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证明身份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证明身份

男人身上的那个关键部位,可以说是神经最密集的部位,也是最容易受痛的部位, 本来杨伟光已经失去了意识,已经昏迷了过去,但被林善华和何燕猛踩了几脚之后,杨伟光在剧痛之中又清醒了过来, 当看到一脸狰狞的何燕和一脸冷漠看着他的眼神像看着一只蝼蚁一般的林善华之时,无尽的愤怒和屈辱瞬间就充斥着杨伟光的身体, 但这时候的杨伟光,身体之内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力气,他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何燕和林善华, 林善华见杨伟光表现的无比愤怒,受到了极度的屈辱,就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爽之干,不由的对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下来林善华直接把何燕抱了起来,抱上了他的保时捷跑车,他只想找一个地方把他的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发泄出来, 而就在林善华开着车离开之后,杨伟光的保镖和那些混混们把已经被打的浑身是血,但却仍然睁着双眼的杨伟光丢弃在了马路边上,一帮人扬长而去, 道上的混混们打架斗殴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当杨伟光被一帮混混们丢在了马路边上之时,路过的好心人给医院打了个电话,让医院派了救护车前来把杨伟光送去了医院急救, 因为林善华的父亲是省首富,而且省首富在黑白两道全都吃的很开,所以对杨伟光是怎么受的伤,具体是被什么人打的,知道真相的人根本就不敢说出来, 比如杨伟光吃饭的那家大排档的老板,他明明知道杨伟光被打和省首富之子有关,他可以向相关部门报案和作证,但他却一直都没有站出来, 而这会儿,在听到杨伟光所说的情况之后,杨伟光的家人全都愤怒至极,杨伟光的父母更是老泪纵横, 只见杨伟光的父亲走到了杨伟光的身边,扶住了杨光伟的肩膀,眼神里充满着慈爱,注视着他的儿子,注视了很长时间, 许久之后,老人家流着眼泪对杨伟光道:“伟光,我一直都不愿意相信你,我认为你的那些钱来路不明,你肯定没走正道,” “就算是你这次被人给打了,我都认为很有可能是你和那些道上混的不三不四的人还有来往的缘故,” “儿子,爸爸向你说声对不起,爸爸向你道歉,” “从现在开始,无论遇到任何事情,我会无条件的相信你,” 听到他爸说出的这话,杨伟光百感交集,纵然是七尺男儿,双目之中却泪如泉涌, “爸,是我太不争气,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而就在杨伟光和他的父母家人抱在了一起流着眼泪,喃喃自语着之时,老修和张立达靠在了我的身边, “姜一,我不管那个姓林的是什么人,把我的兄弟欺负成了这个样子,我要他付出代价,” 老修咬牙切齿,目呲俱裂的说道, “姜先生,如果我放过了姓林的那小子和何燕那个贱人,让我的兄弟这辈子受了这个委屈,那我张立达就不是个男人,” 张立达被气的耳红面赤,喘着粗气对着我道, 我自然是能够明白张立达和老修的心情,如果我的兄弟遇到了这种事情,我的表现只会比他们两个更加夸张, 当然,杨伟光也算是我的兄弟,只不过杨伟光和张立达老修的关系,相对来说要更近一点而已, 只不过我们虽然要给杨伟光报仇,要给杨伟光出了这口恶气,但却总不能直接杀到林善华的家里去, 毕竟我们在现代社会,我这个天机门主虽然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但却并不能太过于藐视法律,滥用我手中的权力, 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那我和林善华这种人有什么区别, 于是我拍了拍老修和张立达的肩膀道:“你们两个放心,伟光是你们的兄弟,同样也是我的兄弟,姓林的和那个贱女人让伟光受了什么罪,吃了什么苦,我们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们,” “我一定会让姓林的和何燕知道,他们究竟得罪了什么样的人,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 “我相信何燕在知道了伟光的真正身份之后,她肯定会为她所做出的选择而后悔,” “她的后半辈子,一定会在后悔和痛苦之中度过,” 老修本来就对我无条件的信任,在杨伟光和张立达的眼里,我更是一个无所不能高高在上的人物, 所以这会儿当我说出这番话之后,老修和张立达杨伟光三个全都眼睛一亮,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兴奋, 可以说这会儿的他们三个,已经想象起了如何报复林善华和何燕之时的场景, 林善华的恐惧,何燕的后悔,好像已经展现在了杨伟光他们三个的眼前一样, 但杨伟光的父母家人对我却并不了解,在他们看来,虽然我有神奇的医术和丹药,我的身份可能不凡,但和林善华的父亲相比,能是一个层面的人物吗, 要知道,林善华的父亲林富贵,那可是黑白两道全都吃的开的人物,在他们这个省里面,有几个人敢得罪林富贵, 考虑到了这一点,杨伟光的家人就显的有些惴惴不安,想劝我们放弃了向林善华报复,但又觉的说出来不太合适, 而就在这时,当地官方一号的人物已经赶来了医院,随行的还有当地官方的几个其他几个重要人物, 比如警方的一号人物,市一号,这些人全部都赶来了, 虽然说我的身份他们无法在电话之中确认,但只要我的身份没有错的话,那以他们的级别,就必须全力以赴的配合我的工作, 对于院长来说,当地官方的大人物这会儿全部都赶来了医院的急救室,我应该从急救室里面出来, 但就在院长正打算到急救室里面叫我出来之时,当地官方的一号却问起了他,说我对他有没有什么交代, 见当地官方的一号这样问,院长就把我所说的话原原本本的交代给了当地官方的一号, 当听到院长说,我让他们在急救室的外面等着,等我处理完了病人的事情,自然会出来见他们之时,让院长感到很是意外的是,当地官方的一号竟然没有感到任何不快,反而让交代着院长,说既然我这样说了,那就按照我的吩咐来做,绝对不能打扰我, 听到一号这样,院长感到很是震惊,对我的身份院长就更加感到无法理解了, 在院长看来,我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算是我的医术比较神奇,能够把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救活,也不至于让当地官方的一号人物,在我的面前表现出一副这样的态度吧, 而就在院长正感到震惊不已之时,听到外面的动静,我就从急救室里面走了出来, “这位应该是姜门主吧,早就听说了姜门主的大名,姜门主果然是年少有为啊,” 见到我从急救室里面走了出来,当地官方的一号,一位年?在四十多岁左右,棱角分明,目光坚毅,一身正气的中年男子就主动走了上来,向我伸出了右手,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人就是当地官方一号,所以我急忙伸出了右手和他握了一个手,主动把我的天机令拿了出来, “我相信,你们对我的身份可能有所怀疑,那就先确认我的身份,然后我们再来谈有关这个案子的事情吧,” 说着话的同时,我把手中的天机令直接递给了一名穿着警服拿着警方用的那种设备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