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烧烤摊轶事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烧烤摊轶事 下

打杨伟光的人主要是青龙老大的手下,毕竟人命关天,如果杨伟光真的被打死了,那他肯定会受到一定的牵连。 就算是警方最终找不到证据什么的,不会影响到他这个老大,但警方肯定会对他手下的这帮小弟加强监管。 所以一般情况之下,道上混的这些人最多把人打个半死,不会闹人命出来。 其实给医院打的那个急救电话。也是青龙老大安排的人打的,在杨伟光被送去了医院之后,青龙老大一直派了人盯着医院。 无论杨伟光是死是活,只要医院那边有消息传来,青龙老大都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而就在今天下午,当他安排在医院的一个小弟反馈回来了情况,说在急救室抢救了三天的杨伟光竟然从急救室里面完好如初的出来了,而且还有好几个官方的大人物去过医院之后,青龙老大就莫名其妙的觉的有些不安了。 派人又仔细打听了一番之后,最终确认的消息,是杨伟光的一个朋友用他的神奇医术救了杨伟光,至于那几个官方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去医院?青龙老大却并没有打听到任何相关的消息。 杨伟光所受的伤,青龙老大是再也清楚不过了,在青龙老大看来,就算是杨伟光运气好能保住命。他的下半辈子恐怕也会成为一个废人,要在病床上或者轮椅上度过了。 但杨伟光的朋友却能够用神奇医术救活了他,而且还能让他恢复如初,这就足以说明了杨伟光的那个朋友的不凡。 如果凭着非凡的手段。杨伟光的朋友认识了什么大人物的话,那肯定会给他和林善华,甚至林善华的父亲林富贵都带来麻烦。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青龙就劝了一下林善华,让他花点儿钱给杨伟光做补偿,了结了他们两个之间的那点事情。 在青龙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没有金钱解决不了的。 杨伟光既然没死,而且还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对他来说这就相当于白捡一百万的好事,他有什么理由拒绝? 至于像何燕这样的女人,被人抢了就抢了。有一百万在手,像何燕这样的女人,他能找一排站在那里让他随便挑! 但让青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杨伟光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别说一百万,就算是一千万,一个亿,十个亿,他都能够拿的出来! 这特么的还要不要脸了? 吹牛逼也要有点谱吧? 如果杨伟光能够拿出十个亿,他还会跑到这个地级市来? 有十个亿身家的人,身边连个保镖都没有?会被他手下的小混混给打了个半死,差点儿连命都没了? 青龙正在这样想之时,林善华和何燕两个在那里发出了狂笑之声。 在林善华看来,他这个省首富之子,拥有着一个身价几十个亿的老爸,他老爸给他的零花钱,一年也就几百万的样子。 能够答应给杨伟光一百万做赔偿,主要是看在青龙和他老爸林富贵关系匪浅的份儿上,才答应了青龙的。 杨伟光这货吹牛逼也不怕闪了舌头,竟然连这种话都好意思说出来? 狂笑了几声之后,林善华对着杨伟光道:“姓杨的小子,你不会被打成了白痴吧?十个亿是一个什么概念你懂吗?就算是我爸,也不敢说能拿出十个亿的现金,你这辈子见过这么多钱吗?” 何燕这女人同样也一脸不屑和鄙视的看着杨伟光道:“杨伟光,我知道,我在你的心里面确实地位很高,如果你真的有十个亿的话,你一定会给我的。” “如果,你真的有十个亿。我也愿意嫁给你,做你的女人!” “只不过可惜的是,你这辈子永远都无法和林少一样,拥有上千万或者上亿的资产了!” “赶紧拿了林少给你的一百万,把你的小超市规模扩大一点,找个农村的女人结婚得了!” 说到这里之时,何燕这女人一脸的刻薄,看着杨伟光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傻子一样。 而杨伟光却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对着何燕道:“何燕,我那天给你说过,天一基金的陈婉秋。是我背后老大的女人。” “西北五省最大的保安公司,我占据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这个保安公司,就是陈婉秋投的资金,我和我的兄弟共同管理的!” 听到杨伟光这话。青龙老大的脸色微微一变,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山西和陕西是邻省,作为当地道上的老大级人物,青龙老大对西北五省的情况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尤其是保安公司这种机构,绝大多数都和道上的人有关。 对于西北五省最大的那家保安公司,青龙老大确实有一定的了解。 那家保安公司的两位老板好像有一个还真的姓杨,而且那家保安公司,确实是天一基金投资运作起来的。 如果杨伟光没有吹牛的话。难道杨伟光他真的是那家保安公司的股东? 难道杨伟光背后的老大,真的是天一基金的陈婉秋的男人? 和天一基金相比,林善华的老爹林富贵又能算个什么呢?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青龙老大竟然情不自禁的有一种后心发冷的感觉。 而这时。何燕这蠢女人却白了杨伟光一眼。 “杨伟光,我觉的林少真的没说错,看来你真的被打成白痴了!” “你要是能和天一基金的陈婉秋搭上关系,你要是西北五省最大的保安公司的股东,你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开个小超市吗?” “别说十个亿了,只要你能够拿出一千万,我就可以答应嫁给你!” 何燕这女人这时候还自以为是认为杨伟光依然喜欢着她,依然愿意娶她。所以她说话之时,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但从她答应了林善华,和林善华一起羞辱杨伟光之时,杨伟光早就看透了他。 站在杨伟光的角度。又怎么可能会接受她? 只见杨伟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从他的身上拿出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把这张黑色的银行卡拿在了手中,举了起来,杨伟光对着何燕道:“这张卡里存的钱,是我这几年以股东的身份从保安公司拿到的分红。” “是婉秋小姐,每年年底之时,安排财务给我汇进卡里的。” “虽然我从来都没有查过这张卡里究竟有多少钱,但以这几年婉秋小姐所告诉我的数字。在这张卡里面,应该最少有两亿多的分红。” “钱这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没有概念,只要跟着姜先生。跟着婉秋小姐,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为钱而发愁。” “何燕,本来我用你的生日做了密码,打算在结婚之后把这张卡送给你的,但现在,我不会这样做了!” 说到这里,杨伟光把他手中的那张黑卡猛的用手一折,几下就把那张黑卡给折成了好几截。 林善华这小子作为省首富之子,他还是有一定的眼光的,虽然他不大相信杨伟光所说的话,但杨伟光拿出来的这种黑卡,在林善华看来却并不是一张普通的卡。 好像在他爸的钱夹子里面。他看到过一张类似的卡。 当然,何燕这蠢女人她自然是没有林善华的眼光,她认为杨伟光是在演戏,是在她的面前装逼。 所以何燕冷冷的一笑道:“杨伟光,你有必要这样吗?你以为银行是你家开的?你想说有多少钱在里面就会有多少钱吗?” 何燕这话一出口,张立达就忍不住了。 只见张立达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条镶嵌满了宝石的项链。 “伟光是我的兄弟,这条项链是我刻意买的,打算在他结婚的时候送给我的弟妹,但现在看来,这条项链我是送不出去了!” “何燕,你能猜到这条项链值多少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