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难道你视法律为儿戏吗?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难道你视法律为儿戏吗?

能让省一号这种封疆大吏级别的人物在我面前表现出那样一副态度,这让林富贵感觉我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尤其是当听到省一号他们对我的称呼之后,林富贵和佐藤家族的那人相顾对视了一眼,这两个人的眼神之,同时流露出了惶恐之色。 作为日本五大财阀家族之一,佐藤家族虽然不像石原家族一样,对天道们和天机门有着详细的了解,但天机门的名声,佐藤家族的人还是听说过的。 尤其是前段时间,同样是日本五大财阀家族之一的松井家族,因为和天机门之间发生了冲突,最终导致松井家族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之内,沦落为一个三流家族的情况发生之后,天机门的名声,传到了日本五大财阀家族的其他四家。 林富贵和佐藤家族是合作伙伴,从佐藤家族的人这里,他听说过许许多多有关我这个天机门主的情况。 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林富贵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在对我这个天机门主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之下,林富贵在我的面前又岂敢造次? 算是杨伟光会当着他的面打死他的儿子,恐怕林富贵也不敢有任何异议。 对林富贵这种人来说,儿子的命虽然精贵,但总归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而此时此刻,杨伟光在一脚一脚狠的往林善华的身狂踩着,林善华在拼命的打着滚儿,尽可能的想躲开杨伟光的那只四十二码的大脚板。 在这同时,林善华还在嘶声呐喊着向他把林富贵求助。 “爸,你快救救我啊!” “爸,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要是不救我,我会没命的!” “爸,我快要死了,我快不行了,你救救我啊!” 林善华的呐喊声越来越微弱,他已经快没有力气了,但林富贵却好像充耳不闻一样,甚至把头低了下去,强迫着让自己不看到林善华的那副惨状。 而在这时,何燕这个蠢女人在一旁观察了一会儿,这一次她完全能够确定,恐怕算是杨伟光把林善华给拿脚踹死,林富贵和省一号这帮人也不会有任何阻拦。 由此可以看出,我的身份和权势,远远的凌驾在了林富贵和省一号他们之。 很显然,杨伟光所说的那个他背后的大人物,是我。 杨伟光有我做靠山,他的前途将一片光明。<> 像杨伟光这样的男人,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抓住。 为了达到她的这个目的,她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她可以做任何事情。 产生了这个念头之后,何燕的面色一寒,眼露杀机,几步走到了杨伟光的身边。 “伟光,你刚才肯定是误会我了,我刚才那样说,其实是骗他们的,我爱的男人是你,林善华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 一边在跟杨伟光解释着,而且何燕这女人,她又一次用她的十公分的高跟鞋,无犀利和阴狠的往林善华两腿之间最要害的部位猛踩了下去。 “啊!” 这一次被何燕踩到了最关键的部位,林善华发出了凄惨无的嚎叫之声,那声音响彻天际,仅凭着这声音,能够感受到林善华的痛苦,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在这声音发出之后,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痛苦,林善华的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但何燕却认为还没有达到她的目的,这会儿她对待林善华越狠,越有可能会取得杨伟光的原谅。 于是何燕一脚又一脚的用她的高跟鞋往林善华的两腿之间踩了下去。 被何燕连续几脚下去,林善华彻底的废了。 当踩到最后之时,林善华连哀嚎之声都发不出来了,嘴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林善华这辈子玩弄了不少女人,但他最终却死了一个女人的脚下,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憋屈而悲惨的死去的,这也算是他的报应。 “林善华,你这个畜生,你差点儿害死了我老公,我要替我老公报仇,我要杀了你!” 何燕这时候已经有些疯狂,算是林善华已经被她给踩死了,她还在那里拼命的踩着,还想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杨伟光。 而杨伟光这时候早已经放弃了向林善华报仇,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何燕表演。 林富贵缓缓的抬起了头,当看到他的儿子林善华被何燕这个疯狂的女人踩的只有出气的份儿,眼看着活不成了之时,不由的暗自发狠,如果这一次他能够侥幸过关,他一定不会放过何燕这女人。 算是他无法找我和杨伟光报仇,但他儿子的死,他要让何燕和她的家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终于,等到林善华彻彻底底的咽了气,变成了一具尸体之时,何燕这女人停止了她疯狂的动作。<> 看了一眼她脚下的林善华,当看到林善华的惨状之时,何燕不由自主的身体一颤,一下子变的清醒了过来。 急忙往旁边走了两步,尽可能的让自己离林善华远一点,随后何燕一脸深情和期望的对着杨伟光道:“伟光,我帮你报了仇了,你能原谅我吗?” 而此时此刻的杨伟光,早已经看透了何燕,面对着何燕之时,他脸的表情一脸的冷漠。 只见杨伟光面沉如水的对着何燕道:“何燕小姐,我只是想教训林善华一顿,但杀人这种事,我从来没有想过。” “而你却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杀死了林善华,难道你视法律为儿戏吗?” 杨伟光的话音刚落,张立达这小子对着何燕道:“有这么多的警察在场,你竟然敢杀人,不知道何燕小姐你是怎么想的?” “反正违反法律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 何燕在这会儿可以说是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杨伟光的身,但这会儿听到杨伟光和张立达所说的话,看着杨伟光那一脸冷漠的表情,给何燕的感觉,好像他坠落在了一个无尽深渊之一样。 看了一眼地躺着的林善华之后,何燕抱住了她的脑袋,歇斯底里的大喊着道:“不!我没有杀人!林善华他没有死,他不是我杀死的!” 随后何燕把头抬了起来,眼神里带着慢慢的期望,向着杨伟光看了过去。 在这同时,一边向杨伟光缓缓的走了过去,何燕一边对着杨伟光道:“伟光,你要帮帮我啊!我是为了给你报仇啊!你不能让我承担一个杀人的罪名啊!我不想做杀人犯啊!” 然而,杨伟光却故意走到了当地警方的负责人身边,指了指何燕道:“她刚才杀了人,难道你们不管吗?” 杨伟光这样一说,当地警方的负责人不能不管这件事。 但有省一号这种权势滔天的大人物在,当地警方的负责人自然是不敢冒然行动。 在当地警方的负责人向省一号看了一眼之后,省一号面色一沉,对着他道:“既然发生了杀人案,把凶手抓起来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省一号这一发话,当地警方的人一下子忙了起来。 “把这个杀人凶手给我抓起来!” 随着当地警方的负责人一声令下,几个如狼似虎的警察立刻冲了去,抓住何燕给她铐了一副手铐,随后拖着她向警车走去。<> “伟光,救救我啊!伟光,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 何燕在拼命的挣扎着,还不死心的在向杨伟光求救,但杨伟光却把头扭向了一边,刻意连看都不愿意去看何燕一眼。 这样,在当地警方的人把何燕抓了起来之后,林富贵这个省首富一脸黯淡的看了一眼地他儿子林善华的尸体,做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苦着脸摇了摇头。 随后林富贵走到了省一号和我的面前,毕恭毕敬的对着我微微鞠了一躬。 “姜先生,对我儿子所做的事情,我实在感到抱歉!这都怪我林富贵教子无方,竟然让这个畜生变成了一个这样的人!” “现在他已经遭到了报应,我林富贵谁都不怨!” “不过毕竟我们父子一场,姜门主能不能让我把他的尸体带走,给他做一场法事超度一下,再给他找一个位置较好的坟地,也算是了结了我们父子两个的这场缘分!” 说到这里之时,林富贵老泪纵横,看去很是伤感。 这在任何人看来,林富贵这会儿所表现出来的是人之常情,连省一号都动了恻隐之心,都觉的林富贵白发人送黑发人,实在是有些可怜。 但我面对着林富贵之时,双目之的寒芒却越来越盛,一股滔天的杀机,毫不掩饰的从我的身散发了出来。 在我的相师等阶突破到天阶之后,我拥有了和佛门的他心通一样的能力。 只要实力等级和我相差悬殊的人,如果我想知道这个人内心的想法,甚至这个人的命运轨迹,我只需要接近这个人,用心去推算,可以知道一切。 林富贵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并不是大气运之人,所以算是灭世大劫即将降临,天道秩序有些紊乱,但我却依然可以感受到林富贵内心深处的想法。 乃至林富贵的命运轨迹,我都能够推算出来。 所以这会儿当面对着悲伤无的林富贵之时,我却发出了一声冷哼。 “哼!” 接下来我对着林富贵厉声问道:“林富贵,你说你儿子遭到了报应,那你呢?你觉的你什么时候会遭到报应?” 本书来自//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