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省首富之子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省首富之子 上

杨伟光不仅被打的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重伤,甚至连一个男人最关键的部位,都被人狠狠的踩了几脚, 如果不是我的功德金丹的神奇,杨伟光就算是能捡回这条命,他的这一辈子却肯定会彻彻底底的毁了, 把一个人打的这么重,这究竟有多大的仇, 但杨伟光自从离开老家之后,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外面混,按道理来说,他在老家没有这么深仇大恨的仇人啊, 难道在他回老家的这短短的几个月之中,就和人结下了深仇大恨了, 这是杀父之仇呢,还是夺妻之恨, 而且以杨伟光的身手,如果他的对手是普通人的话,就算是一次出动七八个,也不至于把他打成这样吧, 从杨伟光所受的伤来看,他这完全是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就被人给打成重伤了啊, 在做出了这些判断之后,急于知道真相的我就直接问起了杨伟光, 但杨伟光好像有些难言之隐一样,在扫视了一圈病房里的医生护士,以及院长他们之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病房里面的医生见杨伟光好像完全好了一样,就给他做起了全身检查, 结果这一检查之下,着实把医生和护士们给吓了一大跳, 本来急救室的医生认为杨伟光能被救活的几率不到百分之十,就算是被救活了,他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也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就算是他不会成为植物人,能够有清醒的意识,但以他的身体状况,清醒的活着反而会更加痛苦, 可是就在我给杨伟光服下了一颗金黄色蚕豆大小的丹药之后,杨伟光身上的所有症状,他受的所有的伤,竟然全部都神奇的消失了, 这简直是现代医学所无法理解的,这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此时此刻,在医院的院长和那些医生的眼里,我就是一个能够起死回生的神人, 我的手段,简直让他们无法想象, 这时已经有护士走了出去,把杨伟光的情况告诉了杨伟光的家人, 在听到护士所说的情况之后,杨伟光的家人和老修张立达他们全部都拥进了病房之中, 看到杨伟光竟然恢复如初,和一个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杨伟光的父母激动的老泪纵横,又对着我要跪下来,要给我作揖,给我磕头的, 我急忙扶住了他们,说杨伟光是我的兄弟,让他们不必如此, 这时病房内的医生和护士以及院长全都看着我,一个个的眼神里流露出了羡慕之色,这些人都在想着,如果说他们和杨伟光一样,能有一个我这样的朋友该有多好, 当然,无论是院长还是医生护士,这会儿都很清楚地知道,我肯定不是普通人物, 想和我这样的人物做朋友,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尤其是院长,在想到当地官方的一号人物很快就要赶来医院之后,就立马让医生和护士门离开病房, “姜先生,我们就先出去了,等一下王书记他们来的时候,我再进来告诉你,” 院长在临离开病房之前,毕恭毕敬的对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道:“其实他根本就不必来的,如果真的来了的话,那你就让他在病房外面等着吧,” 本来院长以为当地一号亲自赶来,就算是我的身份不凡,也要给他一定的面子,但这会儿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院长在心里面就犯起了嘀咕, 虽然我有起死回生的神奇手段,但在当地一号这种身份的人面前,我不用摆出这么大的架子吧, 让当地一号在病房外面等着,这分明是没把当地一号放在眼里啊, 不要说院长了,就算是杨伟光的家人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时,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杨伟光的家人只是普通的老百姓而已,当地一号这种人物,对他们来说那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我这一个年轻小伙子在言语之间却丝毫都不把当地一号放在眼里,难道说我的身份远远的凌驾在了当地之上, 这时杨伟光的父亲,这位固执而又死板的老爷子,不由的想起了杨伟光曾经不止一次的对他说过的话, “爸,我现在做的事情是正事,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在道上混了,” “爸,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所做的保安公司,背后的老板有多牛逼,以你们的想象力是无法想象的,” “爸,天一基金你听过吗,我们这个保安公司的后台老板,他老婆就是天一基金的陈婉秋,” “给我们这个保安公司投资的,就是天一基金的陈婉秋,” 虽然杨伟光给他爸解释过很多次,但杨伟光他爸却从来都没有相信过, 在杨伟光他爸看来,杨伟光没读过什么书,自从离开部队之后就在道上混,他一个道上的小混混又怎么可能会和天一基金搭上线, 杨伟光之前给他所说的那些,纯粹就是扯淡,他这几年虽然赚了一点钱,但他的钱究竟是不是从正路上来的,杨伟光的父亲一直都不怎么相信自己的儿子, 但这会儿杨伟光的父亲,在领教了我的神奇,听见了我对院长所说的话之后,他就完全相信了杨伟光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这时候的老爷子那叫一个后悔啊, 如果他早点儿相信杨伟光,相信他的儿子,他们老两口只需要去西安看一下,了解一下杨伟光的真实情况,就不会逼着杨伟光回老家,差点儿把他的命给要了, “伟光,爸对不起你,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 “只要你跟着这位姜先生,无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干涉你了,” “我再也不逼着你找对象了,我再也不逼着你给我生大胖孙子了,” 杨伟光他爸说话之时老泪纵横,一脸的后悔之色,杨伟光他妈虽然看到儿子恢复如初了,但只要一想到杨伟光所受的苦,差点儿丢了命,老太太仍然忍不住的留下了满脸的泪水, “伟光,是爸妈对不起你,我们不应该不相信你,” “你有一帮这样的兄弟,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你,” 见他父母在那里哭的稀里哗啦的,杨伟光的心情也不好受,但只要一想到他被打的原因,杨伟光脸上的表情就变的无比狰狞, 杨伟光脸上的表情我们都能看到,看来杨伟光不仅被打了,而且还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这时老修走到了病床之前,和杨伟光相顾凝视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时间, 重重的拍了拍杨伟光的肩膀之后,老修一脸杀气的对着杨伟光道:“说出来吧,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 “把你打成了这样,我修宇轩要是不报这个仇,那我还配做你的兄弟吗,” 张立达同样也对着杨伟光道:“伟光,你要是不说,就说明你没有把我们当兄弟,” 接下来我们所有人,从我到武顺,到小兰陵,全都让杨伟光把他为什么被打,是被什么人打的,整个经过和原因说出来, 甚至连杨伟光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宋昊芮,也在那里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然后拍着胸脯说给杨伟光报仇之时,一定要算他一个, 感受着我们所表达出来的兄弟之情,杨伟光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一边流着眼泪,杨伟光一边给我们回忆起了让他终生难忘的那副场景, 只见杨伟光说道:“那天下午,我和何燕去婚纱店试婚纱,就在何燕刚刚把婚纱穿上,正在让我欣赏之时,一个和我年?差不多大的男的,带着几个保镖走进了婚纱店,” “没想到这人他竟然认识何燕,在看到何燕的第一眼,他就叫出了何燕的名字,” “而就在这人叫出了何燕的名字之后,何燕也认出了他,当时何燕表现的很是激动,叫了他一声林善华,” 听杨伟光说到这里,杨伟光的妹妹脸色一变,在那里小声的嘀咕着道:“林善华,难道是那个我们省的首富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