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参加婚礼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参加婚礼

杨伟光和张立达从在部队上之时就跟着老修,他们两个可以说是老修的铁杆兄弟。 因为老修的关系,他们两个算起来给天机门也帮了不少的忙。 虽然他们帮的忙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但我却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后来在老修进了洞天福地之后,他手下的那帮兄弟一直都由张立达和杨伟光这两个人在管理。 考虑到让张立达和杨伟光一直在道上混,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在光头强的建议之下,我给张立达和杨伟光弄了一笔资金,让他们成立了一个保安公司。 让那些道上混的兄弟以保安人员的身份去做事,对他们来说就成了一件又体面又正大光明的赚钱的工作。 后来天一基金成立,陈婉秋又专门给张立达和杨伟光调集了一大笔资金,让他们俩想尽一切办法把保安公司做大做强。 在陈婉秋的帮助之下,引入了许多管理方面的人才之后,这个保安公司很快就做大做强,成了整个西北五省最大的保安公司。 像天一基金,还有许许多多的大公司的安保工作,以及安保人员的培训,都是张立达他们的这个保安公司在负责。 虽然这家保安公司的原始资金,以及后续的资金都和我有关,但考虑到张立达和杨伟光是老修的兄弟,考虑到老修和我之间的关系,陈婉秋从来都没有介入过这家保安公司的管理,完全放权给了张立达和杨伟光。 管理着一个如此之大的保安公司,无论是身份上,还是个人收入上,张立达和杨伟光在同龄人之中,已经算是很不凡的人物了。 在西安这种大城市,买车买房什么的,对张立达和杨伟光来说,就是一件小菜一碟的事情。 但有这样的地位和收入,杨伟光为什么要返回他的老家呢? 他把他的父母接过来照顾难道就不行吗? 不过这些问题电话里面不好问,老修就没有多问,想等着张立达来了之后再说。 我们接下来继续喝酒,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张立达开着一个奔驰六百来了。 这几年时间不见,做了保安公司的老总之后,张立达完全没有了以前那个小混混的样子。 无论是穿着打扮,还是言谈举止之间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气质,看上去就是一个典型的成功人士。 不过在一看到老修之后,张立达在第一时间就摒弃了他这几年来培养出来的气质,立马就变的像一个道上混的小混混一样。 “老大,我终于见到你了!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说话之间,张立达走到了老修的面前,眼圈红红的,抓住了老修的胳膊,使劲儿的摇了起来。 看着一起扛过枪,一起流过血的老兄弟,老修也表现的无比激动,眼圈同样也红了。 “立达,你小子胡说什么呢?你这是咒我死吗?我特么的只要不死,就不会忘了我的兄弟!” 说完这话之后,老修狠狠的对张立达来了一个熊抱。 接下来,张立达跟我们其他的一帮人也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坐在了饭桌上。 因为杨伟光和我们都很熟,对我们一帮人而言,老修的兄弟,和我们的兄弟没有什么区别。 在让张立达喝了几杯酒,吃了几口菜之后,老修就问起了杨伟光的情况。 张立达本来就打算给老修说有关杨伟光的情况,这会儿见老修问,就给我们详详细细的说了起来。 根据张立达所说,原来杨伟光虽然这几年混的很不错,和他一起管理着西北五省最大的一家保安公司。 但或许是因为杨伟光跟着老修在道上混了几年的缘故,杨伟光的家人一直都不愿意相信。 尤其是杨伟光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古板和认死理的人。 就算是杨伟光给家里汇去再多的钱,他都认为杨伟光的钱是从不正当渠道转来的,对杨伟光所做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整天在那里喊着,让杨伟光回家。 尤其是这两年来见杨伟光的年龄越来越大,到现在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之后,杨伟光的父亲更是给杨伟光下了最后通牒,说他如果不回老家,回到他父母的身边去的话,那他们老两口就会和杨伟光断绝关系,不认他这个儿子。 杨伟光本来就是一个孝子,在无法做通他父亲的思想工作的情况之下,杨伟光就只能暂时把保安公司的事情全部都交给张立达去管理,自己带着一笔资金返回老家。 按照杨伟光的想法,返回老家之后,他在当地随便做点儿生意,再找个女人结婚,等到生儿育女各方面稳定了之后,让他的父母不再为他担心。 到了那个时候,他再来帮张立达管理保安公司,或者把他的父母家人接到这边来也行。 作为同甘共苦的兄弟,张立达和杨伟光可以说是生死之交,所以杨伟光根本就不会担心,那怕是他在几年之后回来,张立达会占了他在保安公司的股份,会不让他介入保安公司的管理。 而且张立达也确实没有这种想法,见杨伟光为了家人做出了这种决定,张立达反而对杨伟光很是支持。 在杨伟光返回老家之后,张立达和杨伟光之间一直都没有断了联系,两个人隔三差五的会打一个电话互通有无,对杨伟光的情况,张立达可以说是再也清楚不过了。 按照杨伟光所说,在返回山西老家之后,利用他带去的那笔资金,杨伟光开了一个中型超市,做了一个超市老板。 在这个过程之中,杨伟光的家人忙前忙后的到处托人给杨伟光介绍对象,最终在参加了好几次相亲大会之后,还真让杨伟光遇到了一个他心仪的女孩。 这个女孩名叫何燕,根据杨伟光说,何燕长的非常的漂亮,对杨伟光也是百依百顺,两个人的感情发展的很快,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确认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就在大概一个星期之前,杨伟光给张立达打了一个电话,说他已经和何燕商量好了,他们两个打算在十天之后结婚。 说的具体一点,就是在三天之后,杨伟光打算在老家和何燕举办婚礼。 而作为杨伟光的生死兄弟,张立达自然是打算去杨伟光的山西老家,参加他的婚礼。 这会儿见老修从洞天福地之中返回,张立达虽然没有直说,但他却无比的期望,作为他和杨伟光共同的老大,老修也能够和他一起去参加杨伟光的婚礼。 甚至张立达还在暗暗的想,如果老修会去的话,他不打算先告诉杨伟光,到时候给杨伟光一个大大的惊喜。 作为一起扛过枪,流过血的兄弟,根本就不用杨伟光说出来,老修就主动提出,他要和张立达一起去参加杨伟光的婚礼。 而且老修在喝了几杯酒的情况之下,直接对着我们一帮人道,说杨伟光是他的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我们这帮人也应该跟他一起去参加杨伟光的婚礼。 听老修这样一说,郑海冰就有点不乐意了,他并不是不愿意承认杨伟光不是他的兄弟,而是他打算去湖南看一下茜茜。 在郑海冰把他的理由说了出来之后,老修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 至于苏天这货,他要陪曾梦倩见曾梦倩家的那些亲戚,三姑六婆什么的一个个都要去见,还要请客吃饭什么的,自然也是没有时间。 剩下的我们其他几个人,在时间上倒是没有任何问题。 于是我们几个干脆就跟着老修和张立达跑去了山西的一个地级市,参加杨伟光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