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小雨扬威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小雨扬威 上

能在这个年纪,就拥有天阶七品的实力,安培荆山确实有他值得骄傲的资本。. 但像安培荆山这样的绝世天骄,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甚至可以说,我们又不是没有虐过! 东方易和帝天,都是安培荆山这个级别的绝世天骄,甚至东方易和帝天,从个人实力和家族出身上来说。比安培荆山还要高一个层面。 所以这会儿当安培荆山在那里口出狂言,叫嚣着说他杀了我之后,他自然会名动天下之时。我们天机门的一帮人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却笑了起来。 在我们天机门的这帮人看来,安培荆山所说的话,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云若风这小子在第一时间就站了出来,一脸不屑的用他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对着安培荆山道:“安培家的小子,我劝你撒泡尿去看看自己的样子,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像你这种货色,不要说杀死我老大了,就算是我老大身上的一根汗毛。都不是你所能撼动的你知道吗?” 云若风的话音刚落,安培荆山被气了个半死,刚刚想反驳,而这时武顺这货也站了出来。 紧跟在云若风之后,武顺这货用更加夸张的表情和语气对着安培荆山道:“小子,有个成语叫坐井观天你知道吗?我觉的你就是那个坐在井里面的癞蛤蟆,一点世面都没见过!” “我看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你们安培家族的老祖宗安培晴明,他也动不了我老大一根汗毛!” 武顺和云若风这两个家伙把我吹上了天。把安培荆山和安培晴明贬低到了极致,这是安培荆山和安培家族的人所无法接受的。 尤其是武顺把安培荆山说成了一只没见过世面的癞蛤蟆,更让安培荆山火冒三丈。 “八嘎!你才是没见过世面的癞蛤蟆!” 安培荆山瞪着眼睛怼了武顺一句,他身后的两名老者也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只见一名留着八字胡的老者看上去气急败坏的道:“晴明老祖是近几百年以来第一大阴阳师,他老人家的手段,已经达到了惊天地而泣鬼神的地步,你们竟然敢小看他老人家,真是岂有此理?” “八格牙路!” 这名留着八字胡的老者话音刚落,另外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先看了一眼安培荆山,然后奴颜婢膝的对着安培荆山弯了一下腰,紧接着,只见这名老者说道:“荆山少族长是我们安培家族的骄傲,是我们安培家族年轻一代最有天赋的一个。” “晴明老祖全力栽培他,早在他十八岁那年,就把他立为我们安培家族的下一代族长了!” “尤其是前段时间,晴明老祖带着荆山少族长去了一趟大藏宫,大藏宫的宫主竟然看中了荆山少族长的资质,不仅让他加入了大藏宫,而且还亲自帮荆山少族长提升实力,让他达到了下品神师的境界!” “荆山少族长能在他的这个年龄成为下品神师,你们知道是一个什么概念吗?” “这就代表着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荆山少族长他很有可能会成为大藏宫的神子!” “三大神宫的神子,每一个都是年轻一代的绝世人物,他这个天机门主。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荆山少族长相提并论?” 因为我表面的实力看上去仅仅达到了上品地仙的程度,就算是和安培家族的这两个老者相比,比他们都差了三个等级。 所以当说到这里之时。安培家族的这名老者,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在这名老者看来,以安培荆山的实力,要想杀死我这个天机门主,简直就如同杀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但对于云若风他们来说,什么安培家族的少族长,大藏宫的神子,还有五大财阀家族和石原家族的人,都没有任何意义。 解决掉他们这帮人。没有比和他们打一场更好的办法。 如果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和他们打两场,或者打三场,直到把他们全都打败,打服,甚至打死为止! 一念至此,云若风这小子就白了一眼安培家族的那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道:“什么狗屁的少族长和神子,有本事就跟小爷我打一场。” “以他的身份,目前还没资格跟我老大打,他只有打赢了我,才有资格跟我老大动手!” 云若风的这话一出口,武顺和小兰陵这帮家伙全部都在那里齐声响应了起来。 “对,小云说的对,他算什么玩意儿,那有资格跟老大打?”武顺在那里一脸鄙夷的道。 “来来来。安培家的龟儿子,让你池爷爷教你怎么做人!”小兰陵这货更是无比嚣张的道。 “各位兄弟,这一次装逼的机会能不能给我啊?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行不行啊?” 苏天这货一本正经的对着小兰陵和云若风抱了抱拳,笑着对他们道。 而见此情形,听到苏天他们这几个的对话,完全没有把他这个安培家族的绝世天才放在眼里,安培荆山快要被气炸了! 不过安培荆山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站在他的角度,他认为我这个天机门主才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他只有打败了我,或者杀死了我,才能获得无上的荣耀! 云若风他们管我叫老大,说明他们是我的小弟,以他的身份是不可能和我的小弟动手的。 换句话说,如果云若风他们要跟他打,他就接受了挑战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着他和云若风他们是同一个层面的人了? 更何况在安培荆山看来,对付云若风他们几个。根本就不用他出手。 有四大财阀家族的人,和石原家族的人,凭借这几大家族的实力。难道还收拾不了他们? 考虑到这一点,安培荆山冷哼了一声,然后把目光投向了佐藤家族的族长佐藤明一。 随后安培荆山这货就煽风点火的对着佐藤明一道:“明一族长,中国人有句话叫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杀死您儿子的凶手在这里,那你为何不给他报仇呢?” “难道你是担心我们几大家族,不会给你们佐藤家族帮忙吗?” 安培荆山的这话一出口,其他的几大家族的人全都在那里随声附和了起来。 “明一族长你放心,我们小泉家族一定会出手帮忙的!” “明一族长你放心,我们麻生家族肯定会站在你们佐藤家族一边!” “明一族长你尽管放心,我们石原家族是不会放过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的!” 而就在这几大族长明确的表达出了他们的态度之后,佐藤明一弯下了腰,对着安培荆山和几大族长深深的鞠了一躬。 “佐藤明一感谢诸位!” “有诸位的帮助,我相信肯定能够报了我佐藤明一的杀子之仇!” 说到这里之时,佐藤明一的双目之中闪烁出了无比仇恨的光芒,缓缓的拔出了一把六尺三寸长的武士刀。 接下来佐藤明一双手握刀,把目光投向了杀死他儿子的罪魁祸首小兰陵。 站在佐藤明一身后的那两名佐藤家族的老者,同样也拔出了他们身上的武士刀,目光凛冽的投向了小兰陵。 但小兰陵这家伙,却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一样,在那里还自言自语着道:“要打就快一点,非要逼逼个没完没了的!” “德一,为父我现在就给你报仇!” 像野兽一样,用日语发出了一声嘶吼,佐藤德一手握双刀,一招泰山压顶,如雷霆霹雳一般的跳了起来向着小兰陵的脑门上劈了下去。 而在这同时,在小兰陵的身后,只见一道五彩的光芒闪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