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你们有见过这样的令牌吗?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你们有见过这样的令牌吗?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你们有见过这样的令牌吗? 从我这几年所经历的事情来看,还真和我祖爷爷说的一样,有些事情是早已经注定的。 或许这是冥冥之天道的安排,也或许有一双无所不在的双手在暗牵引着这一切。 既然这样,那我索性顺其自然,在能争取的情况之下争取一下,如果无法争取,只能顺从天道的安排了。 当天,在把女娲令传给了我之后,我祖爷爷又勉励了我一番,让我一定要坚守本心做事,时时刻刻都不要忘记了我们姜家人的本分。 而且我祖爷爷还告诉我,只要我有女娲令在手,代表着我在天机一脉的地位得到了确认,无论是他,还是他的那些弟子,甚至我爷爷和我爸,天机一脉的任何一个人,都必须遵从我的号令。 说的明确一点,在天机一脉,除了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之外,从身份来说,我成了头号人物。 这样,在确立了我的身份之后,我祖爷爷亲自把我送出了春山茶馆,而且我祖爷爷还跟赖老和他的那些弟子们明确了我的身份,告诉他们我现在是天机一脉的头号人物,我可以给他们下达任何命令。 这让赖老和我祖爷爷门下的那些弟子们对待我的态度那叫一个恭敬,让我感到很是别扭。 要知道,赖老和这些人都是我祖爷爷的门下,从辈分来说,他们可都是我的太爷爷一辈的,这会儿一大帮我太爷爷辈分的人,却对着我躬身行礼,这叫我情何以堪? 不过我祖爷爷也真是的,他收下了赖老这样的徒弟也算了,毕竟赖老的年龄和身份在那儿放着,但他为什么要收下一帮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年轻人做门下弟子呢? 让这帮小年轻人和赖老一个辈分,我估计赖老被一大帮可以叫他太爷爷的年轻人称作师兄之时,他的内心肯定是崩溃的。 心里面突然产生了这些念头,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站在我祖爷爷身后的赖老一眼之后,我有些尴尬的离开了春山茶馆。 但在从春山茶馆返回玉华小区的路,我却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给云若风,小兰陵,苏天和老修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到我住的房间来,有重要的事情和他们商量。 因为明天要举办婚礼,云若风和苏天正忙的不可开交,但在接到了我的电话之后,却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丢下了手的事情,直接赶来了玉华小区。 所以当我回到玉华小区等了不到十来分钟的时间之后,云若风小兰陵他们这帮人基本全部都赶到了。 郑海冰这小子去偷偷的看了几天茜茜之后也返回了西安,这会儿的他正和武顺小兰陵在一起,在小兰陵接到了我的电话之后,这俩货跟着小兰陵一起来了我的房间。 “师父,你有什么好事,竟然还打算瞒着我!” 一进入房间,郑海冰这小子故意埋怨起了我。 武顺这货表现的更加夸张,竟然对我纲线了起来。 “老大,你这有点儿做的不对了啊!海冰是你徒弟不用说了,我可是最早跟着你的兄弟,有好事你竟然没打算告诉我,你这也让我太心寒了!” 说这话之时,武顺这货竟然做出了一副捂着心脏,很是痛苦的样子,惹的小兰陵和云若风他们几个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苏天在小兰陵和老修还有云若风三个的身扫视了几眼,然后皱着眉头略微思考了一下。 接下来苏天对着武顺和郑海冰道:“顺子,海冰,你们两个别闹了,我猜姜一他把我们几个专门叫来,应该是有什么和远古八族有关的事情吧?” 对于自己远古八族的身份,云若风他们几个早已经知道了,所以这会儿苏天这样一说,云若风和老修他们三个在眼神里做了一个交流,全都默默的点了点头。 而见此情形,我对着苏天竖起了大拇指。 “真不愧是天帝女婿啊!这一下子抓住了根本!” 我调侃着苏天,让苏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脑袋。 “什么天帝女婿,你这话要是被我老丈人听到了,会把他老人家吓到的!” 对于他们两个前世的身份,苏天和曾梦倩肯定选择隐瞒了,所以苏天所说的他的老丈人,自然是曾梦倩这一世的父亲。 这会儿听到苏天这话,我们所有人全都大笑了起来。 在笑完之后,我右手一伸亮出了女娲令,把女娲令平放在了我的手掌心之。 看到我手的女娲令,他们几个人在第一时间全都把目光汇聚了过来。 “师父,这个令牌是用来干什么的?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郑海冰一脸好的问着我道。 “老大,这是不是灵异调研局又给我们重新做的令牌啊?这令牌看去古朴典雅,非常符合我的身份啊!” 武顺这货在说着话的同时,已经伸出了他的右手,想把令牌拿在他的手。 但我却瞪了武顺一眼,并没有把令牌给他。 “你们几个有见过这样的令牌吗?” 我这话是说给小兰陵他们几个听的,而且在说话之时,我把令牌直接递给了苏天。 苏天从我的手接过了令牌,拿着仔细看了看,然后重重的摇了摇头。 “没见过!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令牌!” 说完这话之后,苏天把令牌递给了老修。 老修也仔细的看了一番令牌,也同样重重的摇了摇头。 “我也没见过这样的令牌!” 说完这话之后,老修把令牌递给了云若风,云若风也同样摇了摇头。 “老大,这令牌有什么用啊?我是从来都没见过这样的令牌!” 在云若风问着我之时,小兰陵主动从云若风的手拿过了令牌,拿着令牌仔细的看了片刻。 随后小兰陵一脸凝重的盯着令牌道:“这令牌我还真见过!我记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打开了一个我爷爷的箱子,里面有一面这样的令牌。” “不过当时还没等我把令牌从箱子里面拿出来玩,被我爷爷发现了!” “那一次我爷爷把我打的好惨,让我再也不许动他的那个箱子!” 说到这里,小兰陵看去有点儿尴尬的道:“或许是因为那一次被我爷爷给打的很惨的缘故,我才记住了箱子里的那个令牌的样子。”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我爷爷的那面令牌,和这面令牌是一模一样的!” 听小兰陵这样一说,我竟然情不自禁的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小兰陵的家里保存着女娲令,那说明远古八族的传人对女娲令还是较重视的。 虽然女娲令已经失去了功效,但远古八族的传人还是把女娲令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了下来。 苏天和老修云若风没有见过女娲令,很有可能是他们的家族长辈和小兰陵的爷爷一样,把女娲令珍藏的较隐秘的缘故。 想到这些,我把女娲令的来历说了出来。 “这个令牌叫做女娲令,是女娲娘娘传给我们远古八族的令牌。” “我简单来说吧!如果我们把远古八族的女娲令能够凑齐,有可能会找到女娲娘娘遗留在这个世界的洞府,也是女娲娘娘曾经修炼过的娲皇宫。” 听我这样一说,小兰陵和云若风他们几个全都炸窝了。 “女娲令,娲皇宫?” “这要是能够找到女娲娘娘的娲皇宫,我们岂不是要发达了?” “人族圣母女娲娘娘,她可是这天地间地位最高的几个人之一,算是天帝都没法和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