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陈婉秋的变化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陈婉秋的变化

当年大魔王蚩尤被人皇轩辕氏打败,但在九黎一族之中,还是有不少人逃脱了人皇轩辕氏的追杀,流落在了蛮荒偏远之地, 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些人在当地生根发芽,九黎一族的一些术法和传承,就通过这些人的子孙后代传承了下来, 而这些人的子孙后代在传承了九黎一族的术法之后,对九黎一族的术法做了一定程度的改良和提升,用了几千年的时间,竟然慢慢的形成了一个体系, 这个体系的术法,就是在东南亚的那几个国家非常有名的降头术, 不过从根本上来论,东南亚的降头术,仍然脱胎于九黎一族大魔王蚩尤留下来的术法, 而九黎一族大魔王蚩尤的术法,是因为他得到了上古之时,巫族一脉的传承, 上一次自从去了一趟万妖谷之后,陈婉秋从我奶奶那里学到了巫族一脉十二祖巫之中后土祖巫传承的修炼之法,所以这会儿一见到我,她一眼就看破了我身上被人给下了的阴阳降头草, 这阴阳降头草算起来是东南亚的降头术之中最为恶毒的一种降头术了, 所谓的阴阳降头草,阳草比较粗,阴草比较细,这一粗一细两种草长在一起,有着同一个根, 而即便是把这两根阴阳降头草制成干草,只要放在桌面上,一粗一细的阴阳二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根草相互之间结合在一起,就好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一样,才会停止蠕动, 一旦有人被降头师下了这阴阳降头草,降头草落降之后,会在人体内悄悄的滋长,直到某个数量之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 而到了这个时候,被下了降头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发高烧,紧接着就会发狂而死, 在这个人死亡之后,过了七天时间,在死者的体内会有阴阳草透体而出,让死者看上去就像一个稻草人一样, 这种降头术一旦被下了降,是根本就无解的, 那怕是下降的降头师,都无法解了自己所下的阴阳降头草, 不过我有功德金身护体,阴阳降头草虽然恶毒,但却对我造成不了任何伤害, 也正是因为没有对我造成伤害,阴阳降头草还没有进入我的身体之内,所以才被陈婉秋一眼给看了出来, 在陈婉秋从的身上轻轻一拽,竟然拽出了两根一粗一细黏在一起的干草之后,她就把这阴阳降头草的恶毒之处给我做了详细的描述, 而在听完陈婉秋所说之后,我的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我接触的人,除了清纯女孩曾梦倩之外,就只有三井家族的三井雄一了, 看来我身上的阴阳降头草,十有八九是三井雄一给我下的, 仅仅跟我第一次见面,就因为我跟曾梦倩说了一句话,就给我的身上下了阴阳降头草,想置我于死地,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三井家族的三井雄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曾梦倩说她的几个追求者全都死的不明不白,医院都查不出是怎么死的,但这几个人临死之前全都表现的无比痛苦,看来这几个人全都是在了三井雄一的降头术之下,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三井雄一,就必须要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了, 杀人者必须偿命,更何况他杀死的人还不止一个, 所以不仅三井雄一,就连三井雄一背后的三井家族,都必须得付出代价, 想至此,我的面色一凛,双目之中有寒光闪现, 在修炼了后土祖巫传下来的功法之后,陈婉秋的实力提升之快,她所能使出的巫族一脉的手段,是我根本就无法想象的, 这会儿见有人竟然在我的身上下了阴阳降头草,陈婉秋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在我老公身上,竟然敢用巫族一脉的手段,” “看来我是得让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巫族一脉的真正手段了,” 在目光阴冷,语气森然的说出了这话的同时,陈婉秋看着她手中的阴阳降头草,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 而就在陈婉秋这一眨眼之后,她手中的阴阳降头草,竟然自动燃烧了起来, 刹那之间,那短短的两根阴阳降头草就化成了灰烬, 这幅场景,给我的感觉很是怪异,可以说此时此刻的陈婉秋,她身上的那种气质,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样, 在这一刻,陈婉秋给我的感觉,好像很陌生一样, 平时的陈婉秋,身上充满了青春活力,充满了爱心,充满了温暖,无论任何一个人,和她相处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但这一刻的陈婉秋,她的身上却有一股秋风萧瑟的肃杀之气,她看上去竟然是那么冷漠无情, 那怕陈婉秋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有人想暗害我的缘故,但我还是很不喜欢这个样子的陈婉秋, 不过好在陈婉秋很快就恢复了她平时的那副样子,把她手上的那一小团灰烬丢到了废纸篓,在洗了一个手之后,陈婉秋就坐在了我的大腿上,紧紧的抱住了我, “老公,以前一直是你在保护我,一直是我在拖你的后腿,但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这个给你下了降头的人想害你,就让我来出手对付他吧,” 听到陈婉秋这话,让我惭愧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陈婉秋说我一直在保护她,这话又从何说起呢, 当初如果不是她替我挡了一掌,可能都没有现在的我了, 但我这些年来,忙着各种事情,和秦楚楚纠缠不清,和她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又怎么能说是她拖了我的后腿呢, 无奈之下,我只能紧紧的抱着陈婉秋,在她的耳边轻声道:“婉秋,我只想感谢上天,让你来到了我的身边,” 对于陈婉秋来说,她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得到我的认可,这会儿在听到我说出的肺腑之言后,她就直接吻了上来,用这种简单而又粗暴的方式来表达她的心情和感受, 这一吻,我们两个吻了个昏天黑地,天旋地转,只恨不得时间停止流转,世界变成永恒, 最终当唇分之后,陈婉秋把她的身体依偎在了我的怀里,静静的听起了我给她讲述有关清纯女孩曾梦倩的情况, 听我说完所有的情况,陈婉秋也和我一样,基本上能够确定,三井雄一肯定是给我下降头和杀死曾梦倩的那些追求者的凶手, 当对我想采用的办法,陈婉秋却持反对意见, 只见陈婉秋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道:“你都一个有妇之夫了,还向人家一个恋爱都没有谈过的小姑娘求什么婚啊,” “这要是传了出去,对人家曾梦倩多不好啊,”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为我自己辩解着道:“三井家族入股达成集团,让三井雄一去管理曾梦倩所在的那个设计公司的目的,不外乎就是想追求曾梦倩,把曾梦倩娶进三井家族,” “如果我向曾梦倩求婚,曾梦倩答应了我,那三井雄一的计划落空,他肯定会对我下手,”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借这个机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弄的一清二楚了,” 然而面对着我的辩解,陈婉秋却翻了翻白眼道:“那用的着那么?烦,你明天只需要带我去曾梦倩的公司,我保证让那个什么三井雄一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无论是三井雄一,还是三井家族,都必须要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