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逆天的巫族手段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逆天的巫族手段

“怎么可能?” 听到陈婉秋所说的话,马志龙简直就无法相信。 陈婉秋用闻香解毒之法,解了他所种下的蛊毒,这在马志龙看来,已经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要说陈婉秋当着他的面,把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的毒性转移到了他和马志虎的身上,打死了他也不会相信。 这种手段,是传说之中,远古之时巫族一脉的手段,陈婉秋这个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绝美女人,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段? 然而见马志龙不愿意相信,陈婉秋却笑了笑道:“你认为不可能,是因为你没有达到我的这种境界,其实只要你能达到我这种境界,想做到和我一样,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 说完这话之后,陈婉秋伸出右手,姿态优雅的打了一个响指。 而随着陈婉秋打了这一个响指,马志龙和马志虎这兄弟两个在第一时间就抱着肚子在地上打起了滚。 这一刻的马志龙和马志虎,只感觉有成千上万条毒虫,在他们两个的身体之内,正在吞噬着他们的血肉,甚至在吞噬着他们的灵魂一样。 这种痛苦的感受,比死亡要恐怖一万倍! 陈婉秋这女人虽然笑颜如花,倾国倾城,但此时此刻,在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的眼中,却比那传说中的罗刹女还要可怕。 “啊!” “不要啊!” “求求你放了我!” “求求你饶了我!” 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抱着肚子拼了命的在地上挣扎着,嘶声竭力的向陈婉秋发出了哀求之声。 但陈婉秋却面无表情,一直让他们身上的疼痛持续了有整整的一分钟时间。 虽然时间仅仅只有一分钟而已,但在这种疼痛之下,这一分钟时间,对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来说,却比一年时间,甚至他们所活的这二十几年还要漫长。 马志龙和马志虎,这会儿可以说生不如死! 如果说死亡能够让他们免除了身上的痛苦,那他们两个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 不过陈婉秋却并没有打算要了他们兄弟两个的命,在达到了震慑和惩罚他们的目的之后,就又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 而随着陈婉秋又打了一个响指,加诸在马志龙和马志虎身上的无尽痛苦,就好像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 但这会儿的马志龙和马志虎,浑身上下却早已经为汗水所打湿,从血肉到骨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 可以说马志龙和马志虎这兄弟两个,就像两只死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瘫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陈婉秋面寒如霜,声音冰冷的道:“我刚才不过动用了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万分之一的毒性,而且我还让这毒性在你们两个身上的所有部位同时发作,这才会让你们两个,享受到刚才的那番滋味。” “如果说我动用了千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的毒性,你们所享受到的痛苦,就会是刚才的十倍和百倍。” “如果说我动用了百分之十的毒性,那恐怕现在的你们两个,早已经被毒性所腐蚀,化成了两团血肉。” 听到陈婉秋这话,躺在地上的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不由的遍体生寒,对陈婉秋的恐惧,可以说达到了极点。 因为这兄弟两个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自从陈婉秋用以彼之道,反施彼身的手段把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的毒性转移到了他们两个的身上之后,他们两个的生死,已经处在了陈婉秋的控制之中。 他们是生是死?或者生不如死,全都在陈婉秋的一念之间。 但马志龙却打死都想不通,为什么陈婉秋这女人会有这种手段? 就算是擅长毒蛊之术的九黎一族,也没有人能够像陈婉秋一样做到这一点吧? 本来马志龙对他的手段充满了自信,认为以他这一年多来所学到的和练成的手段,足以对付这天地下的绝大多数人,但让马志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来一山更有一山高,在陈婉秋这女人的面前,他的那些毒蛊之术,简直就像小孩子的把戏一样! “饶命啊!陈小姐饶命啊!” 这一次,在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用凄惨无比的声音向陈婉秋哀求了起来之后,陈婉秋的目光向着我看了过来。 对于陈婉秋的这番表现,虽然让我很是意外,她所展露出来的手段,简直连我都要被吓到了。 仅仅才跟着我奶奶修炼了一个星期巫族一脉的功法,陈婉秋就厉害到了这种程度,拥有了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手段。 那如果让陈婉秋在修炼个几年,她的实力和手段,会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呢? 陈婉秋修炼巫族功法的天赋如此之高,难道和她天运之女的身份有关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呢? 回头有时间我一定要刻意提醒一下陈婉秋,她可千万不能沉迷于巫族一脉功法的强大之中。 万一要是给她突破到了大巫境界,那她这个天运之女,可就成了为天道所不容的存在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我冲着陈婉秋竖起了大拇指,给了她一个赞赏和满意的表情。 不管怎样,今天这多亏了陈婉秋,如果不是陈婉秋的话,谁知道我喝了神农断肠草的茶,和传说鸩的酒,会不会落得一个肝肠寸断的下场? 虽然说我的功德金身连灭世天雷都不怕,但我身体之内的五脏六腑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能否承受的住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的毒性,我就不得而知了! 陈婉秋一直认为她拖了我的后腿,帮不到我什么忙,而这会儿她实打实的帮到了我,这让她感到很是开心。 只见陈婉秋目光凛冽的扫视了马志龙和马志虎一眼,然后问着我道:“姜一,他们两个怎么处置?你想要他们两个死,还是他们两个活?或者说让他们两个生不如死?” 其实陈婉秋在故意吓唬着马志龙和马志虎,因为如果他真的把马志龙这个马家家主给除掉了,那西北马家就乱套了。 对于目前的天机门来说,稳定是至关重要的,她不能随随便便的把马志龙和马志虎给除掉。 而马志龙和马志虎在听到了陈婉秋的这番话之后,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猛的一翻身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向着我求起了饶。 “门主,饶命啊!” “门主,我们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 “门主,只要您能饶了我这条狗命,我马志龙可以对天发誓,以后一定忠于天机门,忠于您,做你手下最忠诚的一条狗!” 看着跪在地上的马志龙和马志虎,我感到极度的厌恶,但为了天机门的大局,目前我却只能想办法控制了这两个人。 沉思了片刻之后,我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他们两个身体之内的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你是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够控制?” 但陈婉秋却摇了摇头道:“随时随地控制他们两个体内的蛊毒,目前的我还无法做到。” “我只能做到在距离他们两个两三百里的范围之内,引发他们两个身体之内的蛊毒,让他们生不如死!” 听到陈婉秋这话,跪在地上的马志龙和马志虎就像打摆子一样,身体距离的颤抖了起来。 两三百里的范围之内,就可以引发他们身体之内的蛊毒,让他们生不如死,这手段,也太逆天了吧? 然而,让马志龙和马志虎没想到的是,陈婉秋接下来所说的话,更是逆天到了超出他们的想象范围。 只见陈婉秋道:“如果再给我一两年的时间,我要是能够达到奶奶的那个境界,等到了那个时候,无论他们两个身处在任何位置,只要他们还活着,还在地球上,我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够让他们生不如死!” 陈婉秋此言一出,我不得不暗自感慨,这巫族一脉的手段,可真是逆天啊! 这就难怪巫族一脉为天道所不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