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此生无悔 - 天命神相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此生无悔

这会儿正值下午时分,天空之骄阳如火,但我却毅然咬破了指,用指血虚空写下了一个生辰八字。『→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因为老修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所以当我咬破指,用我的指血凌空画起了符,写起了生辰八字之时,武场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汇聚在了我的身。 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相顾对视了一眼,全都从对方的目光之看到了恐惧之色。 这父子两个虽然不知道我究竟在干什么,但他们算是用脚去猜,也能够猜到,我这会儿在做的事情,肯定对他们父子两个极为不利。 而在下一刻,当凌空写好了生辰八字之后,我默念起了一个名字。 这一次我并没有召唤轮转王陛下,我所召唤的是阎罗王陛下。 至于原因则非常简单,因为在我看来,首先总是麻烦轮转王陛下不是很好,其次让阎罗王陛下来惩罚修罗和修勇这父子两个较合适一点。 这样在我默念了三声阎罗王陛下的名字之后,从太阳落下的方向突然刮来了一阵狂风。 这阵狂风吹的遮天蔽日,飞沙走石,转眼之间,整个武台所在的范围,被一团巨大的乌云给笼罩了起来。 天地之间,瞬间变的日月无光,给人的感觉,好像黑夜提前降临了一般。 在这会儿,尤其是死不悔改的追随着修罗父子两个的那些族民们之,有一些胆子小的,已经瑟瑟发抖,双股颤颤,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 修罗和修勇父子更是面色苍白,简直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快看,那是什么?” 随着一个修家寨的族民发出了惊呼之声,用他的右手指去,修罗父子和修家寨的族民们看到一顶黑色的轿子正飞速的从西边移动了过来。 转眼之间,当那顶黑色轿子距离越来越近之时,修家寨的族民们一个个全都面色大变。 “鬼!是鬼!” 五个青面獠牙,身形庞大的厉鬼,抬着一顶黑色轿子,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简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在这一刻,在场的修家寨的族民之,有一半人的腿都被吓软了。 不过修家寨的族民毕竟是远古八族传人,从小到大是听着妖魔鬼怪的故事长大的,所以被吓的两腿发软的人有,被吓昏过去的人倒是没有。 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这会儿只感到头大如斗,一屁股坐在了武台,痴痴呆呆的向着黑色轿子看去。 如果这五个青面獠牙的厉鬼和黑色轿子是我召唤来的,那这顶黑色轿子之坐着的,会是谁呢? 在修罗和修勇父子正想到了这一点之时,黑色轿子已经悬浮在了半空之,达到了和老修同样的高度。 “见过阎罗王陛下!” 老修的前世是清虚道德真君的弟子黄天化,和阎罗王陛下一样,同样是封神大战时期的人物,所以这会儿面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之时,老修并没有下跪行礼,仅仅躬了一下身子,很随意的跟阎罗王陛下打了一个招呼。 “见过阎罗王陛下!” 我们这边的其他人也全都一样,双手抱拳,躬了躬身,对着天空之的黑色轿子打了个招呼。 而听到我们所喊出的称呼之后,整个修家寨的族民们大吃了一惊,从老修父亲到修罗和修勇父子,全部在第一时间跪了下来。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凡夫俗子,他们的生死全都掌控在阎罗王陛下的手,面对着阎罗王陛下之时,他们又岂敢不敬? “见过阎罗王陛下!” 可以说修家寨的几百族民,在这一刻全都毕恭毕敬的跪在了地,异口同声的对着阎罗王陛下磕起了头,行起了礼。 但对于修家寨的这几百个凡夫俗子,阎罗王陛下肯定不会去理会他们。 这时阎罗王陛下那威严无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传了出来。 “姜一,你召唤我来,所为何事啊?” 有关老修父亲的这件案子,我不是当事人,所以我并没有对阎罗王陛下做出回应。 悬浮在半空之的老修又对着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拱了拱手,然后道:“陛下,我让老大召唤你过来,是想请你帮忙查证一件事情。” “不知道陛下您,方便帮我召两个死去的阴魂前来吗?” 听到老修所说的话,黑色轿子之的阎罗王陛下道:“你是姜一的兄弟,那你的事情,是我们十殿阎君的事情。” “你只需要告诉我那两个阴魂的生辰八字,或者他们的姓名和籍贯行了!” 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传了出来,武台的修罗和修勇父子瞬间被吓的一佛升天,二佛涅槃,连三魂七魄都快要透体而出了。 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简直无法相信,连阴曹地府的十殿阎君,都给我们这帮人天大的面子! 可是事实却是如此! 老修父亲在听到阎罗王陛下所说的话之后,整个人激动的无以复加,还没等老修说话,他在第一时间把老修母亲的生辰八字报了出来。 “李莲香,她的名字叫李莲香,是庚子年,甲戌月,丁辰时生的人!” “她的生辰八字,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老修父亲报出了老修母亲的生辰八字,修刚却瞪了武台的修罗父子一眼,直接把修罗老婆的名字说了出来。 “还有一个阴魂叫杨桂芝,是我们修家寨的人。” 阎罗王陛下有生死薄在手,仅仅凭着老修父亲和修刚所说的这些信息,他足以把这两个阴魂的身份查个一清二楚。 所以在修刚的话音一落之后,阎罗王陛下的声音立刻从黑色轿子之传了出来。 “这两个阴魂如果还没有投胎转世的话,我会让鬼差将她们拘来,但如果她们已经轮回转世了,那我只能说一声爱莫能助了!” 十殿阎君虽然执掌着六道轮回,但碍于阴曹地府的规则,对于已经轮回的阴魂,他们却不能强行干涉,所以在动用生死薄查询这两个阴魂之前,阎罗王陛下刻意交代了一番。 而听到阎罗王陛下这番话,修罗和修勇父子两个唯一的期望是和阎罗王陛下所说的一样,老修母亲和修罗老婆的阴魂已经投胎转世,算是阎罗王陛下也无能为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父子两个可以继续他们的不要脸行为,继续死不认账,继续把脏水往老修父亲的身泼! 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 随着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不断传来,修罗和修勇父子,如堕冰窖一般,牙齿下打颤,身体抖个不停。 只听见阎罗王陛下道:“李莲香,生于庚子年,死于丁卯年,终年二十七岁,因其有执念未曾化解,一直在轮转王的轮转城驻留。” “杨桂芝,生于辛丑年,死于戊亥年,终年五十三岁,因其生前有罪孽在身,被秦广王打入了石磨地狱,正在石磨地狱之受罚。” 随着阎罗王陛下的声音传出,我们看到从黑色轿子之有两道金光投射而出,向着西方直射而去。 片刻之后,又是一阵阴风刮来,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和一名五十多岁的年妇女模样的阴魂,在几个手持着哭丧棒的地府阴差的驱赶之下,飘飘荡荡的向着我们所在的武斗场飘了过来。 而看到那名二十多岁的女子,老修和他父亲同时都瞪大了眼睛,脸的表情无激动。 “莲香,我知道你一定在等我!”老修父亲嘴里喃喃自语着。 “妈,妈妈!” 从小到大,他的母亲在他的记忆之是一个很模糊的影子,但此时此刻,当看到这个长相娟秀,给他无亲切之感的女人之时,老修只恨不得扑进这个女人的怀。 然而,在老修情不自禁的伸出了双手,向她母亲的阴魂缓缓飘去之时,从阎罗王陛下的黑色轿子之却射出了一道金光,挡在了老修的身前。 在这同时,阎罗王陛下那威严无的声音从黑色轿子之传了出来。 “生死有命,阴阳有别,你成了金仙之体,你身的阳气可不是你母亲的阴魂所能承受的起的!” “你要是再往前靠近,只会害了你的母亲!” 听到阎罗王陛下这话,老修只能一脸无奈的停住了脚步,但他的一双眼睛,却始终都盯在了他母亲的身。 不过老修的母亲这会儿却俯视着地面的老修父亲,眼神之充满了深情,充满了眷恋和爱慕。 “战哥,你老了!” “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是做你的女人!” “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我还要做你的女人!”