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凌乱的朱雀老祖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凌乱的朱雀老祖

三千件混沌宇宙之中所孕育的先天灵宝之中,五方旗也算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正确的叫法,应该叫做混沌旗, 但后来在龙汉大劫之中,五方旗被一分为五,分成了五件普通先天灵宝, 而这五件普通先天灵宝,就分别是,离地焰光旗,玄元控水旗,青莲宝色旗,戊己杏黄旗和素色云界旗, 五方旗一分为五的这五件先天灵宝,离地焰光旗在道德天尊太上道祖的手中,青莲宝色旗在佛门一方的接引佛祖手中,戊己杏黄旗本来是在元始天尊的手中,但在封神大战之时,元始天尊把杏黄旗赐给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后来封神大战结束之后,杏黄旗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玄元控水旗自从龙汉大劫之后就没有出现过,不知道为何方人物所得, 而素色云界旗,就落在了龙吉公主的母亲,瑶池金母天后的手中, 据说瑶池金母每隔几百年要召开一次蟠桃盛会,当她要召集天庭的仙人来参加蟠桃盛会之时,就会用她的无上法力,把素色云界旗高高升起, 所谓大罗之下,皆为蝼蚁,只要在三界之内,五行之中,其实算起来仍然是人,并不能称之为仙, 只有达到了大罗境界之上,跳出了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才能够算的上是仙,摆脱人的身份, 能被感受到素色云界旗升起的,必须得达到大罗境界才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素色云界旗还有另外一个称呼,被称之为聚仙旗, 而此时此刻,在这个黄金宝箱里面的,会是那传说之中的五方旗之一,瑶池金母用来号令群仙的聚仙旗吗, 曾梦倩的前世是瑶池金母的女儿,她对聚仙旗是再也熟悉不过了,按道理来说,她是不可能会认错的, 这样一来,就相当于天帝把混沌金殿赐给了他的女婿苏天,天后把素色云界旗赐给了她的女儿曾梦倩吗, 两件先天灵宝,就这样被赐给了苏天和曾梦倩, 这天帝和天后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就在我这样想着之时,一脸激动的曾梦倩已经把素色云界旗拿在了手中,看着那洁白无瑕,带着神圣而又庄严的气息的白色旗子,曾梦倩就好像看到了她的母亲,那位天地之间地位尊崇的女人一样, 她是那样的典雅,那样的高贵,她的美丽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原本以为她的母亲是高高在上的瑶池金母,修炼了不知道多少个岁月的她,早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情感,对她这个女儿的生死,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那怕是神仙杀劫降临在了她的身上,她的父亲和母亲都没有去想办法帮她化解, 但当看到这素色云界旗之时,曾梦倩就很清楚的知道,无论是她的父亲,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帝,还是她的母亲,那位天地间地位尊崇的女人,他们对她这个女儿的爱护,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天地间的无上至尊,在面对着自己的儿女之时,都只恨不得倾其所有, 上一世,无法化解自己的女儿和女婿的神仙杀劫,在这一世,天帝和天后就竭尽全力的给他们两个补偿,赐下了混沌金殿和素色云界旗这两件先天灵宝, 有混沌金殿这件先天灵宝,无论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他们的女儿和女婿,随时都可以进入混沌金殿之中,驾驭着混沌金殿离开危险之地, 有素色云界旗这件先天灵宝,只要是极品先天灵宝之下的任何法宝或者武器的攻击,很难伤害到曾梦倩了, 曾梦倩和苏天这两口子,有这两件先天灵宝在手,恐怕在这方天地之间,就没有人能够对他们两个造成威胁了, “母后,” 曾梦倩激动万分的叫了一声前世对她母亲的称呼,然后把素色云界旗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脸上, 在这一刻,她就好像把自己的身体贴在了她母亲的身上一样,感受着隔了几千年时间的母女亲情, 而就在这个过程之中,一道白色的光芒突然从素色云界旗之中投射了出来,笼罩住了曾梦倩的身体, 被这道白色光芒笼罩之后,也不知道是曾梦倩的灵魂,还是曾梦倩的意识,来到了一座云雾缭绕,紫气氤氲的宫殿之前, 在曾梦倩的前世记忆之中,这个地方是她母亲瑶池金母在瑶池之中的卧室,她来到了这里,难道说能够见到她的母亲, 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曾梦倩的脚下就移动的更快了,几步之间就进入到了宫殿之内, 宫殿内的云床之上,果然半躺着一名端庄而高贵,典雅而慈祥,美艳绝伦的女子, 而这个女子,就是这方天地之间地位最尊崇的几名女子之一, “母后,母亲,” 一看到这名女子,曾梦倩激动万分,扑了上去,跪在了云床之前,对着云床上的女子连连的磕起了头, 而这名女子在看到曾梦倩之时,脸上的表情也显的有些动容,看着曾梦倩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慈爱, “龙吉,抬起头来,给母后看看,你这一世变成了什么模样,” 虽然几千年没有听到过,但当听到了这久违了的声音之时,曾梦倩依然泪流满面, “母后,女儿不孝,” “母后,女儿好想你啊,” 一边哭泣着,曾梦倩一边缓缓的抬起了头, 而接下来瑶池金母在盯着曾梦倩打量了片刻之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 “唉,” 在叹息完之后,瑶池金母对着曾梦倩道:“龙吉吾女,你父虽然为天地间的无上至尊,但只要一日不证道,在天道之下,我等永远都如同蝼蚁一般,” “天道要你应那神仙杀劫,就算是我和你父亲,也都无法帮您化解,” “现如今你重新轮回转世,和你前世的夫婿相聚在了一起,对母后和你父亲,你还心存怨恨吗,” 听到瑶池金母这话,曾梦倩早就理解了她前世的父母,还怎么可能会心存怨恨, 只见曾梦倩跪在地上连连的摇着头,简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一边摇着头,曾梦倩一边说道:“不会,女儿不会,女儿从来都没有对母后和父亲心存怨恨过,” “女儿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不能在母后和父亲的身边侍奉你们,陪伴你们,” 听到曾梦倩这番话,瑶池金母脸上的表情表现的甚是欣慰, 在点了点头之后,瑶池金母道:“你能有这种想法,也不枉我和你父对你的一番苦心,” “上一世,你和洪锦必须应了神仙杀劫,我和你父亲救不了你们,但这一世,即便是你们已经重新轮回,但我和你父亲,却绝不会再让你们成为应劫之人,” “这混沌金殿是你父亲赐给你夫婿的,素色云界旗是母后我赐给你的,” “就在我们两个对话的这段时间之内,我已经帮你炼化了素色云界旗,让素色云界旗认你为主了,” “从此之后,在这天地之间,三界六道之内,能伤害我的女儿和女婿的人物,绝对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说完这番话之后,瑶池金母用充满着慈爱的目光看着曾梦倩,但她的形象,乃至她身下的云床,烟雾缭绕的宫殿,都在渐渐的变淡, 感受到了这一变化,曾梦倩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瑶池金母扑了上去,她是多么的想抱住她的母亲, “母后,你不要走,母后,你能让我抱你一下吗,” 大声喊着抱了上去,但瑶池金母和整座宫殿却全部都化成了虚无, 这时曾梦倩的耳边却传来了苏天的声音, “龙吉,你怎么了,龙吉,你醒醒啊,” 等到曾梦倩睁开双眼之时,却看到苏天站在她的身前,正用双手摇着她的肩膀,一脸的关切之色, 但她之前拿在手中,贴在脸上的素色云界旗,却已经从他的手中消失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她做了一个梦吗, 但为什么梦中的场景是那么的真实呢, 她母后说已经帮她炼化了素色云界旗,难道素色云界旗,已经融入了她的身体之中吗, 一念至此,曾梦倩的心念一动,一杆白色的小旗子就出现在了她的手掌之中, 让先天灵宝认主,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但果然和她母亲说的一样,她用她的无上之法,已经帮她炼化了素色云界旗, “夫君,这是母后的素色云界旗,她把素色云界旗赐给了我,而且她刚才已经帮我炼化了素色云界旗,” 手中拿着素色云界旗,曾梦倩一脸激动的对着苏天道, 自己得到了混沌金殿,曾梦倩又得到了素色云界旗,苏天对天帝和天后也是感激万分, “感谢天帝,感谢天后,我苏天对天发誓,这一世,我要是让龙吉受到任何伤害,不能保护好她,那就让我被天诛之,被地,,,,,,” 跪在地上对着那个黄金座椅磕起了头,一边发下了天道誓言,但苏天的誓言还没有完全说出之时,曾梦倩却已经捂住了苏天的嘴巴,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不许你这样发誓,” 就这样,在苏天和曾梦倩当着我们一帮人的面秀了一把恩爱,狠狠的撒了一把狗粮之后,我对着苏天道:“苏天,现在这天帝殿的好处全部都让我们得了,那我们应该怎么离开呢,” 听到我这话,苏天微微一笑,然后坐在了宫殿最高处的那张黄金座椅之上, 接下来苏天问着我道:“姜一,你说你想去那里吧,就算是你想去南极或者北极,我只需要心念一动,顷刻之间就能够到达,” 见苏天说的这么夸张,我就更加想体验一下这混沌金殿究竟是否有他说的那么神奇, 于是我就对着苏天道:“那行啊,你就带着我们去趟南极得了,” 我的话音刚落,苏天就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句:“我们走,” 这时三大神兽家族的三名老祖,以及三大神兽家族的人,姚家和周家的人,还全部都守在天帝殿外面, 但就在苏天的话音刚落之后,天帝殿突然之间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之前天帝殿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尽深渊,这会儿天帝殿消失之后,那无尽深渊又重新出现了, 好在东方家族的老白虎有混沌鼎这件先天灵宝,他用混沌鼎把几大家族的人全部都收了起来,带着他们降落到了安全的地方, 刚刚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还没等老白虎把其他人从混沌鼎之中放出来,南宫家族的老朱雀就一脸凌乱的问着老白虎道:“天帝殿消失不见,那天帝殿里面的人去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