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老修离开家乡有十多年了,所以这些年轻一代的小伙子们都不认识他。 这会儿听到老修说他是修家寨的人,而且还说族长是他爸,这几个小伙子的目光全部都汇聚在了老修的身。 被老修抓住了枪杆的那个小伙子把老修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然后问着他道:“你说你是族长的儿子,那你叫什么名字?” 另外还有一个手握着木棍的小伙子面色不善的对着老修道:“族长的儿子已经失踪了十来年了,据说是死在了外面,怎么突然冒出了个你来?” “如果你是族长的儿子,那你能说出族长的名字吗?” 听到这两人所说的话,尤其是后面那个小伙子所说,老修的面色一沉,瞪了那个小伙子一眼。 “我叫修宇轩,这个名字寨子里面的老人应该都知道!” “至于我父亲,修战这个名字应该整个修家寨的人都知道吧?” 听到老修说出的这番话,寨门两边的几个小伙子全部都陷入了沉默之。 甚至有几个小伙子已经把手的标枪和棍棒放了下去。 很显然,老修所说的他的名字和他父亲的名字,并没有任何问题。 “没想到轩哥你还活着,族长要是知道了,他该有多高兴啊!” 被老修抓住标枪的那个小伙子表现的较激动,直接连对待老修的称呼都改了。 而这个小伙子的话音刚落,之前面色不善的那个小伙子却在那里叽叽歪歪的说了一堆。 “既然你能说出族长的名字,那说明你确实和族长有关,但你究竟是不是族长的儿子,需要族长亲自来确定。” “不过和你一起的这些人,和我们修家寨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进入修家寨,但他们却不行!” “他们从那里来的,回那里去,绝对不能影响我们修家寨推选新任族长!” 听到这人所说的这番话,老修脸的表情显的更加阴沉了许多。 在盯着这人看了一眼之后,老修对着他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我们修家寨,你是什么身份?” 这人面色阴霾的回答着道:“我叫修义,修罗是我叔公!” 听到修义的回答,老修的脸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对于修义所说的修罗这人,他应该是有一定的了解。 接下来老修又问着他抓住了枪杆的那个小伙子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在我们修家寨是什么身份?” 这个小伙子态度热情的对着老修道:“轩哥,我是修仁啊!我小时候经常跟着你玩,族长是我大伯,算起来我们两个是叔伯兄弟啊!” 听到修仁所说的话,老修的眼睛明显的一亮,盯着修仁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番。 从修仁的脸,老修隐隐约约的回想起了他小时候的样子,回想起了他在修家寨之所度过的十几年岁月。 “阿仁,没想到你竟然长这么大了!” 无限感慨的同时,老修走了过去,重重的拍了拍修仁的肩膀。 “轩哥,你赶紧回家吧!大伯他这些年过的很苦闷,他老人家虽然不怎么说话,但在他的心里面,你是他看的最重的人!” 听修仁这样一说,老修更加急着想回家了,至于修义所说的话,对老修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走吧!去我家里吧!” 在对着我们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老修打算在前面带路,带我们进寨子。 然而在这时,修义这货却不知死活的用他手的木棍把我们一挡。 “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你是修家寨的人,我不拦你,但你带来的这些人,从那来的给我滚回那里去!” 本来老修不打算跟修义计较,因为修义算起来是他的晚辈,而且无论是年龄还是个人实力,和他老修都差的太远。 但修义的这幅态度和他所说出的话,却彻底的激怒了老修。 只见老修阴沉着脸对着修义道:“既然修罗是你三叔公,那你应该知道,要论修家的辈分,你是要喊我一声叔的!” 我们国人是最讲究辈分的,尤其是传承越久远的家族,化底蕴越深厚的地区,最讲究辈分和礼仪这些方面。 但修义这货在听到老修这话,面对着老修这个家族长辈之时,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而接下来老修继续道:“我的朋友,都和我是一个辈分的,按道理来说,他们全是你的长辈。” “但你见了长辈对长辈不敬也算了,竟然还敢对我们指手画脚的!” “我爸是修家寨的族长,按照我们修氏一族这一千多年来的习惯,我是下一任修氏一族的族长,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在说完这话之后,还没等修义做出回应,老修的身形一闪,一个箭步跨到了修义的身前,一把夺过了修义手的木棍,一巴掌甩在了修义的脸庞,直接把修义的整个人给甩到了十来米远的位置。 其实这还是老修手下留情的结果,如果老修稍微用一点力量的话,恐怕修义的小命儿都已经没了。 这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所花费的时间最多也是个两秒钟的样子。 等到修仁他们几个反应过来之时,修义已经落到了十米外的地方,在地打着滚儿。 修义在他们几个之,还算是较厉害的一个,结果在老修的手下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让修仁他们几个对老修的实力震惊不已。 “轩哥,你竟然这么厉害!” 修仁一脸崇拜的对着老修道,但老修却并没有再说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之后,直接走在了前面,进入了寨子之。 我们一帮人跟在了老修的身后,寨门口的那些小伙子有了修义的前车之鉴,再也没有人敢发表任何反对意见。 而在我们跟在了老修的身后往前走了有个大概十来米的样子之时,有两个小伙子走前去把修义从地扶了起来,还有两个小伙子围在了修仁的身边,看着我们一帮人的背影,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一名身材雄壮,皮肤黝黑的小伙子道:“仁哥,你说轩哥他突然返回了寨子,是不是族长叫他回来的?” 另外一名看去有点儿瘦,长相较清秀的小伙子道:“仁哥,你说是修勇厉害呢?还是轩哥厉害啊?” 对于这两个所提出的问题,修仁皱着眉头在思索着一样,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回答。 而在这时,修义被那两个小伙子扶了起来。 其实老修还是手下留情了,因为毕竟是同一个寨子的人,而且算起来都是同宗同族的人,在没有深仇大恨的情况之下,老修没有必要一下子把人打成重伤。 修义这货仅仅被老修一巴掌给扇飞了,除了身沾满了尘土,看去较狼狈之外,他并没有受太重的伤。 在他的脸颊,连个巴掌印都没有留下来。 但修义却一点都没有承老修的情,他反而把老修给恨了。 眼神之充满怨毒的看着老修和我们一帮人的背影,修义恶狠狠的道:“哼!他那有我勇叔厉害,我勇叔一只手,都能把他打趴下!” “他老子不是我三叔公的对手,他肯定不是我勇叔的对手!” “这一次算是他回来了,修家寨的族长之位,也只能是我三叔公的,或者是我勇叔的!” 即便是已经隔了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我还是能够听到修义在那里咬牙切齿的所说出的话,而从修义所说的话来看,恐怕修家寨之所以会推选新任族长,并不是因为老修的父亲年龄大了,或者身体不行了的缘故。 恐怕很有可能,和修义所说的他三叔公修罗和那个什么修勇有关。 不过这仅仅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具体的情况在我们见了老修的父亲之后,相信很快会了解清楚的。 这样,我们一帮人跟随在老修的身后,走了大概有几百米的样子,走进了一个很典型的南方山村的院落之。 这院子里的房子全都是用竹子和木头搭建而成的,和我们所路过的其他院子相,这座院子里的房间,显的很是陈旧和衰败,给人的感觉好像很长时间没有住过人一样。 但从一走进这个院子的那一刻起,老修的心脏很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阿爸,你在吗?” 用当地的方言说出了这句话,叫出了这个称呼之时,老修竟然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 这些年以来,他在梦不知道叫过多少次这个称呼,不知道多少次梦到那个人。 在他小的时候,那个面无表情很少说话,但却从来都把腰杆挺的笔直,从来都只会默默的把他背在后背,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留给他的人。 这个人,是他的父亲! 而在老修喊出了这句话之时,从院子正的堂屋之立刻走出了一个头发灰白,背略微有点儿驼,脚步有些踉跄的身影。 这人的长相和老修有七成相似,很显然他是老修的父亲。 只不过因为太过于操劳,加心情苦闷的缘故,仅仅才六十岁不到的年龄,老修的父亲看去像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轩,阿轩!” 脸的表情显的无激动,眼圈发红,声音哽咽着走到了老修的面前,老修的父亲,缓缓的伸开了他的双臂。 不过原本我们以为老修会和他父亲来一个深情拥抱,但让我们大大的出乎了意料之外的是,走到了他父亲的对面,老修却抹了一把脸的泪水,沉着脸对着他父亲道:“当年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不然,我过不去心头的那道坎儿。” “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