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救人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救人

杨伟光是和他的新娘何燕一起去试婚纱的时候被打成了重伤,濒临死亡的,按道理来说何燕肯定是知情人, 但根据杨伟光的家人所说,杨伟光被成重伤之后,是被路人送进了医院,医院通过杨伟光的手机联系到的杨伟光的家人, 而在这几天之中,杨伟光的新娘何燕,一直处在失联状态,杨家的人根本就联系不到她, 杨家的人和何燕的家人也联系过,但何燕的家人却表现的不冷不热的,说他们同样也联系不到何燕, 但杨伟光和何燕马上要结婚,算起来和他们何家的女婿了,听到杨伟光被打成了重伤,何家的人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关心,没有一个人到急救室来看杨伟光一眼, 之前把何燕介绍给杨伟光之时,因为杨伟光开了一个中型超市,也勉强能算的上是一个老板,何燕的家人对杨伟光很是认可,但这会儿在杨伟光被打之后,何家的人对待杨伟光的态度一下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就让杨伟光的家人感到很难理解了, 不过因为杨伟光还没有从急救室里面出来,可以说生死未卜,杨家的人根本就没有心思跟何家的人去计较, 现在对杨家的人来说,最关键的是杨伟光能不能救活, 救活之后的杨伟光,不会会成为一个植物人,或者说失去生活能力,成为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 而在听到杨伟光的亲戚和家人七嘴八舌的把情况说了一个大概之后,老修红着眼圈,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姜一,伟光是我的兄弟,就算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就他一命,” 见老修红着眼圈求起了我,张立达直接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对着我跪在了地上, “姜先生,我和老大把伟光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你要是能救他一命,那这辈子就算是当牛做,我张立达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说完这话之后,张立达就打算对着我磕头, 当然,我肯定不会让张立达这样做的,我在第一时间就拦住了张立达,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话,伟光是你们的兄弟,难道就不是我的兄弟了吗,” “如果我没有把伟光当兄弟,我会专程跑到这里来参加他的婚礼吗,” “你们放心,只要伟光有一口气在,我就能让他恢复如初,甚至比以前的他,还要更加强壮,更加厉害的多,” 老修是知道我的功德金丹的功效的,所以我这话一说出口,老修立刻就长出了一口气, 张立达虽然对功德金丹不了解,但以他对我的认知,好像还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张立达同样也轻舒了一口气, 不过杨伟光的家人和急救室的医生对我就不了解了, 这会儿听到我们三个的对话,杨伟光的家人虽然很是感动,对我所做出的承诺,却连一丝一毫都不愿意相信, 急救室的医生更是瞪了我一眼,直接向我们下达了逐客令, “你们是什么人,如果你们不是病人的直系亲属,那就请你们离开,” “你们在这里大声喧哗,干扰了急救室里面的医生,导致无法救活病人怎么办,” “这个责任,你们承担的起吗,” 在一名带着眼睛,年龄四十多岁的男医生很不客气的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杨伟光的家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我们这帮人, 很显然,在医院里面医生的权威性是不容质疑的,这名医生的话,对杨伟光的家人来说就是金口玉言, 不过杨伟光的家人见我们和杨伟光关系匪浅,也不好直接赶我们走, 而就在这时,我却把手一伸,从纳戒之中拿了两颗晶莹剔透,鸽子蛋大小的丹药出来, 这两颗丹药并不是功德金丹,但当我把这两颗丹药托在手掌心之时,随着一股淡淡的丹药香味儿传来,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有一种沁人心脾,精神一振的感觉, “老修,立达,把这两颗丹药给伯父和伯母先服下吧,” 在我说出了这话之后,老修和张立达在第一时间就从我的手中拿过了丹药,递给了杨伟光的父母,让他们把丹药服下去, 考虑到我们和杨伟光的关系,再加上我手中的丹药所散发出来的那股香味儿实在是让他们无法拒绝,所以杨伟光的父母在略微一迟疑之后,就从老修和张立达的手中接过了丹药吞服了下去, 这丹药对我们来说算是普通丹药,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丹药就是仙丹, 普通人服用了仙丹的效果,自然就可以想象, 本来杨伟光的父母身体和精神状况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但在服下了丹药之后,可以说在一个很短的时间之内,这老两口就变的神采奕奕,身体的各种不适状况,全部都一扫而光, 甚至这老两口看上去比之前要年轻了好几岁, 这番奇异的场景看在了众人的眼里,简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亲自体验过丹药效果的杨伟光父母,带着一脸的激动和兴奋之色,一下子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在杨伟光的父母看来,仅凭着我给他们老两口的丹药,我刚才所说肯定不假,我一定能够救活杨伟光, “姜先生,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 说着话的同时,杨伟光的父母直接向着我跪了下来, 我当然不会让这老两口对着我跪下,在我调动天地之力挥了挥手之后,杨伟光的父母就算是想跪也跪不下去了,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吧,我说到做到,一定会还你们一个比以前要更加健康和厉害的儿子的,” 听到我这话,感受着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种种神奇,杨伟光的父母这会儿已经没有任何怀疑了, 之前打算赶我们走的那个医生,这会儿也在一旁看的的目瞪口呆,有些无法相信,但却又不得不信, 这个医生以他的社会经验可以做出判断,就算我是个骗子,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骗子, 而就在这个医生在那里胡思乱想着之时,我对着他道:“我想你应该没有权力让我进急救室,那麻烦你带我去见一下你们院长,” 在对我这个人做出了一个判断之后,这名医生对待我的态度就不敢怠慢,急忙带着我去了院长的办公室, 而在到了院长的办公室之后,我没有跟院长废话,直接把我的天机令亮了出来,向他表明了我的身份, 对于天机门,这位院长并不了解,但见我的气势不凡,在我的建议之下,他就给一个他所认识的在当地官方有着比较高的地位的人物打了一个电话,对天机门做了一个了解, 结果在他打了电话之后,那位官方的人物大吃了一惊,在跟院长确认了我的身份之后,急忙让他全力以赴配合我的工作,而且还说他马上会和当地官方的一号人物赶来医院, 院长挂了电话之后,对待我的态度那叫一个恭敬和客气啊, 因为时间紧迫,我没有跟院长废话,让他亲自带着我直接去急救室, 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简单,当院长亲自带着我进入急救室之后,我只不过给杨伟光的嘴里喂了一颗功德金丹,杨伟光被打成了重伤的身体,在不到五分钟之内,竟然彻彻底底的痊愈了, 当杨伟光睁开了双眼,一骨碌从床上做了起来之时,整个急救室里面所有的医生和护士,包括医院的院长,一个个全部都如同被雷击了一样, 而这时,杨伟光却一脸诧异的对着我道:“姜先生,您怎么来了,” 不过我却没有回答杨伟光,而是面色凝重的问着他道:“伟光,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