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我这人很公平的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我这人很公平的

和老修在一起道上混的那几年,杨伟光总是觉的自己低人一等,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 后来成立了保安公司,作为保安公司的股东,杨伟光和张立达忙着管理公司,要学习很多东西,整天忙成了狗,想谈恋爱也没有时间。 直到后来返回了老家之后。当他家里人给他介绍了何燕,在第一次和何燕见面的时候,杨伟光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虽然他也感觉到何燕有点儿贪慕虚荣,何燕对金钱特别的执着,但以杨伟光的经济实力,他认为他完全能够养活的起何燕。 那怕是何燕贪慕虚荣势利一点,那怕是何燕对金钱的追求比较狂热,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 最关键的一点,当何燕和他在一起之时,让杨伟光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何燕的年龄虽然不算小了,但何燕竟然把她的第一次竟然一直保留着。直到献给了他。 这对现代社会的男人来说,是最珍贵的礼物,也是最值得自豪和骄傲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杨伟光对何燕死心塌地,打算在结婚之时,把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交给何燕。 其实杨伟光却并不知道,何燕的第一次之所以能够保留到现在,是因为何燕一直想嫁入豪门,想提升她自己的筹码的缘故。 但因为一直都高不成低不就,最终在无奈之下选择了条件相对来说还不错的杨伟光,才让杨伟光占了这个便宜的。 不过不管怎样,何燕把第一次给了他,这就让何燕在杨伟光的心里面留下了比较重要的位置,让杨伟光对她有些割舍不下,有些余情未了。 何燕这女人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会儿一边向杨伟光走了过去之时,她还在继续着她的表演。 “伟光,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我第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如果我不是真心实意的爱上了你?我没有打算和你共度一生的话,我会把我最珍贵的第一次交给你吗?” “但就算是我把我身上最珍贵的第一次交给了你,但你却还是对我不放心,你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一直都没有告诉我,你的交际圈子。” “这导致在我的眼里,你根本就无法和林善华相提并论!” “如果林善华想害你,凭着他爸的背景和资源,让你家破人亡,倾家荡产,对他来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伟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不是认为我和林善华在一起过,我的身体已经脏了,我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我无话可说!就算是你不接受我,不原谅我,我这辈子也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 “我何燕这辈子的男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杨伟光!” 听何燕说到这里,杨伟光已经很难判断何燕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了? 站在杨伟光的角度,让他拒绝何燕,让他狠着心肠把何燕推到一边,是一件他很难做到的事情。 男人往往就是这样,面对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之时,很难硬下心肠。 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杨伟光看不透何燕这女人,我们却能够一眼就看透她。 作为杨伟光的朋友和兄弟。我不可能会让杨伟光接受一个何燕这样的女人! 所以就在何燕走到了杨伟光的面前,正打算扑进杨伟光的怀里,而杨伟光却有些无法拒绝的关键时刻,我刻意表达出了我的态度。 “伟光,你和何燕之间的事情,咱们暂且先不用去追究!” 本来杨伟光有点儿迷茫和凌乱,在听到我这番话之后,一下子就变的冷静和清醒了过来。 在看了一眼何燕之后。杨伟光侧身躲开了何燕。 “我听姜先生您的,您让我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 何燕本来差点儿成功了,只要杨伟光抱住了她,就等于接受了她原谅了她,但被我给破坏了她的计划,这让何燕对我很是怨恨。 但见杨伟光在对我说话之时,表现的是那么恭敬。何燕就算是对我再怨恨,她表面上就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了。 “伟光,我听你的,我相信姜先生他肯定能理解我的!” 何燕这时候表现的那叫一个乖巧啊!简直就好像一个古代时候的小媳妇一样。 我看了何燕一眼,并没有理会何燕,而是对着杨伟光道:“伟光,不管何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林善华这小子抢了你的女人。还差点要了你的命,这是铁的事实。” “我之前说过,林善华是怎么对付你的,你就怎么还给他!” “现在就到了你跟林善华算账的时候了!” 听到我这话,杨伟光的面色一凛,目光如刀的向着林善华看了过去。 “老大,我不会放过他的!他是怎样对待我的,我就会怎样对待他!”杨伟光恶狠狠的道。 何燕这女人也在一旁随声附和着道:“伟光,让我们俩一起吧!我刚才已经替你出了气了,但我觉的还不够!” “我要是不多踹他几脚,怎么对的起你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痛!” 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林善华的疼痛这会儿稍微缓解了一些,但在听到杨伟光和何燕所说的话之后,林善华顿时就被吓的六神无主。 何燕这几脚已经踹的他怀疑人生了,要是被杨伟光再来几下,把杨伟光所受的那些痛苦,全部都还给了他,那他还那里有活路? 这特么的还要不要人活了? “不要啊!求求你们放过我好吗?只要你们能放了我,我可以让我爸打钱过来,你们要多少钱都行!” 为了活命,为了不受皮肉之苦,林善华这会儿只能苦苦的向我们哀求。 但我们又不是缺钱的人,而且我们也不是绑匪。杨伟光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那点儿钱放过他? 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对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而言,钱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 但就在杨伟光正打算走上前去对林善华动手之时。我却拉住了杨伟光的胳膊。 随后我对着云若风道:“小云,撤了你的捆仙索吧!想从我们这些人的手中逃脱,他是做不到的。” 云若风虽然搞不懂我的葫芦里面卖着什么药,但只要是我说的话。对云若风来说就是命令,他会无条件的遵守。 我让他撤了捆仙索,云若风自然会撤了捆仙索。 接下来随着云若风用手指对着林善华一指,捆仙索就化为一道金光,被云若风收进了他的身体之内。 解除了捆仙索的束缚,林善华感觉好受了许多,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林善华对着我行了一礼。 “谢谢姜先生,只要你们能放了我,我一定会做出补偿的!我爸有好几十亿的资产,但他只有我这一个儿子,无论你们要多少钱,他肯定都会给的!” 林善华以为我让云若风放了他,是被他所说的话打动了,所以又在那里强调了一下。 为了让我们放了他,林善华这货也是蛮拼的。 杨伟光虽然搞不懂我这是想干什么?但以杨伟光对我的信任,他却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何燕这女人这会儿却感觉很是不安,因为她生怕她所说的那些被林善华给揭穿,让她的戏无法再演下去。 甚至何燕这会儿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是林善华会戳穿她,她也会抱着一副死不承认的方式和林善华争辩一番。 到了那个时候,就看杨伟光是愿意相信她,还是愿意相信林善华了? 而就在何燕正在暗自筹谋着之时,我却笑眯眯的对着林善华道:“林善华,我这人其实是很公平的!” “在我兄弟和你算账之前,我给你一个向你爸求救的机会!” “给你爸打电话吧!如果他有本事能救的了你,那就算是你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