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钦天监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钦天监 下

对于我这个历史系的研究生来说,对钦天监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我再也清楚不过了, 按照正规的说法,钦天监是古代国家的天文台,承担观察天象,颁布历法的重任, 由于历法关系农时,加上古人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直接对应,钦天监的负责人的地位十分重要, 可以说在古代之时,钦天监的负责人的实际地位,就算是和当朝宰相相比,也差不到那里去, 甚至在许许多多有关国家命运的大事面前,钦天监的负责人的意见和态度,比当朝宰相要重要的多, 当然,这仅仅是我对钦天监的了解而已, 我只知道赖老的地位肯定不凡,但我却并不知道的是,在历朝历代的历史之中,甚至在现代社会之中,钦天监的负责人的影响力,究竟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帝天作为帝家的下一代家主,是帝家唯一有资格姓帝的人,而帝家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和历朝历代的皇室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帝天就很清楚的知道,钦天监这个机构,在历朝历代有着多么重要的地位, 钦天监的负责人,影响力能够大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虽然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现代社会,在现代人的心目之中,钦天监这种机构,已经成为了历史,甚至成为了封建迷信,早已经成为了过去, 但以帝天的身份却很清楚的知道,就算是当今之世,就算是现代社会,钦天监这个机构依然是存在着的, 只不过钦天监由明转暗,在以另外的一种形式存在而已, 但钦天监这个机构虽然在暗中存在,但钦天监的负责人对整个国家的权力机构来说,还是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的, 只要关乎到国家气运的重大事件,在需要作出决定之时,权力核心的那几位大佬,全都要征询钦天监的负责人的意见, 只有钦天监的负责人点头认可,权力核心的那几位大佬,才会最终作出决定, 由此可见,钦天监的那位负责人,他对权力核心的那几位大佬的影响力大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帝家的那位虽然位列权力核心的大佬之一,但要是和钦天监的负责人相比的话,帝家的那位的影响力就要差了许多了, 可以说帝家的那位只能代表他自己,但钦天监的负责人,他却能够让权力核心的其他几个大佬同时做出决定, 以京都四少的身份和地位,对钦天监的负责人并不了解,但帝天和省一号,驻军一号,以他们的身份和地位,对钦天监的负责人的身份就有一定的了解了, 最近这几十年来,权力核心的大佬换了好几茬,但钦天监的负责人却从来都没有换过, 而这个钦天监的负责人,据说能掐会算,甚至连过去未来的事情都能够推算到, 就算是帝天家族的那位,在见到这位钦天监的负责人之时,也要毕恭毕敬的称他一声“赖老,” 所以当我在电话中叫了一声“赖老,”之时,无论是帝天还是省一号和驻军一号,已经全都想到了钦天监的负责人赖老, 尤其是当赖老在电话中告诉我,说他算着我也快到回来的时间之时,帝天和省一号,驻军一号已经完全肯定,电话那头的赖老,就是当代钦天监的负责人, 因为只有钦天监的负责人,才有这种能掐会算,推算到过去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的能力, 既然我打电话给了钦天监的负责人赖老,而赖老的影响力又能够直接影响到权力核心的那几个大佬,那在帝天和省一号,驻军一号看来,恐怕无论是京都四少,还是京都四少背后的家族,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所以这会儿的帝天和省一号,驻军一号,看着京都四少之时,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四个死人来看待了, 因为只要钦天监的负责人发话,一旦权力核心的那几位大佬同时下令,彻查起了京都四少以及他们背后的家族所做的事情,以京都四少的所作所为,必然是死路一条, 不过京都四少这四个草包对钦天监却并不了解,这会儿面对着帝天所提出的问题,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愣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京都四少中的莫少一脸不解的问着帝天道:“帝少,钦天监不是古代的天文台吗,这和那个赖老有什么关系啊,” “那个赖老他究竟是什么人啊,他要是出面的话,你们帝家还能保住我们吗,” 莫少所问的,也是京都四少中的其他三个最想知道的,所以这会儿的京都四少,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帝天,等着帝天给他们做出答复, 但帝天却已经没任何心思给这四个蠢货做出答复了, 既然钦天监的负责人已经出面了,那无论是京都四少,还是他们背后的四大家族,对帝天来说已经失去意义了, 而既然京都四少和四大家族已经失去了意义,那他就没有任何必要在这四个蠢货身上浪费时间, 所以在用看死人一样的眼神在京都四少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帝天一脸无奈的道:“你们可以给自己的家族长辈打个电话问一下,就说钦天监的赖老已经介入了这件事,他口口声声的说你们四大家族,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相信到时候你们四个的长辈所做出的反应,会给你们一个准确的答案的,” 说完这话之后,帝天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京都四少,直接转身离开了帝王厅, 本来帝天打算打我的脸,打算在陈婉秋的面前出尽风头,但帝天却万万没有想到,因为对我的不了解,反而让他吃了一个大亏, 以他天阶七品的实力,竟然被我一拳完爆, 以他四九城帝家嫡系传人的身份,竟然被我强势碾压, 这让帝天无比的沮丧,甚至让帝天有点儿气馁, 人往往是不见?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所以那怕是帝天表现出了一副这样的态度,京都四少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家里的长辈,把有关赖老的情况问个清楚明白, 在相顾对视了片刻,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严少率先拿起了他的手机,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 就在京都四少中的其他三个的注视之下,电话那头传来了严少父亲的声音, “怎么样,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打你们的人,是不是已经被抓起来了,” 严少的父亲声音里颇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在想到了他父亲和他们家族所拥有的地位之后,严少的心情略微平静了一点, 只见严少回应着他父亲道:“爸,事情可能有点儿?烦了,打我们的人,是天机门的人,而天机门的门主,刚才打电话给了一个叫赖老的人,” 严少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他父亲已经出言打断了他, “你说什么,你们惹的是天机门主,姜门主他竟然打电话给了赖老,”严少的父亲声音里充满了急切和紧张的问着道, 严少急忙回道:“是的爸爸,我们是得罪了姓姜的,他打电话给了那个赖老,而根据帝少所说,他说那个赖老是什么钦天监的,而且在电话之中,赖老给姓姜的说我们四大家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爸,你说那个赖老他是不是在吹牛啊,他不能把我们四大家族怎么样吧,” 严少在一脸紧张的问着电话那头的他父亲,但他却并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他父亲,已经血压飙升到了高压三百八,低价二百五,心跳骤然加速到了一分钟两百多的地步, “畜生啊,畜生,我们严家,可算是毁在你这个畜生的手中了,” 在挣扎着对严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严少的父亲因为心脏病和高血压发作,直接昏迷了过去, 而严少却并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他父亲已经昏了过去,还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着, “爸,那个赖老他究竟是什么人啊,我就不相信他有那么大的权力,他能把我们四大家族同时搞定,” “爸,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啊,” 见严少父亲不再说话,京都四少中的其他三个同样也给自己的家族长辈打了电话过去, 结果情况都和严少差不多,在了解到钦天监的赖老介入了这件事之后,京都四少的家族长辈,无一例外的全都被吓的昏了过去, “爷爷,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 “爸,你说话啊,你快告诉我那个赖老是什么人,” “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啊,” 虽然心里面已经很清楚,他们四大家族已经大祸临头了,但京都四少还在那里抱着一线希望,拼了命的问着电话那头他们的长辈, 而见此情形,省一号和驻军一号相顾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的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被我点燃了心头的热血,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恐怕这会儿的他们两个,也和京都四少一样,已经六神无主了吧, 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省一号的面色一寒,指着京都四少,给他手下的人下达了命令, “把这四个人渣,全都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