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马志龙的机缘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马志龙的机缘

正常情况之下,陈婉秋的手段如此的逆天,她将来肯定会给我起到巨大的帮助,我应该感到很开心才是。 像此时此刻的陈婉秋一样,因为成功的帮到了我,她兴奋激动的像个孩子一样。 但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面总是感觉很不踏实。 巫族一脉的功法如此的逆天,如此的强大,简直让人防不胜防,无懈可击。 一旦修炼了这种功法,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呢?我简直不敢往深处去想。 大魔王蚩尤,远古之时的大能者彼和岸,他们全都是修炼了巫族一脉功法的人,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落得一个好下场。 我奶奶,我妈,还有陈婉秋,他们三个是和我关系最亲的人,但她们三个却全都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 一旦她们三个出了什么问题,那对我而言,所造成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和灾难性的! 可是我又无法阻止陈婉秋和我奶奶,我妈她们三个,因为对她们三个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 她们三个的想法都一样,只不过是想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能力,在灭世大劫降临之时,能够帮助到自己的亲人和爱人而已! 这样,马志龙和马志虎被陈婉秋的手段震惊的无以复加,但我却感到无可奈何,很想让陈婉秋不再去修炼巫族一脉的功法。 即便陈婉秋和我奶奶她们所修炼的,是巫族十二祖巫之最善良的后土祖巫的功法,我总是有一种很不踏实的感觉。 当然,这会儿不是我琢磨这些事的时候,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解决掉西北马家的问题。 既然陈婉秋已经控制了马志龙和马志虎这兄弟两个,那我心头的许多疑问,希望能从马志龙这个马家家主的口得到证实。 “你们两个不用跪在地了,还是站起来吧!让别人跪在我的面前,我其实很不喜欢这样!” 目光从马志龙和马志虎的身扫过,我语气平和的说道。 马志龙和马志虎从来没有想过陈婉秋会主动帮他们化解了身体之内的蛊毒,只要陈婉秋不会发动蛊毒,不让他们再享受之前的痛苦滋味,那对他们来说,足以千恩万谢了。 这会儿听到我让他们起来,这说明我暂时放过了他们,马志龙和马志虎如释重负一般,身的压力瞬间大减。 “多谢门主,门主你真是好人啊!” “多谢门主,门主您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弟两个永世难忘!” 在向我表达了感谢之后,马志龙和马志虎从地站了起来。 不过即便是站了起来,但这会儿的马志龙和马志虎在我的面前却表现的无惶恐和紧张,生怕我一个不高兴,陈婉秋这魔鬼一般的女人,会发动他们身体之内的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这两种蛊毒。 只见我面沉如水的看着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然后沉声说道:“不要跟我说那么多废话,我相信在你们两个的内心深处,只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心里面虽然真是这样想的,但这会儿的马志龙和马志虎又岂敢顺着我的话往下说? 所以马志龙和马志虎连连的摆着手,摇着头道:“不敢,不敢,我们那敢有这种想法?” 我没有在这个问题和马志龙兄弟两个纠缠,直接对着马志龙道:“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行了!如果你敢说半句谎话,那你们兄弟两个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不需要我说出来了吧?” 马志龙和马志虎闻言无惶恐的道:“门主您尽管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相信马志龙这会儿不敢对我有任何隐瞒,于是我问着马志龙道:“你大伯马天雄为什么会把马家家主之位传给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了吗?”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马志龙却露出了一脸的迷茫之色。 沉思了片刻之后,马志龙摇了摇头道:“我到现在都没有相同,我大伯他为什么会让我重新返回马家,把马家家主之位传给我的原因?” “但有一点我很清楚的知道,以我大伯做事的习惯,他肯定留了什么后手。” 听到马志龙的这个回答,看着他脸的表情,我认为他应该没有说假话。 但要是按照马志龙所说,马天雄会留什么后手呢? 想至此,我问着陈婉秋道:“婉秋,你能不能看出来,在马志龙的身,有没有被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下了蛊什么的?” 在我看来,如果马天雄留了什么后手,很有可能会像陈婉秋一样,在马志龙的身下蛊,以此来达到控制马志龙的目的。 陈婉秋自然是能够明白我话里的意思,所以她盯着马志龙和马志虎兄弟两个,仔仔细细的把他们两个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但最终陈婉秋却摇了摇头。 “在他们两个的身,除了我下的蛊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蛊!” 说到这里,陈婉秋的话锋一转,然后继续说道:“但如果下蛊之人的手段我高明,那他下的蛊,我看不出来了。” 听陈婉秋这样一说,我很难做出具体的判断了。 如果和我猜测的一样,大魔王蚩尤附身在了马天雄的身,那以大魔王蚩尤的手段,在马志龙的身下蛊,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 像当初他给黎月下蛊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我们根本没有人能够发现的了。 以大魔王蚩尤的手段,恐怕陈婉秋要高明的多。 如果大魔王蚩尤在马志龙的身下了蛊,那以大魔王蚩尤的手段,控制马志龙并不是一件太难做到的事情了。 有一点我必须要时刻提醒着自己,如果大魔王蚩尤也在马志龙的身下了蛊的话,那恐怕以陈婉秋的手段,未必能够百分百的控制马志龙了。 对我们而言,马志龙成了一柄双刃剑,一个不慎,反而会对我们造成伤害。 这样,在有了这个想法,默默的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够对马志龙掉以轻心之后,我继续问着马志龙道:“你大伯马天雄把马家的家主之位传给了你之后,他和马慧芳究竟去了那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问这话之时,我一脸的严厉之色,仿佛只要马志龙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会让他再次体验生不如死的感觉一样。 只见惶恐之至的马志龙噗通一声又跪了下来,跪在了我的面前。 “门主,不是我有心隐瞒,我是真不知道我大伯他去了那里啊?” “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知道我大伯去了那里,那让我被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 为了取信与我,马志龙连连发下了好几个毒誓。 其实我基本已经能够肯定,老谋深算的马天雄是不会把他的行踪让马志龙这个草包知道的。 我这会儿之所以这样,只不过是想最后的肯定一下而已。 接下来我又问着马志龙道:“能够用神农断肠草泡茶,还能在青稞酒里面下毒,这应该不是你马志龙的手段。” “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的这手段,是从那里学来的?” “是马天雄临离开之前教给你的,还是你通过别的渠道学来的?” “还有,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像这种世所罕见的东西,你是从那里得来的?” 面对着我像连珠炮一样接二连三的提出的问题,马志龙根本不敢有任何隐瞒。 只见马志龙道:“当初被我大伯逐出了马家,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有段时间,我流浪到了天水那边,在经过一个荒山野岭之时,到一个山洞之去避雨。” “结果在我避雨之时,那座山洞竟然从里面开始坍塌。” “本来我以为山洞坍塌会把我埋在下面,我的这辈子永无出头之日了。” “但在我万念俱灰之时,在那座坍塌的山洞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洞洞,当时为了逃命,我根本没有多加考虑,直接跳进了那个洞之洞之。” “结果在跳进那个洞之后,我发现这个洞洞,应该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居住在里面。” “在那个洞洞里,我发现了一枚带有存储空间的纳戒,在纳戒之除了有神农断肠草和传说鸩之外,还有一块记载着巫族一脉修炼功法的玉简。” “我正是因为修炼了那套巫族一脉的功法,所以才能用神农断肠草泡茶,才能在您的眼前,把传说鸩下到了青稞酒里面。” 本来我以为马志龙的手段是马天雄教给他的,但根据马志龙所说,好像和马天雄并没有什么关系一样。 看来这马志龙,有他自己的机缘和气运啊! 想至此,我对着马志龙道:“既然这样,那把你在那个山洞之得到的东西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 马志龙这会儿很老实,因为他让那个纳戒认了主,所以在他的心念一动之下,纳戒之的东西一件一件的出现在了他的手。 神农断肠草那怕是经历了不知道几千年还是几万年的时间,看去还是像刚刚采摘下来的一样,一片绿意盎然的翠绿之色。 传说鸩的心磨成的粉,被装在了一个玉瓶之,我估计最多只有二三十克的样子。 但这二三十克传说鸩心磨成的粉,如果全部都倒进了黄河之,恐怕能够毒死黄河下游,成千万的普通人。 记载着巫族一脉修炼功法的那块玉简,只有巴掌大小,面的字是远古时代的甲骨,要用放大镜才能够看清楚。 当然,这对于我和陈婉秋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在用足目力看了片刻之后,陈婉秋的脸竟然浮现出了一脸不屑的表情。 接下来随手把刻着功法的玉简丢给了马志龙,陈婉秋的语气颇为不屑的道:“这套巫族一脉的功法,和后土祖巫的功法差的太远了,算是给你修炼一辈子,也永远都不可能达到我现在的境界。” 本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