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你说我让你做一件什么事比较好呢?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你说我让你做一件什么事比较好呢?

除了那几名练成了混元大罗金身的超级大能者之外,能坐上这天地间的无上至尊之位,天帝也绝对不是普通人物。 可以说在那几名混元大罗境界的超级大能者之下,天帝算是巅峰级别的人物了。 能够达到天帝这种级别的人物,这天地之间并没有几个。 就算是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中的顶级人物,和天帝相比,恐怕还是要低一个级别。 也只有天帝这样的人物,才能隔着亿万里之遥,不知道隔了多少个空间位面,用他的无上大能手段,帮曾梦倩和苏天恢复了前世的记忆。 甚至在帮他们两个恢复记忆的过程之中,顺带着还把他们的实力提升到了天阶七品,让他们成就了金仙之体。 因为在恢复记忆的过程之中和曾梦倩是心灵相通的,所以对曾梦倩的一切,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全都了解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此刻的苏天,在经历了两世为人之后,对他前世的爱妻,曾梦倩这位天帝之女就更加珍惜了无数倍。 抱着曾梦倩之时,苏天喃喃自语的小声叫着曾梦倩前世的名字,只恨不得把曾梦倩和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而就在苏天和曾梦倩这对前世的夫妻重新相聚,抱在了一起之时,云若风和姚唯雨同样也有感而发,两个人紧紧的握着对方的手,四目相对,凝视着对方。 “禅玉,永生永世,生生世世,我再也不会让你跟我分开了!”云若风喃喃自语着道。 而听到云若风的话,姚唯雨连连的点着头,答应着云若风道:“小土,我也是,我再也不会跟你分开了!永生永世,生生世世,我都要陪在你的身边,无论你去那里,我都要跟着你!” 姚唯雨这话一出口,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吃了满满一大口苦瓜一样。 要知道,姚唯雨凭借着她的五光石,在姚家的年轻一代之中无人能敌,就算是姚家的天命之子姚远的风头,都被姚唯雨给盖了下去。 但现在姚唯雨这样说,岂不是代表着她要跟在云若风的身边,成为天机门的人? 姚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厉害人物,但却要离开姚家,成为天机门的人,这让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又岂能甘心? 但以姚天匍对姚唯雨的了解,姚天匍却又很清楚的知道,在整个姚家之中,是没有人能够改变了姚唯雨的决定的。 既然姚唯雨说出了这种话,那姚唯雨加入天机门,基本上就成了定局。 想到姚家少了一个厉害人物,而天机门这边却多了一个厉害人物,姚家的大长老姚天匍那叫一个郁闷啊! 姚远这个姚家的天命之子,接二连三的遭受了打击之后,已经对自己快要没有信心了。 大家同为天命之人,为什么我的气运是那么的逆天? 随随便便从洞天福地之外带一个女的进来,就是天帝殿的有缘人,是天帝的女儿转世,这特么的叫他们其他的这几个天命之人情何以堪? 这特么的叫他们几个怎么玩? 这救世之主还能轮到他们吗? 而就在姚远一脸的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我之时,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和公输家族的老玄武,却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龙吉公主?你是天帝之女龙吉公主转世?”老朱雀问着曾梦倩道。 “如果你们两个是前世夫妻的话,那你的前世,就应该是洪锦了?”老玄武问着苏天道。 被老朱雀和老玄武这样一问,东方家族的老白虎和帝家家主帝王,脸上的表情就很是难看。 东方家族的东方易,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帝天这货,简直就像被几十万头草泥马给糟蹋过一样,不仅眼珠子快要出来了,就连头发都竖起来了。 曾梦倩是龙吉公主转世,苏天是洪锦转世,这就意味着他们两个一个是天帝之女转世,一个是天帝女婿转世,他们两个算起来都和天帝有缘。 而既然他们两个和天帝有缘,那说明这座天帝殿,和远古之时的那位妖族天帝没有任何关系。 恐怕很有可能,刚才曾梦倩和苏天的鲜血被镇殿石碑吸收之后,这座天帝殿的禁制,已经被苏天和曾梦倩给破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帝家家主和我打的赌,东方易和闻人倾城打的赌,就全部都输了! 而这时,曾梦倩和苏天虽然紧紧的抱在一起,但毕竟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他们也不好意思相互拥抱太长时间。 所以当老朱雀跟她确认起了她的身份之时,曾梦倩主动松开了双手,从苏天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接下来只见曾梦倩面色傲然而冷漠的对着老朱雀道:“没错,我就是天帝之女龙吉,封神大战之时的龙吉公主。” 而在曾梦倩做出了回答之后,老朱雀竟然对着曾梦倩微微的一躬身,在曾梦倩的面前,表现的甚是恭敬。 虽然曾梦倩的这一世是转世之身,但她毕竟和天帝有密切关系,而天帝是这方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的人物,老朱雀又岂敢怠慢了曾梦倩? 这时见曾梦倩对老朱雀做出了回答,苏天也同样傲然挺立着对老玄武做出了回应。 “没错,我前世就是洪锦,是龙吉的丈夫,天帝的女婿!” 说着话的同时,苏天握住了曾梦倩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其实苏天不用回答,老玄武对他的身份也不会有任何怀疑,而就在苏天做出了回应之后,老玄武和老朱雀相顾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之中做了一个交流。 接下来老朱雀又问着曾梦倩道:“既然您是天帝之女,那想必你们两个已经破开了这天帝殿的禁制,能够进入到天帝殿里面了?” 老朱雀的话音刚落,老玄武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在一旁道:“这天帝殿虽然和天帝有关联,但这天帝殿内的东西,你们天机门可不能独吞了!” “你们必须要发下天道誓言,把你们在天帝殿内所得,分出一半来给我们。” 老朱雀和老玄武倒是打的好主意,无论那一方破开天帝殿的禁制,都要分一半出来给他们。 但曾梦倩和苏天却并没有理会老玄武和老朱雀,反而把目光投向了我。 虽然他们两个是天帝殿的有缘人,他们两个肯定能够破开天帝殿的禁制,进入天帝殿之中,但是否要把天帝殿的所得分一半出来,曾梦倩和苏天可不想来做这个主。 即便他们两个前世的身份是天帝之女和天帝女婿,但对于曾梦倩和苏天而言,这个决定还是由我这个天机门主来做比较好。 而就在曾梦倩和苏天把目光投向了我,老朱雀和老玄武同样也把目光投向了我之时,我却完全没有理会老朱雀和老玄武,反而笑眯眯的把目光投向了帝家家主帝王和帝天父子两个。 这会儿的帝家家主帝王和帝天父子两个,简直就如同世界末日要降临一样,两个人全都一脸惶恐和紧张的看着我。 他们父子两个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放过我们天机门的人,如果输了这场赌局,那在天道誓言的监视之下,我们天机门的人肯定会凄惨无比的死在他们父子的手下。 但他们父子两个从来都没有想过放过我们,我们又岂会放过他们呢? 就在帝家家主和帝天父子两个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只见我笑眯眯的对着帝王道:“帝家主,你说我让你做一件什么事比较好呢?” “假如我要你杀了你的儿子帝天,让他灰飞烟灭,永生永世都无法轮回,你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