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张奎和惧留孙的渊源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张奎和惧留孙的渊源

我们姜家的一代代口口相传,讲述了许许多多有关封神大战的故事和人物,所以对封神大战中的人物,我是熟悉的再也熟悉不过了。 这会儿在听到帝天说土行孙的前世死在了他的手下之后,我一下子就猜到了帝天前世的身份。 难怪帝天的这一世如此的逆天,年级轻轻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达到了天阶七品,成就了金仙之体,原来帝天的前世,同样也是一个牛逼哄哄吊炸天的人物。 当年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帮助周武王兴兵伐纣,就在他汇合了八百诸侯,率领着百万大军,势如破竹的来到了距离当时的国都朝哥一县之隔的渑池县之时,却被这渑池县的县令张奎,和他的妻子高兰英,这两口子把周武王和八百诸侯的百万兵马给阻拦在了渑池县外。 而之所以能够把百万大军加无数奇人异士阻拦在渑池县外,是因为张奎和高兰英这夫妇两个实力高强,手段强大的缘故。 为了攻破这渑池县,周武王一方可以说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封神的时候,敕封为五岳大帝的东岳大帝黄飞虎,南岳大帝崇黑虎,中岳大帝闻聘,北岳大帝崔英,西岳大帝蒋雄,全部都死在了渑池县令张奎的手下。 昆仑十二金仙门下,惧留孙的弟子土行孙,同样也死在了张奎的手中。 还有土行孙的妻子邓婵玉,周武王的好几个同胞兄弟,全都死在了张奎和高兰英这夫妇两个的手下。 可以说在周武王兴兵伐纣的过程之中,在渑池县遭遇到张奎和高兰英夫妇,是最为惨烈的一战。 最终张奎夫妇虽然死在了昆仑门下的合力围剿之下,但张奎和高兰英夫妇,却留下了赫赫的名声。 张奎的强大和手段高超,在封神大战之中,可以说是大放异彩。 虽然说张奎是为一个无道昏君而战死,死的很不值得,但作为殷纣王的臣子,在有敌人来犯之时,他可以说是尽到了一个臣子的本分。 天道是最为公平公正的,站在天道的角度,张奎虽然杀人无数,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无可厚非。 而且像张奎的这种情操和气节,是应该受到褒奖的!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一世在轮回转世成了帝天之后,张奎就成了五个天选之人中的一个,拥有了天命之子的身份。 不过对张奎能够成为天命之人我倒是可以理解,但对于张奎所说的他和惧留孙佛有缘,我就感到很难理解了。 要知道,惧留孙佛唯一的一个徒弟土行孙和他的妻子邓婵玉,可是死在了张奎两口子的手里的。 后来为了给土行孙报仇,惧留孙亲自出手,运用了指地成钢之法,在杨戬,哪吒,韦护,这三个昆仑派三代弟子的联手之下,才让张奎被韦陀给打死的。 要说惧留孙佛和张奎有仇我倒是相信,他怎么可能会让张奎的轮回转世之身成为他的有缘人? 想至此,我就问着帝天道:“你说土行孙的前世死在了你的手下,难道你是张奎转世?” 帝天闻言并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道:“对,你说的没错,就在不久之前我觉醒了前世的记忆,我就是当年封神大战之时,渑池县的县令张奎!” “你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当年被我一个小小的渑池县令挡住了百万大军,被我杀死了无数名他账下的猛将,我相信作为姜氏一族的子孙,你对我前世张奎的威名,是有着无比深刻的了解吧?” “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之时,帝天仰天大笑,看上去无比的得意和嚣张。 不过无论帝天有多么得意和嚣张,我并不是很在乎,我最在乎的一点,是帝天他为什么会说自己是惧留孙佛的有缘人? 既然帝天说惧留孙佛用指地成钢之法封锁住了他的洞府,那他能够破了指地成钢之法吗? 如果他能够破了指地成钢之法,当年的他会被惧留孙的指地成钢之法所困,被韦护一杵给轰的灰飞烟灭吗? 一念至此,我又一次的问着帝天道:“既然你是张奎转世,当年做了什么,难道你忘记了吗?” “土行孙是惧留孙唯一的徒弟,但你却杀死了惧留孙唯一的徒弟土行孙,你觉的惧留孙佛会让你做他的有缘人吗?” “无论佛门还是道门,都讲究因果报应,你杀死了惧留孙佛唯一的徒弟,就算他现在是佛门中人,他也不会化解了和你之间的因果,让你做了他的有缘人吧?” 听到我这话,帝天的面色一沉,看上去好像很不高兴一样。 只见帝天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哼!姜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听到帝天这样说,看着帝天脸上的表情,我觉的他和惧留孙佛之间的关系,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尤其是在想到了一些封神大战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之后,我更加肯定了我的判断。 比如张奎他为什么和土行孙一样会地形之术? 而且张奎的地形之术比土行孙还要快。 土行孙的地形之术是日行一千里,而张奎的地形之术是日行一千五百里。 另外还有一点,当时土行孙要去寻找他的师尊对付张奎,但张奎却早早埋伏在了夹龙山飞云洞的洞门之外,等到土行孙现身之后,一刀就把土行孙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要知道,上古之时的仙家洞府,除了自己的嫡系传人和同门师兄弟之外,是很少对外人开放的,张奎他却能知道惧留孙的洞府所在,这就说明他和惧留孙之间,恐怕还真的有一定的关系。 至于张奎和惧留孙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就很难确定了。 而就在我的脑海之中正闪现了无数个念头,对张奎和惧留孙之间的关系,做出了一个猜测之时,帝天却主动给我们说起了他和惧留孙之间的关系。 只见帝天说道:“其实你们并不知道,土行孙并不是惧留孙唯一的徒弟,前世的我才是惧留孙的开山大弟子。” 帝天这话一出口,我倒是还能够接受,但在场人之中的绝大多数,全部都被帝天给雷成了狗。 渑池县的张奎,他竟然是惧留孙的开山大弟子,这个消息也着实是太惊人了一点! 这要是放到几千年之前的封神大战之中,恐怕也有不少人,会被惊掉下巴,惊跌眼球吧! 但为什么在几千年之前的那场封神大战之中,无论是惧留孙还是张奎,都没有一个人对对方的身份有所提及呢? 就在包括我的众人想到了这一点之时,帝天继续说道:“当年惧留孙在一个荒郊野外捡到了我,抚养我长大成人,而且还收了我为徒弟。” “在收我为徒之后,惧留孙亦师亦父,可以说把他的一身所学全部都传给了我!” “惧留孙的地形之术,是昆仑十二金仙之中他的独有法门,在修炼成完整版的地形术之后,就能够在地底下日行一千五百里。” “而在我十八岁那年,当我修炼成了地形术,有一日在荒郊野外玩耍之时,却碰到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 “当时的我,正是懵懂初开的少年之时,第一次见到如此美貌的女子,就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她。” “而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就是我后来的妻子高兰英。” “当时我妻子高兰英跟随她父亲在夹龙山之中采集天材地宝,我对高兰英一见钟情,就跪在地上向她的父亲求婚,要他把女儿嫁给我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