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五光石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五光石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亘古以来就不变的真理, 当面对着天帝殿的巨大利益之时,无论是南宫家族还是公输家族,乃至周家和姚家,都不会愿意把属于自己的利益和别人共享, 所以这会儿当东方家族的老白虎别有用心的说出了一番话之后,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和公输家族的老玄武,这两位实力深不可测,而且还掌控着先天灵宝的人物,全都目光凌厉的向着我们天机门,以及昆仑派和雪月庵还有秦家的人扫视了过来, 在我们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南宫家族的老朱雀蛮横无比的傲然说道:“自古以来就是如此,这天地间的利益,只能由强者来分配,” “以你们几家的实力,是没有资格来参与这天帝殿的利益分配的,” “我劝你们还是那里来的就回那里去吧,在这天帝殿,是没有你们的机缘了,” 老朱雀这话一出口,雪月庵这边的明月师太,立刻就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来这天帝殿,真的和我们雪月庵是无缘了,” “怜心,我们走吧,既然和天帝殿无缘,我们就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完这话之后,明月师太双手合十,对着我们天机门这边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带着雪月庵的人转身离开而去, 叶怜心作为明月师太的得意弟子,雪月庵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她自然要跟着明月师太一同离开,在对着秦楚楚和我分别点了点头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叶怜心也跟着明月师太离开而去, 秦家的老祖宗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物,这会儿见老朱雀说出了这种话,他就很清楚的知道,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这两大神兽家族是不可能会白白的把天帝殿的利益让他们秦家白占的, 但以秦家的实力,抛开周家和姚家不说,仅仅在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面前,秦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和公输家族的老玄武,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秦家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他们俩相提并论, 更何况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还都有一件先天灵宝, 虽然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先天灵宝不能破开天帝殿的禁制,但只要南宫家族的老朱雀或者公输家族的老玄武祭出了他们各自家族的先天灵宝,却足以横扫了整个秦家, 既然不是这两大神兽家族的对手,秦家就没有必要死撑着了,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秦家老祖就很干脆的带着秦家的人退出了, “我们秦家和这天帝殿有没有缘不重要,只要楚楚和这天帝殿有缘就行了,” “哈哈哈,,,,,,” 在丢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秦家老祖大笑着转身离去, 而听到秦家老祖这话,周家和姚家的人看着秦家老祖的背影,一个个都露出了一脸的鄙夷之色, 在周家和姚家的人看来,这天帝殿几乎百分百和帝家的人有缘,又怎么可能会和秦楚楚沾到一丝一毫的关系, 秦家老祖就算是给他们秦家找台阶下,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吧, 而就在周家和姚家的人正这样想着之时,秦家的众人跟在了秦家老祖之后一一离去,不过和秦楚楚有至亲关系的那几个人,在临离开之前,各自的表现却大不一样, 秦楚楚的大姐秦秀秀,看着秦楚楚的眼神里永远都是充满了嫉妒和怨恨,在临离开之前她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给了秦楚楚一记怨毒的眼神, 秦楚楚的二姐秦美美,她和秦楚楚的关系最好,在临离开之前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跟秦楚楚说的一样,但最终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在看了一眼周家的周杰之后,毅然转身离去, 周家的周杰可能是心中有愧,当秦美美向他看了过来之时,急忙把头低了下去,连看都不敢看秦美美一眼, 至于秦楚楚她爸,他则用傲慢无比的神态临走前对着秦楚楚道:“楚楚,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不要忘了家族对你的栽培,” “如果没有没有秦家,就不会有现在的你,”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她爸转身就走,对他的女儿好像一点多余的情分都没有一样, 而秦楚楚看着她爸的背影,脸上的表情一脸的?然,看上去甚是失落, 我这时候也不知道跟秦楚楚说些什么好,只能默默的站在一旁, 好在有闻人倾城在秦楚楚的身边,她轻轻的拍了拍秦楚楚的肩膀,对秦楚楚以示安慰, 而这时随着秦家和雪月庵的离开,就只剩下了昆仑派和我们天机门的人了, 昆仑派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之首,而且昆仑派的掌教欧阳镇龙最近又得到了一件先天灵宝,他自然是不会心甘情愿的就这样带着昆仑派离开, 在欧阳镇龙看来,以他们昆仑派的实力,是有资格分一份这天帝殿的利益的, 所以欧阳镇龙和昆仑派的大长老崔殇洛在眼神里做了一个交流之后,面色一凛,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只见欧阳镇龙面沉如水的对着南宫家族的老朱雀道:“南宫老祖你说的确实没错,这天地间的利益,只能由强者来分配,” “但在没有确定谁是强者,谁是弱者之前,这利益的分配,可不是你们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能够说了算的,” 说到这里,欧阳镇龙把目光投向了我,然后继续道:“你们南宫家族和姚家捆绑在了一起,难道在利益面前,我们昆仑派就不能和天机门联手吗,” “你们可能并不知道,我们昆仑派的崔鸿基和欧阳寒洛,和天机门的姜门主算是好朋友,而且还在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情,” “我相信姜门主要是聪明的话,肯定会和我们昆仑派联手的,” 在欧阳镇龙看来,以昆仑派的实力,不一定能够应付的了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但只要昆仑派和天机门再联手,以我们两家的实力,就足以应对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中的任何一家, 到时候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奈何不了我们,就只能把天帝殿的利益分我们一份, 这样一来从那百分之五十的份额之中,我们多少能分到一点东西,总好过一点好处都捞不着, 欧阳镇龙的想法并没有错,不要说他了,就算是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的人,以及周家和姚家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甚至老朱雀和老白虎还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 如果昆仑派和我们天机门联手,那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就很有必要联手了, 总而言之,这天帝殿的利益,南宫家族和公输家族是绝对不会分一丝一毫给昆仑派和我们天机门的, 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对欧阳镇龙所提出的这个建议,我丝毫都没有犹豫的直接一口拒绝了, “欧阳掌教,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天机门只会和闻人家族联手,”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那一脸冷漠的表情,欧阳镇龙快要被气炸了, 在欧阳镇龙看来,和他们昆仑派合作,这是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我怎么就能够拒绝他呢, 我这是脑袋被开水烫了,还是被驴给踢了, 但无论怎样,既然我这个天机门主拒绝了他,欧阳镇龙就只能靠他们昆仑派的综合实力和他的那件先天灵宝混元一气棍了, “哼,” 在冷哼了一声之后,欧阳镇龙道:“既然姜门主看不起我们昆仑派,那我们昆仑派就只能靠自己了,” 说到这里,欧阳镇龙把目光投向了南宫家族的老朱雀,然后道:“南宫老祖,就让我们昆仑派来领教一下你们南宫家族和姚家的厉害吧,” “如果你们南宫家族和姚家联手,能够碾压了我们昆仑派,让我们昆仑派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那我们昆仑派就输的心服口服,对这天帝殿内的东西,不会再有任何想法,” 欧阳镇龙的话音刚落,南宫家族的老朱雀立刻就点了点头, 只见老朱雀一脸傲然的对着欧阳镇龙道:“好,既然欧阳掌教执意如此,那我就让你们昆仑派输个心服口服,” “不如让你们昆仑派的年轻一代和姚家以及我们南宫家族的年轻一代先比一场,” “接下来,我这把老骨头,再和你比一场,” “如果这两场,你们昆仑派能够打成平局,或者两场皆胜,那我们南宫家族和姚家,就退出争夺这天帝殿的利益,” 欧阳镇龙本来还有点儿担心他的个人实力不如老朱雀,但这会儿听到老朱雀所提出的规则,欧阳镇龙不由的面露喜色, 要知道,在昆仑派的年轻一代之中,绝代天骄人物可是有好几个之多,像韩毒龙,薛恶虎,还有欧阳寒洛和崔鸿基, 他们几个的综合实力,基本上和天阶七品的下品金仙相差无几, 有他们四个出手,是很有可能会胜了年轻一代的这一场的, 想至此,欧阳镇龙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老朱雀所提出的规则, “好,没有问题,如果这两场都输了,那我们昆仑派就输的心服口服,” 见欧阳镇龙答应了他所提出的规则,老朱雀微微一笑,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姚家年轻一代之中的姚唯雨, “小雨,这第一战就由你来出手吧,” “我相信,你肯定会创造奇迹,狠狠的打那些所谓绝代天骄的脸,” 老朱雀在说这话之时,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坏坏的笑容,而姚家的姚唯雨随着老朱雀的话音一落,就往前走了几步,傲然挺立在那里,目光从昆仑派的那几个绝代天骄人物的身上冷冷的扫过, 而见此情形,昆仑派的韩毒龙和薛恶虎就忍耐不住了, 还没等欧阳掌教发话,韩毒龙和薛恶虎这前世的师兄弟两个就已经主动走上前来,站到了姚唯雨对面大概十米远的位置, “看来姚家是没有人了,竟然派了一个小黄毛丫头出来,就想打我们的脸,” 韩毒龙说话之时表现的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完全没有把姚唯雨放在眼里,但他的话音刚落,随着姚唯雨把手一抬,一道散发着五彩的光线疾射而出,在韩毒龙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 随着这一声响,韩毒龙还真的被姚唯雨给打了脸, 但姚唯雨却并没有停下来,她的右手又一次的轻轻一抬,又有一道散发着五种色彩的光线疾射而出,打在了薛恶虎的脸上, 而见此情形,云若风这小子竟然激动的浑身发抖, “五光石,这是五光石,” “这是婵玉的五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