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井雄一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井雄一

这个开着敞篷法拉利的男子长相很是英俊,穿着一身名牌,但他说话之时却有着一股盛气凌人的姿态,好像把这全天下的男人,都没有放在眼里一般, 尤其是当这人的双目之中寒光闪烁,向着我看来之时,我竟然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意, 曾梦倩刚才说和他有过接触的男人全都会莫名其妙的死掉,难道说是这个男的干的, 虽然这男的实力高低我无法判断,但我却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开着敞篷法拉利的这男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他这一大清早的就开着敞篷法拉利来到了这里,难道说他是来接曾梦倩的, 那他和曾梦倩之间,会是什么关系呢, 他是曾梦倩的追求者呢,还是男朋友, 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曾梦倩看了一眼开敞篷法拉利的那个男子,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了无比厌恶的神色, “三井先生,这个人我不认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 “另外,我想给你再强调一遍,请您叫我曾梦倩,不要叫我倩倩,只有我的亲人和我关系最好的朋友,才有资格叫我倩倩的,” 曾梦倩跟这个年轻男子说话之时表现的非常冷漠,为了和他之间拉开距离,还刻意往后退了两步, 而在听到曾梦倩对这个年轻男子的称呼之后,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年轻男子,竟然是一个日本人, 在曾梦倩的身上发生了不可描述的灵异事件,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带了一股淡淡的杀气,而且他还是一个日本人,看来这事情并不简单, 想至此,我并没有出声,就和一个路人甲一样,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开着敞篷法拉利的年轻男子好像早就习惯了曾梦倩对待他的这种态度一样,在用冰冷阴森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之后,他的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就在笑着的同时,这年轻男子从副驾驶的位置拿起了一大束紫色的玫瑰花, “倩倩,这可是我专门从美国给你订购的紫玫瑰,光空运过来的快递费,每天都要花掉我好几千块啊,” “你每天都把我送你的玫瑰花丢到垃圾桶里,你就不怕被人骂吗,” 说着话的同时,开着敞篷法拉利的年轻男子把他手中的紫玫瑰双手递给了曾梦倩, 曾梦倩并没有拒绝,但从这年轻男子的手中接过了紫玫瑰之后,她毫不犹豫的直接丢到了公交站旁边的垃圾桶里, 可以说曾梦倩的动作一气呵成,看样子她已经习惯了这么做, 而就在把紫玫瑰丢进了垃圾桶之后,曾梦倩语气生硬的对着开敞篷法拉利的年轻男子道:“三井先生,你人也来了,花也送了,现在到回去的时候了吧,” “我已经给你说过几百遍了,我是不可能会坐你的车去公司上班的,” 听曾梦倩这样一说,我感觉这年轻男子好像和曾梦倩是一个公司的, 要是这样的话,发生在曾梦倩身上的事情,恐怕就更加玄妙了, 就在我这样想着之时,那年轻男子面露凶光的又看了我一眼, “倩倩,你确定他不是你的追求者,你确定不认识他,你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听到这年轻男子所说的话,曾梦倩看了我一眼,然后回答着道:“人家只是跟我问个路而已,你这人怎么没完没了了,” 曾梦倩这女孩,是一个清纯而善良的女孩,很显然,她故意给这年轻男子这样说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我这个陌生人, 而见曾梦倩做出了回答之后,那个年轻男子目光阴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发出了一声冷哼, “哼,” 在发出了这声冷哼之后,年轻男子踩了一脚油门,那辆敞篷法拉利就如同离弦的利箭一样绝尘而去, 曾梦倩见那辆法拉利终于开走了,情不自禁的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她看了我一眼,但却并没有打算跟我说话, 而就在这时,一辆公交车从远处开了过来,在看到这辆公交车之后,曾梦倩就拿出了她的公交卡, 看来这辆公交车,应该是曾梦倩每天都坐着上班去的公交车, 但就在公交车停了下来,曾梦倩正打算上车之时,我却挡在了曾梦倩的身前, “曾小姐,是罗莎让我来的,” “她说你遇到了麻烦,只有我能够帮你,” 听到我这话,曾梦倩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那辆公交车见没有人再上车,就关上了车门开往了下一站, 在这一刻,曾梦倩终于反应过来了, 看了一眼已经开走的公交车,曾梦倩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对于我说的话,还是勾起了曾梦倩极度的好奇心, “你说的罗莎是那个罗莎,据我所知,我身边的朋友之中,可并没有一个叫罗莎的,” 曾梦倩这会儿感到很奇怪,因为她给莎莎立了一个牌位,每天都供奉跪拜的这件事情,除了她家里的人之外,只有她的几个关系非常好的闺蜜知道, 但我却一口说出了罗莎的名字,这就让曾梦倩产生了怀疑,她认为很有可能是她的那几个闺蜜透露了什么消息给我, 而我很有可能是在掌握了有关莎莎的情况之后,借助这个来靠近她, 当然,曾梦倩多多少少报了一点希望,她希望我真的是罗莎派来帮助她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曾梦倩就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试探起了我, 这些年来我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对曾梦倩的心态自然是能够理解, 所以当面对着有些紧张惶恐和憔悴的曾梦倩之时,我尽可能的用比较温柔的语气对着她道:“我所说的罗莎,当然是在丽晶大酒店救了你的那个罗莎,” “难道除了那个罗莎之外,还有别的罗莎吗,” “你最近每天晚上都求她来帮你,现在她让我来了,难道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 我的这番话一出口,曾梦倩一下子就变的无比激动, 因为曾梦倩可是很清楚的知道,有关罗莎的情况她的几个闺蜜和姐妹有可能知道,但她最近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焚香祷告,让罗莎来帮她的这一情况,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不要说她的闺蜜和姐妹什么的了,就连她的父母,她的爷爷奶奶,都不知道这一情况, “你,你真的是莎莎姐派来的吗,” “莎莎姐她真的听到了我在她的牌位前的祷告吗,” 面对着一脸激动的曾梦倩,我点了点头道:“其实当初在丽晶大酒店,救你的不仅仅是莎莎,是我带着莎莎去了丽晶大酒店,让她上了丑的像个妖怪一样的那个丽丽的身,吓昏了王立栋和他的老板之后,又上了王立栋老板的身的,” 对当初发生在他身上事情,曾梦倩是再也清楚不过了,这会儿听到我说起了当时的情况,曾梦倩就对我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当初就是丽丽带我去的丽晶大酒店,” “既然你是莎莎姐派来的,那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在确定了我和莎莎的关系之后,曾梦倩就主动抓住了我的胳膊,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摇着我的胳膊,向我求助了起来, 而见此情形,我就问着曾梦倩道:“究竟在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和刚才的那个人有关系,” 曾梦倩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姜先生,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肯定和三井雄一有很大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