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蛇蝎心肠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蛇蝎心肠

被杨伟光打了一巴掌,何燕立刻就哭喊着躲到了林善华的身后, 因为是在婚纱店里,就算是他身边带着保镖,林善华也不好对杨伟光动手, 所以林善华让他的几个保镖拉住了杨伟光,而他自己却把何燕搂在了怀里, “小子,我林善华喜欢过的女人,不是你这样的穷屌丝所能娶的,” “你要是放聪明一点儿,就给我的女人道歉,断绝了和她的一切关系,” 一脸不屑和鄙视的看着杨伟光,林善华对着杨伟光道, 见何燕随随便便就抛弃了他,被别的男人搂在了怀里,要说和何燕这种女人断绝关系,杨伟光倒是并不会在意, 但想让杨伟光给何燕道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段时间以来,何燕欺骗了他的感情,花了他不少的钱,现如今让他遭受了这种屈辱,杨伟光又怎么可能会给何燕道歉, 所以面对着何燕和林善华之时,杨伟光不仅没有道歉,而且还破口大骂起了他们两个, 不过对于杨伟光的这种态度,林善华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在表情阴冷的看着杨伟光的同时,林善华对着杨伟光道:“小子,我刚才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但你却给脸不要脸,这就怪不了我了,” 说完这话之后,林善华直接搂着何燕走出了婚纱店, 杨伟光因为被林善华的保镖给拉着,就算是他想动手,想表达出他的愤怒,却都无法做到, 接下来林善华的几个保镖放开了杨伟光,这时林善华已经用他的保时捷跑车载着何燕去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从婚纱店里面冲了出来,远远的看着林善华的保时捷跑车,隐隐约约的听见林善华那嚣张无比的笑声,还有何燕那嗲声嗲气的声音,杨伟光快要被气炸了, 即将新婚的妻子被人给抢走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 所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都是不共戴天的,杨伟光这时候那叫一个恨啊, 但这种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杨伟光根本就没法跟家里交代, 一来是因为这件事太丢人,他觉的有点儿说不出口,二来是因为他前几年一直跟着老修在道上混,无论他说什么,他父亲都不是太相信他, 现在他要是告诉他家人,说他的未婚妻被省首富之子给抢走了,恐怕他的家人不仅不会安慰他,而且还会数落他一顿, 在这种情况之下,心情极度郁闷的杨伟光就找了一个路边的大排档,点了几个小菜,叫了一打啤酒,打算喝他一个昏天黑地,等到酒醒之后把所有的一切告诉他的家人, 如果他的家人愿意相信他,他就带着他的家人一起去西安,离开这个让他伤心屈辱的地方, 但杨伟光却并不知道,林善华的那几个保镖并没有离开,他们接到了林善华的指示,一直偷偷的跟在了杨伟光的身后, 要说放在以前,做过特种兵的杨伟光警惕性还是很高的,被人跟踪他很有可能会发现,但这会儿的他心情极度的烦闷,是他人生之中最郁闷的时间,自然就放松了警惕, 结果,就在杨伟光独自一个人喝了两瓶啤酒之后,林善华的保镖把杨伟光目前所在的位置告诉了林善华, 在打电话让当地道上的一个大哥带了一大堆小混混把杨伟光包围了起来之后,林善华搂着何燕来到了杨伟光所在的大排档, 看着何燕脸上的那副表情,和她依偎在林善华怀里的那副样子,杨伟光即便是用脚去想,他也能够想到何燕和林善华这一对狗男女做了什么, “贱人,没想到,你竟敢是一个这么贱的女人,” 看着那些身上纹着纹身,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一般的小混混,杨伟光倒是丝毫不惧,手里拿了两个啤酒瓶,就指着何燕怒骂了起来, 林善华已经得到了何燕的身体,这会儿最让他感到舒畅的事情,莫过于让杨伟光受到屈辱, 这种事情他干过不少,但经常会有那些被他抢了女人的男人,会屈服在他的权势和金钱之下, 所以当杨伟光怒骂着何燕之时,林善华却搂着何燕,冷眼看着杨伟光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跪在我的面前,向我的女人道歉,” “如果你不道歉的话,我可以保证,你这辈子再也做不了男人,” “我林善华喜欢的女人,就凭你也配,” 何燕这贱女人她也对着杨伟光道:“杨伟光,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看看镜子,你是个什么东西,” “就你那一个小破超市,和你那点儿身家,能和林少相提并论吗,” 听到何燕这话,看着何燕把她的身体依偎在了林善华的怀里,那副无耻至极的样子,杨伟光被气疯了, 只见杨伟光指着林善华怒叱着道:“姓林的,你觉的你很有钱吗,我实话告诉你,不管是你,还是你老子那点儿身家,在我的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随后杨伟光又对着何燕道:“何燕,你以为我真的只是一个超市的小老板吗,你以为我真的只有你看到的那点儿身家吗,” “如果我告诉你,整个西北五省最大的保安公司,我占据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信吗,” “天一基金的陈婉秋,是我老大的女人你信吗,” “如果我真的想要钱,我只需要厚着脸皮跟我老大说一声,别说是几千万几个亿,就算是几十个亿,天一基金的陈小姐也会给我你信不信,” 听到杨伟光怒火滔天的所说出的这番话,无论是林善华还是何燕,甚至林善华带来的这帮人,一个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在这些人看来,杨伟光纯粹是吹牛逼,他要是有他自己说的那么牛逼的话,怎么可能会待在这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做一个小超市的老板, “姓杨的小子,能吹牛逼的人我见的多了,但我没见过比你更能吹的,” “看来你这小子,是不见棺材落泪啊,” “既然你不愿意给我的女人道歉,那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了,” “兄弟们,给我打他,打到他什么时候求饶,什么时候愿意跪下来道歉为止,” 就这样,随着林善华一声令下,从林善华的保镖,到林善华带来的那些小混混,全部都冲了上去,对着杨伟光拳打脚踢了起来,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杨伟光虽然是特种兵出身,他跟着老修也学了一些功夫,但林善华的保镖也算是身手不凡,再加上好几十个小混混,在打倒了七八个小混混之后,杨伟光开始渐渐的不敌, 最终杨伟光被几十个小混混打倒在了地上,打的他遍体鳞伤, 但杨伟光一直都不肯向林善华低头,就算是被打倒在地,他依然在不依不饶的骂着林善华和何燕那个贱女人, 见杨伟光竟然如此的倔强,被打成了这样还不向他低头,怒火中烧的林善华就让他手下的人控制住了杨伟光,把杨伟光按在了地上让他一动都不能动, “姓杨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你愿意叫我一声爷爷,老子今天就放过你,” “如果你不愿意叫,那我就让你这辈子做不了男人,” 其实杨伟光这会儿已经快要没意识了,但他还是强撑着,无比倔强的对着林善华道:“姓林的,你要是有种就打死我,” “我老大一定会给我报仇的,” “孙子,想让你杨爷爷低头,你没有这个资格,” 说完这话之后,杨伟光就昏迷了过去,但林善华这个畜生,他竟然狠狠的在杨伟光的要害部位猛踩了好几脚, 甚至他不仅自己踩,还让何燕用她的高跟鞋也来踩, 何燕这个蛇蝎心肠的贱女人,她竟然丝毫都不念及杨伟光对她的情分,毫不犹豫的用她那足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往杨伟光的要害部位,猛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