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武爷教你怎么做人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武爷教你怎么做人

上一世被当成了炮灰和棋子,死的无比憋屈,甚至可以说死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所以这一世的韩毒龙和薛恶虎,在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恢复了一定的实力之后,就急着想证明自己,想在这一世完成自己上一世的梦想, 在这一世,他们一定要做绝代天骄人物,要无敌于当世,要把这天下的英雄人物,全部都踩在脚下, 可以说玉虚宫的普通弟子萧臻,五夷山白云洞的五夷散人乔坤,还有封神大战之中的其他炮灰人物转世的绝代天骄,基本上全都有着和韩毒龙薛恶虎同样的想法, 在这些人看来,以他们当前的实力,结合前世的法宝和手段,对付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就算是武顺和小兰陵同为天阶六品,和他们的实力级别相当,但武顺和小兰陵的个人手段,又岂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即便是韩毒龙和薛恶虎摆出了架势,其他的人却争着抢着站了出来, 只见五夷散人乔坤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韩毒龙和薛恶虎的前面,然后说道:“所谓杀?焉用宰牛刀,以韩兄和薛兄的手段,对付天机门的这些人,简直就是大材小用,不如就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如何,” “假如我真的打赢不了天机门的这帮人,到时候再劳烦韩兄和薛兄出手如何,” 五夷散人乔坤在言语间虽然表现的比较客气和谦虚,但他眉宇之间的那副傲然之色,却一点都没有掩饰, 很显然,在五夷散人乔坤看来,仅凭着他一个人,就足以对付我们天机门的所有人了, 而见此情形,对武顺和小兰陵的实力最为了解的崔?基和欧阳寒洛还有叶怜心三个,就在那里连连的摇头, 在崔?基他们三个看来,乔坤表现的如此自信和傲慢,他肯定会为之而付出代价的, 但如果说乔坤表现的自信而又傲慢,前世为玉虚宫普通弟子的萧臻,就表现的无比狂傲了, 只见萧臻往前走了几步,挡在了乔坤的身前,目光中充满着鄙夷之色,从我们天机门的人身上一一扫过, 随后萧臻无比狂妄的道:“韩兄,薛兄,还有乔兄,我看你们就不用再浪费力气了,” “收拾天机门的这帮杂碎,我萧臻一个人就够了,” 萧臻这货不仅看不起我们天机门的人,而且在言语之间还带上了脏字,这就是我们所无法接受的了, 武顺这家伙可是有名的暴脾气,听见萧臻这话之后,他在第一时间就有了反应, “小子,看来你是得意忘形过头了,竟然嚣张到了这种程度,” “来来来,既然你的师门长辈没教好你,就让你武爷教一下你怎么做人,” 说话间武顺已经走上了前去,走到了萧臻的对面, 本来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有不少人打算出来亮相,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的, 尤其是恢复了前世记忆,实力提升飞速的几个,都想和萧臻一样,踩在天机门的众人头上,达到他们一战成名的目的, 但这会儿武顺和萧臻已经站好了位置,拉开了架势,让那些没有来的及亮相的,就只能暂时在一边做起了看客, 不过对这些人而言,先了解一下武顺的实力也好,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萧臻帮他们试探虚实,也不见的是什么坏事, 就在抱着这种打算之后,包括韩毒龙和薛恶虎在内,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年轻一代,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核心人物,绝大多数都把目光投注在了武顺和萧臻的身上, 此时此刻,叶怜心和崔?基还有欧阳寒洛,看着萧臻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明显的怜悯之色,因为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恐怕等一下的萧臻,会被武顺给虐的很惨, 几千年之前的那场封神大战之中,萧臻不过是玉虚宫的普通弟子,炮灰一般的人物, 而在这一世,至少在他上一世的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他仍然还是炮灰人物, 只不过萧臻却并不知道这一点而已,他认为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拥有着前世手段的他,在同级之中,可以说是无敌于当世的存在, 武顺和他一样是天阶六品,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对手, 就在目光之中充满着鄙视,充满着不屑的看着武顺的同时,萧臻把右手一扬,一根两米来长的桃木棒就出现在了萧臻的手中, 这根桃木棒看上去干巴巴的,说直不直,说弯不弯,不过是一根很普通的棒子而已, 但萧臻看着这根桃木棒之时,就好像看着一个价值连城,世所罕见的宝贝一样,眼睛里面精光闪闪, 看了几眼他手中的桃木棒之后,萧臻问着武顺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手中的这杆桃木棒的来历吗,” “如果你知道了我手中的桃木棒的来历,我怕你连跟我对阵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们一直都感到很难理解,萧臻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难不成就是这根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桃木棒子, 可这杆桃木棒就算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面的桃树的桃木所作而成的,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这杆桃木棒的威力,能和先天灵宝相提并论了, 就连我都感到很难理解,武顺就更加不理解了, 所以武顺皱了皱眉头道:“小子别吹,你这根破桃木棒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让你嘚瑟成这样,” 听见武顺这话,萧臻冷哼了一声道:“哼,当年我在玉虚门下,做砍柴挑水的童子之时,可是亲眼所见,掌教天尊,他每天都会坐在这杆桃木棒的母树之下,感悟天地至理,修炼无上之法,” 听萧臻这样一说,我倒是听出了一点什么,对萧臻手中的这杆桃木棒的来历,多多少少的就有了一定的猜测, 不过武顺这货的头脑就比较简单,他听的云里雾里的,干脆就直接问着萧臻道:“你说的掌教天尊,应该是元始天尊吧,他在桃树下修炼,和你手中的桃木棒有什么关联,” 见武顺表现的像个白痴一样,什么都不懂,萧臻对武顺就更加看不起了, 在白了武顺一眼之后,萧臻这才说道:“掌教天尊那种级别的人物,在那棵桃树之下修炼,对那棵桃树来说,所获得的好处又岂能是你所能想象的,” “而且桃木本身就为至阳之木,只要吸收了掌教天尊的混元先天之气,必然会成长为这天地之间为数不多的至刚至阳之木,” “就在当年的有一天,趁着给那棵桃树浇水的时候,我偷偷的从那棵桃树上折了一段树干下来,藏在了一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 “而那段树干,就是现在我手中的这杆桃木棒,” 说到这里,萧臻无比得意的道:“你可别小看了我的这杆桃木棒,作为至刚至阳之木,这杆桃木棒可是坚硬无比,而且还是天底下所有阴邪之物的克星,” 萧臻所说的情况和我猜的差不多,但他手中的这杆桃木棒,要是用来对付阴邪之物的话,或许还能有些用处, 但用来对付武顺这个拥有了下品金仙之体的人物来说,恐怕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萧臻竟然把这杆桃木棒当成了他的底牌和致胜的手段,简直是幼稚的可笑而可怜, 这就难怪他上一世被当成了炮灰人物,傻逼逼的跑去送死,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的智商都应该充值了, 而就在萧臻得意洋洋的把他手中的桃木棒的来历讲了出来之后,武顺这货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不就是一根破棒子吗,你特么的给你武爷吹什么吹,” 说话间武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萧臻的面前,在萧臻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已经从萧臻的手中夺过了他的桃木棒, 在下一刻,武顺用双手握着桃木棒,抬起了他的右腿, 接下来,只听见咔嚓一声,萧臻的桃木棒竟然应声而折,被武顺这货给折成了两截,“”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