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小土,你变了!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小土,你变了!

就在一年多前的某一天,姚唯雨突然觉醒了她前世的记忆, 记忆中的她,是殷商大将,三山关总兵邓九公的女儿邓婵玉, 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一名法力高深的神秘女子收入门下,传授了她修炼之法,还有五光石这件快比光速的法宝, 后来在她长大成年之后,她的师父告诉她,说她到了艺成下山的时候, 跟随着她师父修行了十来年,但她却一直都不知道她师父的名号,所以邓婵玉就跪在地上问起了她师父的名号, 但她师父却始终都没有告诉她,只是说了一句,如果来生有缘,当你再次来到师门的洞府之时,她自然会知道她师父的名号, 邓婵玉当时感到很是奇怪,为什么她师父会说一句如果来生有缘呢, 不过邓婵玉却并没有多想,既然她师父让她下山去寻找她的父亲,那她就不能继续留在师门修炼,,只能下山了, 就这样,在邓婵玉下山之后,没多久就到三山关找到了她的父亲,殷商有名的大将邓九公, 后来殷纣王派邓九公去攻打西岐,她这个做女儿的,自然是要帮助她父亲邓九公, 凭着她那神秘无比的师父传授给她的五光石这件法宝,邓婵玉给西岐这边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就算是昆仑十二金仙门下最杰出的三代弟子,练成了八九玄功的杨戬,都被她的五光石给打的鼻青脸肿的, 再后来土行孙这小子被申公豹给忽悠,加入了殷商阵营,在见到邓婵玉之后就像疯了一样,一定要娶邓婵玉为妻, 当时的邓婵玉自然是不会看上又丑又矮的土行孙,不过为了最大程度的帮到她父亲邓九公,为了尽早打败西岐这边,邓婵玉就和她父亲一起欺骗了土行孙,说如果土行孙能够能够帮他们打败西岐,打败我们姜子牙和周武王这边,她就会嫁给土行孙, 或许这是上天注定的姻缘,随着后来的事态发展,她父亲邓九公弃暗投明,背叛了殷商,加入了西岐这边,成了姜子牙麾下的一员大将, 古代之时,女人的地位比较低,对一个女儿来说,父亲要她嫁给谁,她就只能嫁给谁, 邓九公在加入了西岐这边之后,考虑到各方面的原因,就让他的女儿邓婵玉嫁给土行孙, 那时候的邓婵玉虽然很不愿意,但在父命难违之下,她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发现对土行孙而言,这个世界上他最尊重的人是他的师父惧留孙,这个世界上他看的最重的人,他可以用生命去保护的人,却只有她邓婵玉一个之后,邓婵玉对土行孙的感情就越来越深, 那怕是土行孙又矮又丑,在邓婵玉的眼里,他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最在乎她的一个男人, 在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土行孙叫她禅玉,她管土行孙叫小土,这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称呼, 在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之后,他凭着前世的记忆,找到了她师父当初的洞府, 在进入了洞府之后,她发现她前世的法宝五光石被她师父留在洞府之中,除此之外还在一枚纳戒之中存储了大量的灵丹妙药, 另外,她师父还留下了一个玉简,根据玉简中所说,原来她师父,竟然是传说之中的?山老母,是和西王母同名的人物, 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姚唯雨服用了那些丹药,修炼她前世所修炼的功法,让她的实力等级提升到了天阶六品, 当初在听到土行孙的死讯之后,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继续活下去的念头,所以在面对着张奎的妻子高兰英之时,她连五光石都没有发出来,才会中了高兰英的太阳神针,被高兰英一刀斩成了两段, 在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之后,她不知道想过多少次,她前世的丈夫土行孙是否会和她一样,轮回转世重生呢, 而此时此刻,云若风却自称为小土,难道他真的是土行孙转世吗, “你真的是小土吗,难道你也轮回转世了,” 情不自禁的向着云若风走了过来,姚唯雨这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而云若风这会儿已经完全能够肯定,姚唯雨就是邓婵玉转世, “禅玉,我是小土啊,除了你我之外,还有谁能够知道我这小土的称呼,” 云若风一边说着话,一边动用了他的地行之术,把他的半截身子钻入了土中,整个身体却在土中向前横移, 云若风在土中,简直就像鱼儿在水中一样,完全畅行无阻, 而见此情形,姚唯雨就完全肯定,云若风果然是他前世的丈夫土行孙转世, 因为小土这个称呼,是他们夫妻两个在闺房之中的称呼,除了他们夫妻两个之外,是不会被其他人所知道的, 再加上土行孙师门独有的地行之术,让姚唯雨不再有任何怀疑, 接下来姚唯雨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云若风的身前,和她前世一样,伸出双手扶住了云若风的肩膀,如痴如醉的看着半截身体钻进了土里的云若风, 因为云若风的半截身体在土里,所以姚唯雨的身高看上去就比云若风要高了许多, 在扶着云若风的肩膀的同时,姚唯雨声音哽咽着对云若风道:“小土,你变了,你变的比以前帅了,比以前要高了,” 找到了他前世的妻子,看着他心爱的女人,云若风这会儿只感到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之中都透着舒爽, “禅玉,你不是也变了吗,但你变的更漂亮了,更温柔了,”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好喜欢,但我现在的这个样子,你能够接受吗,” 直勾勾的看着姚唯雨,云若风一脸痴迷的道, 而姚唯雨在闻言后则连连的点着头道:“我当然能够接受,只要你是我的小土,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接受的,” “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我很喜欢,我很满意,” 而就在姚唯雨和云若风两个在那里痴呆呆的相顾对视着,说着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懂的话之时,姚家的人和南宫家族的人,一个个全部都被雷成了狗, 这些人简直无法想通,云若风和姚唯雨这两个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之前的姚唯雨还只恨不得把云若风的脸给打烂呢,这会儿的云若风和姚唯雨,怎么突然表现的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了呢, 见此情形,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就对着姚唯雨厉声说道:“小雨,你这是怎么了,你在发什么神经啊,” 姚唯雨和云若风这时眼里只有对方,已经沉浸在了在世相见的狂喜之中,但姚天匍那炸雷一般的怒叱之声,却让姚唯雨和云若风清醒了过来, 云若风大为不满的看了一眼姚家大长老姚天匍,然后对着姚唯雨道:“禅玉,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你不会还想用你的五光石再打我的脸了吧,” 就算是姚家大长老处在暴怒之中,但姚唯雨却并不在乎,在瞥了一眼姚天匍之后,姚唯雨正色说道:“大长老,他是我前世的丈夫,所以无论任何时候,只要他在天机门一天,我就不会和天机门为敌,” 听到姚唯雨这话,姚家的人一个个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吃了一惊,帝天这小子看着姚唯雨和云若风的目光之中,顿时就杀意凌然, 既然云若风是姚唯雨前世的丈夫,那姚唯雨的身份就他就不难推断出来了, 前世的他们夫妻两个杀死了土行孙和邓婵玉夫妻,这份因果已经结下,是根本就无法化解的, 而且土行孙转世的云若风还让他吃了一个永生难忘的亏,他是不可能放过云若风的, 作为云若风的前世妻子,在这一世他们夫妻两个已经相认的情况之下,那在他要必杀的人名单之中,自然就又多了一个姚家的姚唯雨, 而对于姚家来说,以姚唯雨的性格,就算是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也左右不了她, 在姚唯雨不愿意和天机门为敌的情况之下,姚家这边就只能派其他人出手和天机门一战了, 但除了姚唯雨之外,无论是姚家还是周家的年轻一代之中,却没有人能和我们天机门有一战之力, 无奈之下,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就只能厚着脸皮又站了出来, 只见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对着我道:“姜门主,如果你拿不出一件先天灵宝的话,我劝你们还是那里来的回那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