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清纯女孩的故事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清纯女孩的故事 上

莎莎虽然不像岳王爷和关二爷他们一样,生前做下了无数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但莎莎毕竟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的程度, 而十殿阎君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代替天道敕封的阴神,当初也不过才是六品鬼中至尊而已, 所以那怕是只有一个人给莎莎供奉香火,只要这个人的心够诚,莎莎和他之间,就会建立某一种感应, 据我所知,莎莎在阳间并没有什么亲人,她唯一的亲人她的爷爷奶奶,恐怕早就已经轮回转世了吧, 那这个供奉莎莎的人会是谁呢, 按照莎莎所说,这个人是个女的,她曾经还得到过莎莎的帮助,难道说,这个供奉莎莎的人,是当初在丽晶大酒店,被我们所救的那个看上去很是清纯的女生吗, 想来想去,我觉的只有这一种可能, 要是我把我的猜测告诉了莎莎, 而在听我这样说之后,莎莎也认可了我的猜测, “老大,那女孩儿是个好女孩儿,既然她每天都在求我,肯定遇上了什么?烦事儿了,我们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莎莎本来就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这会儿在确定了那个供奉她的人的身份之后,就想在第一时间给到她帮助, 但我们目前在洞天福地,要想去帮助那个女孩,至少要离开洞天福地,先返回西安再说, 说实话和陈婉秋分开了这么久,我也很想念她了,现在有了莎莎的这件事情,我就有一个正当的理由离开洞天福地,去见我心爱的女人了, 至于苏天和宋昊芮老修三个的机缘,我相信有小兰陵和郑海冰云若风他们的帮助,仅仅我的离开,不会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尤其是前段时间帝天那货含恨离开,在吃了狗屎之后,他对我们天机门的人肯定恨之入骨,如果万一他想通过陈婉秋来报复,那陈婉秋的安全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虽然芊墨的实力不凡,手段高超,但帝天那货在恢复了前世的记忆之后,手段又多了不少,万一要是被他给钻了空子呢, 尤其是他的地行之术,这种法术用来偷袭偷窥什么的最为方便了, 突然间想到了这些之后,我就感到更加不安了,我只恨不得现在就出发,离开洞天福地,返回到陈婉秋的身边, 就这样,当天晚上我基本上没怎么睡好,第二天在起床之后,我就把莎莎的情况告诉了众人,然后直接告诉他们,说我想返回洞天福地外一趟, 天机门的这帮人自然是能够理解我,蛋蛋这小家伙在第一时间就欢欣鼓舞的在那里跳了起来,说他很长时间没见到妈妈了,他早就想回去看望一下他的妈妈陈婉秋了, 闻人倾城也能够理解我,而且她还意味深长的告诉我,说我这一次返回洞天福地之外,肯定会大有收获的, 如果说最不愿意让我返回洞天福地外的,恐怕就只有秦楚楚了,但秦楚楚却很清楚的知道,以她目前的身份,在我这里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就算是她很不想和我分开,她很想陪伴在我的身边,但我却不可能会答应她的, 这让秦楚楚对莎莎都很是羡慕,因为莎莎她虽然只是一个女鬼,但她却可以二十四小时的陪伴在我的身边,??的注视着我, 对秦楚楚来说,能够和莎莎一样,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就这样,在天机门众人的注视之下,在秦楚楚一脸幽怨和不舍的看着我那远去的背影,我和蛋蛋用最快的速度向着距离洞天福地出口的位置跑了去, 因为归心似箭,而且拘留洞天福地的出口并不算是太远,用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天道门三家十派看守的那个出口, 现在的我,在天道门三家十派已经成了大名鼎鼎的人物,所以当我和蛋蛋离开洞天福地之时,天道门三家十派把手入口处的几个人对待我的态度无比的恭敬和客气, 离开洞天福地之后,为了节省时间,我干脆让莎莎从我胸前的挂坠里面钻了出来,让莎莎拎着我和蛋蛋御空而行,直接向西安方向飞去, 作为六品鬼中至尊,莎莎飞起来的速度并不比飞机慢,而且还节省了我从洞天福地的出口到长沙机场的时间, 接下来在花了四个多小时之后,在夜色降临之时,莎莎拎着我和蛋蛋飞到了玉华小区的上空, 趁着没有人注意,莎莎偷偷的降落了下来,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对陈婉秋的思念,已经达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这时莎莎却说道:“老大,我又感应到那个女孩子在对我说话了,她现在的位置,应该距离我们不远,” 按照莎莎的想法,我们应该跟着她的感应去寻找那个女孩,但莎莎她那里能够理解我的心情, 这会儿对我来说,没有比见到陈婉秋更重要的事情, 于是我直接甩给了莎莎一个背影, “那女孩儿的事情明天再说,我先回家去见婉秋,” 丢下了这句话之后,我直接跑向了玉华小区三单元, 而莎莎看着我的背影,脸上却浮现了一脸的幽怨之色, “陈婉秋不在你身边之时,一切都是陈婉秋,” “陈婉秋在你身边之时,陈婉秋是一切,” “不知道陈婉秋她上辈子做了什么,竟然能找到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 就在莎莎一脸幽怨的砸那里自言自语着之时,蛋蛋这小家伙却对着莎莎道:“莎莎姐,今天晚上,我们就不要打扰我爸爸和妈妈了,不如你带着我去找那个供奉你的姐姐吧,” 蛋蛋此言一出,莎莎觉的他说的很有道理,就摸了摸蛋蛋的小脑袋,然后就带着蛋蛋走向了玉华小区外面, 这时候的我,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玉华小区三单元五楼, 顷刻之间,我已经来到了我和陈婉秋住的那间房间的门口, 当我刚刚把手放到了门上,正打算敲门之时,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而随着门打开,穿着一身非常惹火,让人看了都要忍不住流鼻血的睡衣的芊墨,面对面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看看,我没说错吧,我说你做梦都在想的那个坏人他来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芊墨狠狠的白了我一眼,然后一把推开了我,穿着一双拖鞋,从我的身边走了出去,返回了她平时住的那间房间, 这时候的我,已经顾不得芊墨去那里了,直接进门之后,用后背把门一靠,结结实实的关上了门, 此时,我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在了陈婉秋的身上,我的心在狂跳,身体在颤抖, 而穿着一身紫色睡衣的陈婉秋,也和我差不多一样,从芊墨打开门的那一刻,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我, “姜一,你回来了,” 终于,在陈婉秋嘴里发出了我许久都没有听过的天籁之音后,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出双手把陈婉秋抱了起来, “婉秋,我好想你,” 随着我的这句话在陈婉秋的耳边响起,我们两个的激情,就被彻底的点燃, 所谓小别胜新婚,几个月时间没有和我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只有用最直接最狂暴的方式,才能让我们两个之间的情感,得到最完美的倾诉, 当天晚上的状况,就不用再多加描写,而就在第二天刚刚天亮之时,蛋蛋这小家伙,就已经跑到我们所住的房间来敲门了, “爸爸,爸爸,莎莎姐姐叫我来喊你起床,她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