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新郎被打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新郎被打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帮人就坐上了从西安飞往山西太原的机票, 郑海冰要去湖南看茜茜,他就没有跟我们一起去,而是坐上了飞往长沙的机票, 苏天要陪曾梦倩见她的亲戚朋友,我们也没有叫他一起去,如果苏天有时间去的话,我们这一帮人连机票钱都可以省了,只需要苏天动用他的混沌金殿,在一念之间就可以把我们送去杨伟光家所在的地方了, 不过因为距离杨伟光结婚还有一天时间,我们根本就不着急,就不用麻烦苏天了, 就这样,早上九点多坐上飞机,等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太原机场, 从太原到杨伟光家的那个地级市还有一定的距离,我们转乘动车,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到了那个地级市, 老修回来的消息,张立达一直都没有告诉杨伟光,为了给杨伟光一个惊喜,就算是这会儿我们已经到了杨伟光家所在的这个地级市,我们还是没有联系杨伟光,而是先找了一家比较上档次的酒店住了下来, 婚礼在第二天举行,杨伟光早在十来天之前就告诉了张立达他会在那家饭店举办婚礼,所以张立达在和我们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在明天婚礼举行之时,我们这一帮人直接杀到婚礼现场,给杨伟光一个大大的惊喜, 就这样,当天下午我们一帮人在这个地级市内转了一下,对这个地级市的情况作了一个了解,每一个人都给杨伟光准备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 当然,给杨伟光买礼物的钱,肯定由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来统一报销的, 之前陈婉秋给了我一张黑卡,说她特意给我办的,让我需要花钱的时候尽管去刷这张卡就行了, 黑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一种可以透支的信用卡,但就算是信用卡,也是有额度限制的, 给老修他们刷卡的时候,我捎带着让收银的人查一下我这张卡的额度限制,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收银的那个小姑娘在电脑上捣鼓了半天,态度甚是恭敬的告诉我,说以她的权限,是查不到我这张卡的额度的, 生怕我不理解,收银员刻意给我解释了一番,说我的这张黑卡,无论我们一帮人怎样消费,那怕是把她所在的这个商场给买下来,也是不会受到限制的, 听到收银员的解释,武顺这小子眼睛直发光,说我发财了,有这张卡在手里,还有什么买不到的东西, 但我却觉的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以天一基金目前的规模和资本,陈婉秋给我弄一张这样的卡,也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我估计这张黑卡,就算是给我去刷一百个亿,也应该能够从里面刷出来, 在那个收银员一脸敬仰的注视之下,我刷完了卡,然后我们一帮人先返回了酒店,把东西放好之后,在酒店的餐厅里面大吃海喝了一顿, 按道理来说,杨伟光第二天举办婚礼,在当天晚上他怎么着都应该给张立达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他有没有来,什么时候到的情况,但让我们感到有些意外的是,杨伟光始终都没有打电话过来, 举办婚礼之前,琐碎的事情比较多,或许是因为太忙,杨伟光忘了这事儿,为了给杨伟光一个惊喜,张立达就没有给他打电话,我们还是决定,第二天直接去婚礼现场, 婚礼是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正式开始,我们一帮人早上九点起床,一个个全部都穿了正装,打扮的??整整的,带着给杨伟光所准备的礼物,在差不多到十点钟的时候,就打了两辆车赶去了举办婚礼的酒店, 这家酒店距离我们住的酒店并不远,是这个地级市档次比较高的几家酒店之一,正常情况之下,就算是婚礼在十一点半举行,新郎和新娘在十点钟的时候应该已经在酒店的门外或者宴会厅的外面迎接前来参加婚宴的客人了, 但我们一帮人到达酒店之时,却并没有看见杨伟光和他的新娘, 我们感到有点儿奇怪,老修就问张立达,他是不是搞错酒店了,或者说杨伟光临时改了举办婚礼的酒店,并没有通知他, 张立达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他并没有直接给杨伟光打电话,而是先问了一下酒店的前台, 酒店的前台是知道这回事的,根据酒店的前台所说,杨伟光之前确实是定了在他们酒店举办婚礼,而且还给酒店交了几万块钱的定金,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三天之前,杨伟光的家人突然打电话给了酒店,说临时取消了婚礼, 那几万块钱的定金,酒店自然是不会退给杨伟光了, 听到酒店的前台这样一说,我们就更加无法理解了,结婚是人生大事,怎么说取消就取消了呢, 难道说,是出了什么变故吗, 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张立达就拨通了杨伟光的手机, 第一次拨通之时,手机铃声响了许久,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第二次同样也是这样, 等到张立达第三次又拨通了之后,手机终于被接通了,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并不是杨伟光的, 接电话的是杨伟光的父亲,当张立达问杨伟光的情况之时,杨伟光的父亲用无比疲惫和伤感的声音告诉张立达,说他这会儿正在医院,杨伟光在三天之前就被送进了医院的急救室,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听到杨伟光的父亲这样说,张立达和老修当时就急了,急忙问怎么回事,还问杨伟光在那个医院, 杨伟光的父亲说在杨伟光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或许只有杨伟光能够醒来之后,才能把事实真相说出来, 接下来张立达的再三追问之下,杨伟光的父亲把杨伟光所在的医院说了出来, 张立达挂了电话,我们一帮人就急忙赶往了医院, 这个地级市不算很大,我们一帮人用了二十来分钟时间,就赶到了医院的急救室, 杨伟光的父亲这会儿正在急救室门前,他的年轻应该还不到六十岁,但因为连续好几天没有睡觉,一直在急救室门前守着,老人看上去脸色非常的不好,身体状况已经达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还有杨伟光的母亲,和他父亲的年龄也差不多,在听到张立达和老修说他们两个是杨伟光的战友,是杨伟光的兄弟之时,当时就嚎啕大哭着哭了出来,整个人也是处在几近崩溃的边缘, 还有杨伟光的妹妹,和杨伟光家的亲戚朋友什么的,全都在急救室的门口,但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杨伟光要结婚的对象,那个名叫何燕的女人,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跟杨伟光的家人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我们这才知道了杨伟光为什么会被送进急救室的原因, 原来杨伟光那天和何燕去试婚纱照,但不知道为什么,杨伟光却被人给打成了重伤, 根据急救室的医生所说,杨伟光不仅颅内出血,心肝脾肺肾,这几个人体的关键部位,全都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能不能救活是一回事,就算是侥幸救活了,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至于是什么人打了杨伟光,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人打的,在杨伟光没有醒过来之前,杨伟光的家人,根本就一无所知, 虽然警方已经介入,但警方那边,却一直都没有给出任何交代, 最离谱的一件事情,是杨伟光被打成了重伤,送进了急救室之后,新娘何燕和她的家人那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三天时间之内,何燕从来都没有到急救室来探望过杨伟光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