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用东皇钟做玩具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用东皇钟做玩具

当初帝家家主帝王和我打赌之时,可是发下了天道誓言,如果我赢了这场赌局,那他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这个条件,那怕是我要他去死,他也得答应我。 因为如果他敢不答应我,天道就会在第一时间降下惩罚,用天罚雷劫,把他给轰的灰飞烟灭。 帝家是上古妖族天帝后裔,而且还出了帝天这个天命之子,可以说随时都处在天道的监控之中,帝王这个帝家家主,根本就不敢做出任何忤逆天道的行为。 而这会儿,既然曾梦倩和苏天的身份已经得到了确认,那就代表着他们两个是天帝殿的有缘人。 即便是曾梦倩和苏天还并没有破开天帝殿的禁制,进入到天帝殿之中,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不难判断出,帝家家主和我的赌局,是帝家家主输了。 此时此刻,当和我相顾而视,看着我那平凡而又普通的脸之时,给帝家家主却有一种面对着无尽地狱之中的恶鬼的感觉。 我竟然,想让他亲手杀了他的儿子,让他杀了他们帝家的天命之子! 这又怎么可能? 所谓虎毒不食子,帝家家主也算是心狠手辣之辈,但让他杀了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能下得了手。 可如果他不听我的话,就等于违背了天道誓言,天道立马就会降下天罚雷劫,把他轰的灰飞烟灭。 儿子死了可以再生一个,但如果他被天罚雷劫给轰的灰飞烟灭的话,那这世间无尽的权势,他的所有理想和梦想,将会成为滚滚长江东逝水。 这又让他如何能甘心? 与其让他的理想和梦想化为乌有,还不如..... 想到这里,帝家家主的面色一寒,对他的儿子帝天,竟然动了杀心。 帝天在这会儿感受到了来自他父亲帝王身上的杀机,而且这杀机明显是针对着他的。 不得不说我的这一招其实是非常阴狠的,因为无论我最终会不会让帝家家主杀死帝天,只要帝家家主对帝天动了杀心,那他们父子两个之间的信任,从此之后将不复从在。 只见帝天这货表现的无比惶恐和紧张,对着他父亲帝家家主急忙说道:“父亲,你不要上了姜一这小子的当。” “只要他们两个没有破开天帝殿的禁制,不能够进入天帝殿之中,那我们帝家就没有书,我们就还有机会。” “他们两个和天帝有缘,并不代表着这天帝殿就一定是当前天帝的。” 被帝天这样一说,帝家家主也觉的有一定的道理,而且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帝家家主实在是不想对帝天痛下杀手。 所以这会儿当帝天的话音一落之后,帝家家主立刻就对着我道:“对,天儿说的没错!除非他们两个能破开天帝殿的禁制,进入天帝殿之中,我们帝家的人无法破开,进入不了,这才算我们输。” 在帝家家主说出了这话之后,我就向曾梦倩和苏天看去,想确定他们小两口有多大把握,能进入天帝殿之中。 接下来在苏天和曾梦倩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之后,我就更加有底气了。 于是我对着帝天和帝家家主道:“看来你们父子两个,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帝家的人能够破开天帝殿的禁制,进入到天帝殿之中,那就算我们天机门输!” 帝家的人毕竟是妖族天帝后裔,而且还有东皇钟这件先天至宝镇压气运,所以帝家家主和帝天多少少少还是报了一丝希望的。 甚至可以说,这是帝家最后的机会! 就在我的话音一落之后,帝天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走到了镇殿石碑之前。 “父亲,就让我这个天命之子先来试一下吧!说不定我才是破开这天帝殿的禁制,进入天帝殿的关键人物。” 说着话的同时,帝天用他的双手抚摸着镇殿石碑,没多久之后就咬破了他的中指,把中指血滴在了镇殿石碑上面。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场景,却让帝天感到无比的沮丧和恐慌。 原来他的中指血,和小兰陵武顺他们的没有任何区别,全部都顺着镇殿石碑流了下来,根本就不会被镇殿石碑所吸收。 云若风和帝天是前世仇人,这会儿见帝天徒劳无功,云若风立刻就在一旁出言嘲讽了起来。 “连狗屎都吃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天帝殿的有缘人?” “天帝他老人家要是选了一个这样的有缘人,那我估计鸿钧老祖会把他从天帝大位上给赶下来吧!” 听到云若风这货的嘲讽之语,武顺小兰陵这帮家伙全部都哄堂大笑了起来,但帝天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反应,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他破不开天帝殿的禁制,如果帝家家主也破不开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着帝家家主和我的赌局,彻底的输了? 如果我要帝家家主杀死他的话,那他焉有命在? 一个连命都快要没了的人,还那有什么心思去计较云若风对他的嘲讽之语。 帝家家主见帝天没有折腾出任何动静,就在那里暗暗的骂了一声废物,然后亲自走到了镇殿石碑之前。 接下来帝家家主也和帝天一样,抚摸石碑,往石碑上滴血,同样也没有任何结果。 到最后帝家家主在一怒之下催动了他们帝家的无上至宝东皇钟,想用东皇钟来破开天帝殿的禁制。 但如果是一个天帝那种级别的人物催动东皇钟的话,肯定能破开天帝殿的禁制,可是帝家家主根本就无法发挥出东皇钟的真正威能,可以说他连万分之一的东皇钟的威能都发挥不出来。 所以即便是被累成了狗,帝家家主也没有破开天帝殿的禁制,无法进入天帝殿之中。 在这种情况之下,惶恐至极的帝天就只能胡搅蛮缠了。 “我不服,你们天机门的人要是不能进入天帝殿之中,那就不能算你们赢!” 帝天的这话话音刚落,曾梦倩就在那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声。 “哼!” 随后曾梦倩道:“既然你非要我们进去,那本公主就进去给你看看!” 说完这话之后,曾梦倩迈步而出,轻盈的脚步几个起落之间,就跨进了天帝殿的大门之内。 天帝殿和镇殿石碑之间的那层无形无影的屏障,对曾梦倩来说就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样。 而见此情形,帝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额头上冷汗直冒,整个人瑟瑟发抖了起来。 “父亲,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帝天认为我会让帝家家主杀了他,而帝家家主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这会儿的帝家家主已经面露杀机,只要我点头认可,他就会用东皇钟发出音波攻击,杀死了帝天这个他们帝氏一族的天选之人。 帝天是天选之人,对我来说是我的竞争对手,我让帝家家主杀死他,在任何一个人看来是很正常的选择。 但我却并没有做出这种选择,而是看了云若风和姚唯雨一眼,然后朗声说道:“帝家主,我刚才可是说假如,并没有真的要你杀了你儿子。” “我觉的你儿子帝天,他死在你的手里不合适,他最应该死在我兄弟云若风的手里,这才是最合适的!” “不过现在我没有打算让我兄弟杀死他,我要给他们夫妻两个,一个同时报仇的机会!” 听我说到这里,云若风和姚唯雨相顾对视了一眼,这小两口自然是能够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老大,谢谢你!”云若风一脸感激的道。 “老大,谢谢你!我当初还差点儿拜在了你的门下,做了你的徒弟!”姚唯雨冲着我扮了一个鬼脸,笑着说道。 我对着姚唯雨和云若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对着帝家家主道:“帝家主,按照我们两个之间的赌约,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们帝家的东皇钟我觉的不错,将来如果我有了儿子,我打算把这个东皇钟挂在我儿子的脖子上,用来给他做玩具。” “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把东皇钟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