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云若云 - 天命神相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云若云

秦楚楚说话之时,眼神里充满着幽怨,向着我看了过来。 而对于秦楚楚话里的意思,天机门的这帮人又岂能不明白? 对于秦楚楚来说,她最希望嫁的男人当然是我,她最爱的男人自然是我,但我和她之间,却因为种种原因,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 所以秦楚楚说出这话之时,天机门的这帮人虽然感到很是遗憾,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接她的话茬。 尤其是我,表情异常尴尬的把头低了下去,都不敢和秦楚楚的目光对视。 闻人倾城同样也很清楚的知道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所以她并没有说什么,以朋友的身份默默的站在了曾梦倩和姚唯雨的旁边,成为了伴娘团的一员。 但秦楚楚的二姐秦美美,她自然是站在秦楚楚一边,在瞪了一眼把头低下去的我之后,秦美美冷哼了一声道:“哼!我算是看透了,这个世界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楚楚,我觉的你没有嫁给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对你来说不是坏事!” 秦美美这是在替她妹妹出头,在那里指桑骂槐的骂着我,但在当前的这种场景之下,我是不可能和秦美美计较的。 不过算是明知道她二姐是在替她出头,秦楚楚还是不愿意让我承担一个无情无义的罪名。 于是秦楚楚拉了一下秦美美的胳膊,用埋怨的语气对着秦美美道:“二姐,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如果他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的话,你觉的我会喜欢他吗?” “我们两个之间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我的错!” 说到这里,秦楚楚一脸的自责,而秦美美却显的有些无可奈何的对着秦楚楚道:“楚楚,你怎么这么傻呢?把什么错都揽在了你的身,你觉的会让人家回心转意吗?” “男人要是狠起了心,我们女人要无情的多!” 秦美美的这番话意有所指,应该和她自己的经历有关,但对于秦美美的这个观点,我们一帮人却不方便来发表评论。 而在我们正感到有些尴尬之时,一辆酒店专用的那种奔驰车缓缓的开了过来,停到了天一酒店的门前。 这辆奔驰车的面印着另外一个酒店的标志,估计应该是专程送人过来的,而在车子挺稳之后,随着后排的车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看去质彬彬的男子,和另外一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最多我们大一两岁的年轻男子,先后从车走了下来。 因为要给云若风和苏天举办婚礼,所以天一酒店今天不接待客人,如果是到酒店来消费的客人的话,酒店门口岗亭的保安是不会放人进来的。 但保安放了这两个人进来,说明这两个人是来参加婚礼的。 可是当看到这两个人之时,我们天机门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认出这两个人的身份。 在我们十几双眼睛盯着这两个人看着之时,这两个人已经走到了酒店门口。 带着金丝眼镜的那个年男子,跟在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身后,他对待年轻男子的态度,看去颇为恭敬一般,给人的感觉,好像年轻男子是个老板,带金丝眼镜的这位是他手下的雇员一样。 “小风,这十来年不见,看来你是认不出我这个大哥了!” 走到了酒店门口,在打量了一番我们一帮人,尤其是当看到秦楚楚和闻人倾城这两个绝世美女之时,年轻男子的眼睛明显的一亮,但最终他却把目光停驻在了云若风的身,一脸傲然的对着云若风说道。 而听到这名男子所说的话,从他说话的声音和他的面部轮廓,云若风一下子确定了这人的身份。 “大哥,你是我堂兄云若云?” 随着说出了这人的身份,云若风表现的无激动,一个箭步跨前去,伸出了他的双手,想抓住他的堂兄的胳膊。 作为堂兄弟,十来年没有见面,在他大婚之日能够前来,云若风肯定想和他的堂兄来一个热情拥抱的。 但让我们所有人全都感到很是意外的是,云若风的堂兄云若云却表现的很是冷漠,他刻意把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并没有让云若风触碰到他的身体。 说白了,他不想让云若风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两兄弟久别重逢的感情。 说的更直接一点,对云若风这个堂弟,他并没有把他当做他的亲人。 而见他的堂兄竟然表现出了一副这样的态度,云若风神情一愣很是尴尬,但云若风却并没有和他的堂兄太过于计较。 对云若风来说,他的堂兄怎样对待他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接下来想跟他堂兄问的问题。 只见云若风对着云若云道:“大哥,是爷爷让你参加我的婚礼的吗?他老人家为什么没有来呢?是不是他老人家的身体不好啊?怎么每一次我打电话过去,爷爷都不接我的电话呢?” 对云若风来说,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他爷爷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了! 所以云若风像连珠炮一样的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言语间充满了对他爷爷的思念。 而在云若风问出了这几个问题之后,云若云的面色一凝,脸略微露出了一丝悲伤之色。 随后云若云沉声道:“小风,爷爷他老人家前段时间一直在重症监护室,在前天晚,他已经离开了我们!” 在他大喜的日子,却听到了一个这样的消息,对云若风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 “你说什么?你说爷爷他老人家已经离开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让我见爷爷最后一面?” “云若云,你要跟我说清楚!” 云若风这会儿好像疯了一样,眼睛里满是泪水,一把抓住了云若云的衣服,嘶声厉吼着道。 云若云本来打算躲开,不让云若风抓住他的,毕竟云若云也是云家子弟,多多少少是有两下子的。 但让云若云没想到的是,云若风的速度之快,简直让他无法想象。 好在云若风看在本家兄弟的份儿只是抓住了他的衣服,并没有扼住他的喉咙而已。 于是一边挣扎着,云若云一边对着云若风大吼着道:“小风,你疯了吗?你抓住我干什么?是爷爷不让我告诉你的!” “爷爷说他不想让你见到他临死之前的样子,他不想破坏了他在你心里面的形象!” 云若云这样一说,云若风放开了他,跪在了地,抱着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爷爷,原本我想着给你找个漂漂亮亮的孙媳妇,带着她一起去见您,没想到现在孙媳妇找到了,我却永远都见不到您老人家了!” “爷爷,我不孝啊!我为什么没有去看您啊!” 云若风一边大声的哭着,一边在那里万分自责的抽起了自己嘴巴子。 而见此情形,可把姚唯雨给心疼坏了,她急忙走到了云若风的旁边,蹲了下来抓住了云若风的手。 “小土,你不要哭,今天是我们俩大喜的日子,爷爷他老人家肯定不希望看到你哭!” 在姚唯雨劝了一番之后,云若风渐渐的停止了哭泣,从地站了起来。 这时见云若风站了起来,云若云给他身旁的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年男子使了一个眼色。 “请问您是云若风先生吗?我是云苍茫老先生的律师,云老先生在去世之前曾经立下了一个遗嘱,需要我来配合你们兄弟两个处理一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