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第一阴阳师 上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第一阴阳师 上

在被姚唯雨的五光石给打烂了脸之后,佐藤明一刻意和我们之间保持了一段距离。.. 所以在佐藤明一看来,即便是我们这边的人主动向他发起攻击,他也会有反应的时间的。 就算是姚唯雨的五光石他躲不过,但在距离比较远的情况之下,即便是打到了他的身上,也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佐藤明一是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这一方的云若风这小子,他竟然会地行之术。 云若风的地行之术。可以做到日行两千里,他和云若风之间,仅仅隔了几十米的距离。对于云若风来说,顷刻之间就可以达到。 所以当佐藤明一转身求援之时,云若风这小子就用地行之术来到了佐藤明一的身后,打算对佐藤明一来一个偷袭。 因为佐藤家族的所作所为,已经达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所以云若风用任何手段去对付佐藤明一,在我们看来都不过分。 要是对佐藤家族的人讲江湖道义,和他们公平一战的话,那就有点儿对不起枉死在佐藤家族的那些人渣手下的冤魂了。 此时此刻。当听到安培荆山所喊出的那句,让他小心后面之时,佐藤明一微微一愣,但很快他就转过了身子。 而在这同时,几大家族的族长也喊出了和安培荆山一样的话。 “明一族长,小心啊!” “明一族长,快躲开啊!” “明一族长,不要转身,往前跑!” 当耳边传来几大家族族长的声音之时。佐藤明一已经看到了一脸杀气的云若风,还有云若风手中的那杆碗口粗的玄铁棍。 此时,云若风的玄铁棍,距离佐藤明一的脑门上只有不到一毫米的距离。 “这下完蛋了!” 佐藤明一的意识之中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他还没有来得及去想别的,云若风的玄铁棍就已经打在了他的脑门上,把他的脑袋给砸了一个桃花万点满天红。 就这样,五大财阀家族的族长佐藤明一,无比憋屈的死在了云若风的玄铁棍之下。 而见此情形,其他几大家族的族长全都在那里大骂了起来。 “八嘎!” “真是太卑鄙了!” “真是太无耻了!” 不过虽然嘴上在大骂着,但包括安培荆山在内,几大家族的族长,脸上的表情却充满了忌惮。 姚唯雨的五光石,根本就防不胜防,云若风的地行术无比诡异,武顺这货一把就能撕裂了一名天阶六品的顶级高手,这足以说明,武顺的肉体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程度。 可以说像武顺的这种肉体力量,简直能和天阶八品的中品金身的力量有的一拼。 而在场的这些人之中,有那一个的肉体力量,能够和武顺相比? 小兰陵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物。虽然他的实力等级还没有达到天阶七品,但凭着他的平天印和落魂钟,几大家族的族长。没有一个人有把握能够对付的了小兰陵。 还有苏天和曾梦倩这两口子,他们两个的实力级别和几大家族的族长一样,但从他们两个随随便便祭出了两件法宝。就杀死了好几名天阶六品的顶级高手这一情况来看,就算是他们几大族长联手,恐怕也未必会是苏天和曾梦倩两口子的对手啊! 至于我这个天机门主,这会儿反而被几大族长给忽略了! 在安培荆山和几大族长看来,除了老修和宋昊芮之外,在我们天机门之中,实力最强大的并不是我这个天机门主,而是苏天和云若风他们几个。 当然,就算是我这个天机门主被他们给忽略了。仅凭着苏天和云若风他们几个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在安培荆山他们看来,就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了。 安培荆山虽然目空一切,虽然认为他是绝世天才,但他却并不鲁莽,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一个深刻的认识。 只见安培荆山亮出了一把在日本很常见的那种油纸伞。把这油纸伞撑开之后,横着往我们所在的方向抛了过来。 接下来这油纸伞就开始逐渐变大,转眼之间就变的足足有十几个平方米那么大。而安培荆山和几大家族的族长则躲在了这把油纸伞的后面。 姚唯雨见安培荆山他们躲在了油纸伞的后面,就对着油纸伞发射出了她的五光石。 但五光石虽然能够打透油纸伞,却因为分辨不清楚安培荆山他们站在油纸伞后的那个位置。从而无法打中他们几个。 这样一来,安培荆山的这一招就算是暂时化解了姚唯雨的五光石给他们造成的威胁。 不过仅凭着这把油纸伞,即便是能够化解了姚唯雨的五光石。却很难抵挡住我们天机门的其他人。 比如苏天的剑,曾梦倩的闪电枪,还有小兰陵的平天印和云若风的地行术。 安培荆山自己也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在用油纸伞挡住了他们几个的身体之后,安培荆山就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晴明老祖,我们需要你的援助!” “您老人家要是再不现身,我们就要顶不住了!” 就在安培荆山连续喊了两三声之后,从洞的那块石碑附近的一片丛林之中,突然有声音传了过来。 “真是一帮没用的废物,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要是再给我们半个小时时间,我们就能够进入清虚道德真君的洞府了!” 这个声音听起来比较年轻,按道理说应该不是安培家族的族长。那位号称近几百年来第一阴阳师的安培晴明。 而就在这个声音传了过来之后,有四个人竟然脚踏虚空,宛如神仙下凡一般,从洞所在的那块石碑附近的一片丛林之中在半空之中缓步而来。 其实只要达到了天阶七品,成就了下品金身,都能够做到脚踏虚空而行的,无论是安培荆山,还是几大家族的族长,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但看着那四个脚踏虚空而来的人之时,无论是安培荆山,还是几大家族的族长,每一个人的脸上,全部都流露出了无比恭敬的表情。 尤其是安培家族的少族长安培荆山,直接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对着那四个人顶礼膜拜了起来。 这四个人之中最前面的一个,无论是头发胡须眉毛,甚至连眼睫毛都成了雪白色,但这人脸上的皮肤,却如同新生的婴儿一样,看上去是那么的稚嫩,所谓的鹤发童颜,应该就是这种。 在这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之后,跟随着三名年轻男子,这三人的服装打版和安培荆山没多大差别,三个人分别穿着黑黄蓝三种颜色的和服而已。 但这三个人要是和安培荆山相比的话,他们身上最大的特点,那就是目空一切,不把这天底下的任何人放在眼里。 就算是他们之前的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我估计应该是安培家族的那位第一阴阳师安培晴明,也同样没有被他们放在眼里一样。 看来这三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三大神宫所谓的什么三大神子。 估计之前传过来的那段话,应该就是这三大神子之中某一个所说。 片刻之后,鹤发童颜的安培晴明率先抵达,三大神子紧随在其后。 “荆山见过老祖宗,见过三位神子大人!”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安培荆山,轻轻的挥了挥右手,安培荆山的那把油纸伞就被安培晴明给收了起来。 接下来安培晴明就把目光投向了满地的尸体,比如佐藤明一和其他几大家族被小兰陵他们所杀死的那些人。 扫视了那些尸体一眼之后,安培晴明那凌厉如刀的目光在第一时间就向我投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