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前世师兄弟 下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前世师兄弟 下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前世师兄弟(下) 和我猜的果然一样,老修和宋昊芮都是清虚道德真君的有缘人。 或许是早已算到了老修和宋昊芮会同时来到青峰山紫阳洞,所以清虚道德真君把紫阳洞的镇洞石碑做了一个设置,只有他的两个徒弟的转世之身同时和镇洞石碑建立了联系,才能够打开紫阳洞的洞门,进入紫阳洞之。 这难怪五大家族和三大神子在这里折腾了一个多月,却始终都无法打开紫阳洞的洞门。 那怕是三大神子有先天灵宝在手,只要无法满足清虚道德真君所设置的打开洞门的条件,他们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这或许是清虚道德真君在几千年之前参透了天机,也或许是有高深莫测的人物在背后安排好了所有的一切。 经历的事情越多,我越来越认为发生在我们这帮人身的所有一切,在冥冥之全都好像注定了一样。 也不知道这是天道使然,还是有人在刻意安排。 但算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能够安排好这一切的那个人,我简直不敢想象,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好像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一样! 别看闻人倾城和四神兽家族躲避了天道的监察,但我却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我觉的包括四神兽家族在内,所有的一切,还是在天道的掌控和监察之。 算是我之前的万古不灭金身,乃至我现在的功德金身,并不是天道所降下来的灭世金雷灭不了,而是天道不愿意灭,或者没有到灭的时候而已! 在天道面前,算是开天辟地的盘古,也只能选择用身陨的方式来化身万物,不用说其他人了。 试问这天地之间,还有人能够开天辟地的盘古强大吗? 答案显然是没有的! 在我正想着这些之时,老修和宋昊芮相互击掌庆祝了一下,随后兴高采烈的带着我们一起向三百米之外传来响动的方向走去。 当我们走过去之时,轰隆隆的响声已经停了下来,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仙家洞府的洞门。 不过之前因为镇洞石碑的作用,整个仙家洞府,被用阵法封锁了起来,使的我们根本看不到洞府的存在。 而此时此刻,当通过洞门往内看去之时,能够清晰的看到洞府之内的状况。 总体来说,清虚道德真君的洞府和昆仑派十二金仙之其他几位金仙的洞府差不多,洞府内的一切浑然天成,郁郁葱葱的长满了各种天才地宝,各种珍植物。 往里面走个几百米之后,能够看到空间最大的一个山洞,这应该是洞府的主人清虚道德真君平时用来修炼打坐的地方。 而在主洞府的左右两旁,还有两个相对来说要小一点的山洞,我估计这应该是清虚道德真君的徒弟的修炼居所。 当看到那两个小一点的山洞之时,老修和宋昊芮竟然全都不约而同的神情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分别走进了两个山洞之。 老修走进的是左边的那个山洞,宋昊芮走进的是右边的那个山洞。 山洞里面除了一张石床和一张石凳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但老修和宋昊芮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之后,两个人脸的表情看去全都好像有点儿惆怅一样。 “姜一,我怎么感觉这个山洞对我来说好熟悉的一样!” “我好像在这个山洞里面生活过!” 看着左边的那个山洞,老修对着我道。 “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我好像也在那个山洞里面住过一样!那个山洞里的石床和石凳在我的睡梦之出现过好多次!” 宋昊芮同样也看着右边的那个山洞对着我道。 对于他们两个有这种表现,我这会儿已经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了。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带着我们进入了紫阳洞之,老修和宋昊芮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于是我说道:“老修,宋大哥,既然你们两个是清虚道德真君的有缘人,难道你们没有想过原因吗?” 而听到我这话,老修和宋昊芮立马反应了过来。 “姜一,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前世是清虚道德真君的徒弟?”老修有点儿激动的问着我道。 宋昊芮同样也问着我道:“姜一,难道我也是清虚道德真君的徒弟?我和老修是同门师兄弟?” 面对着一脸激动的老修和宋昊芮两个,我微微一笑,指了指最间的那个主洞,然后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同门师兄弟,我相信进了这个主洞之后很快会有一个答案。” 我这话刚一出口,老修和宋昊芮有些迫不及待的迈步跑向了间最主要的那座洞府。 而我们其他几个人倒是没那么着急,缓缓的跟在了老修和宋昊芮的身后。 等到我们进入了主洞之时,老修和宋昊芮站立在主洞的门口,呆呆的看着洞门正对面的那面墙壁。 和其他昆仑十二金仙的洞府差不多,在主洞正面的墙,刻画着三大天尊的画像,元始天尊居于间,道德天尊和灵宝天尊分别在左右两边。 而在这画像之前,放着一大两小三个蒲团,应该是清虚道德真君和他的两个徒弟平时用来修炼之时所坐的。 看着这三个蒲团,在老修和云若风的意识之好像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这个身影,经常会穿着一件面绣着阴阳八卦图案的紫色道袍,好像在梦,或者说在他们的潜意识之,曾经出现过无数次。 对他们两个而言,这个穿着紫色道袍的人,给他们两个的感觉好像是他们两个最亲近的人一样! 这种感觉,很难用语言来说明白,但看着这三个蒲团之时,老修和宋昊芮却有一种很强烈的这种感觉! 这样,在盯着那一大两小三个蒲团,看了片刻之后,老修和宋昊芮竟然不约而同,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跪在了蒲团之,先对着三大天尊的画像三拜九叩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双腿盘坐,摆出了一个修炼的姿势,进入了深度修炼之。 而在这个修炼的过程之,有无数个前世的记忆画面竟然无清晰的呈现在了宋昊芮和老修的意识之。 在宋昊芮的意识之,前世的他是殷纣王殿前的谏官,名字叫做杨任,因为不满殷纣王的祸国殃民行为,作为谏官的他,痛骂了当朝天子一顿,想用这种方式让昏庸无道的殷纣王清醒过来。 但谁知道他的赤胆忠心不被人认可,反而惹恼了昏庸无道的殷纣王,在殷纣王一声令下之后,他的一双眼睛被当着武百官的面残忍的挖了出来。 当时的他,虽然鲜血满面,痛彻全身,但他依然在大骂着殷纣王和他那些祸国殃民的奸佞之臣,这让殷纣王更加愤怒无,又一次下达了命令,要把他推出午门,凌迟处死。 而在御林军把他推出了午门,刽子手已经磨好了刀,要把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的关键时刻,一阵狂风突然刮来,他的师尊清虚道德真君不仅救了他,而且还把他带到了青峰山紫阳洞。 带到了青峰山紫阳洞之后,清虚道德真君给他服下了一颗丹药,在服下这颗丹药之后,从他的眼睛部位竟然长出了两只手,在这两只手的手心处,竟然分别长着一只眼睛。 而从此之后,他的这一对眼睛,可以看天庭凌霄,下看九幽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