态度坚定,就算是帝天的双眸之中投射出来的寒光如同刀锋一般,却对我没有造成丝毫影响, 和帝天直面对视的同时,我重重的摇了摇头, 随后我用掷地有声的语气说道:“他们四个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无论是他们四个,还是他们四个背后的家族,都要为他们所犯下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听到我这话,帝天的面色一凛,而京都四少却勃然变色, 对于京都四少来说,他们毕竟是家族中的年轻一代,从身份和地位上来说要差一点, 以他们所犯下的错误,如果没有帝天的庇护,或许我还真有可能会让他们吃一点亏, 但他们所在的四九城四大家族,在官方可是经营了好几代人,好几十年,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仅凭着我天机门主的身份,能让他们背后的家族付出代价,受到惩罚吗, 在京都四少看来,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别说是我了,就算是帝天所在的帝家,恐怕都很难做到这一点, 想到了这一点,再加上有帝天撑腰,京都四少中的严少就白了我一眼道:“姓姜的,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就凭你那什么天机门主的身份,想找我们四大家族的?烦,简直是癞蛤蟆打喷嚏,口气不小,” 接下来京都四少中的其他三个纷纷发言,全都认为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但对于京都四少这种货色,我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对我而言,我只需要搞定了帝天,就等于搞定了一切, 就在京都四少发言完毕之后,我直接对着帝天道:“我还是那句话,面子是自己挣的,并不是别人给的,你想让我放过他们四个,我倒是有一个很公平公正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听到我这话,帝天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意外,在从头到脚的打量了我一番之后,面带着淡定而又从容的笑容颇有绅士风度的道:“愿闻其详,姜门主请说,” 我同样也淡定而从容面带着笑容道:“你我都是男人,而对于男人来说,权就是拳,只有力量,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 “不如我们两个来对轰一拳,由最终的赢家来决定他们四个的下场,” 听到我这话,帝天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璀璨无比了,京都四少心花怒放,乐的差点儿笑出了声, 京都四少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帝天的实力,强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在四九城最核心的豪门世家子弟之中流传着一个消息,据说帝天曾经让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能够打穿坦克甲板的穿甲弹来轰击他的身体, 结果军方的穿甲弹整整轰了一个小时,帝天身上的衣服被轰的全部都化成了灰,但帝天的身体却变成了金色,就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有被军方最新研制出来的穿甲弹所打掉, 在京都四少的眼中,帝天简直就是天神下凡一般的人物, 而我却要跟帝天来对轰一拳,这特么的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此时,在京都四少的心目之中,已经把我定义成了一个狂妄自大的傻逼, 帝天在看了一眼陈婉秋之后,颇有绅士风度的对着我道:“姜门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